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市场 > 为什么数字版画饱受争议?(图)

为什么数字版画饱受争议?(图)

2021-12-15 10:58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1

▲ 人群(数字版画) 2021年 谭坦

版画伴随印刷术而生,随着印刷技术的更新迭代,直接派生了以媒材变迁为线索的世界版画史。今天,数字技术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生活,也为版画艺术创作提供了新的思想、方法和工具。近日,由中央美术学院等单位主办的首届国际数字版画艺术大展,即展出了来自国内外80多位艺术家的150多件作品,生动呈现了当代数字版画的前沿图景。

展览也引发了关于版画艺术发展的一些现实思考,比如将数字版画视为版画内部的一员后,如何接纳这名新成员?如何将数字版画纳入展出、收藏、交易以及教育当中?同时,展览也回应了版画作为小画种如何在当代生存和发展。

对实验性和先锋性的坚守

正如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副主任冯梦波所说:“艺术归根结底,是人的精神创造,路应该越走越宽。首届国际数字版画艺术大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首届’意味着它要求在历史中成为一个事件,要求新的艺术演进趋向;‘国际’意味着它要求在空间中敞开,对抗一种社会场域造成的隔离和封闭(疫情的背景为其提供了更多内涵);‘数字版画’则是一种再次正名,在我们迎来的数字复制时代,坚守从鲁迅以来版画实验性和先锋性的口号。”

20世纪初,丝网印刷这一技术在以安迪·沃霍尔为代表的波普艺术家的引领下,变成了世界流行的一种绘画语言和视觉风格。如今,数字技术把媒体从沃霍尔时代的电视和广告牌拓展到手机屏幕,每时每刻为我们输送无限的图像。同样,展览不再试图在形式上区分艺术与生活,此次数字版画大展中的作品全部采用打印输出和传统装裱方式,并使用编号和签名的传统授权方式,最大限度地抹去了材质的差异,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图像本身。

张战地的《Andy和我》中,沃霍尔以传统的人像出现,而艺术家本人则以名字(并非传统的艺术家签名,而是无个性的数码字体)出现在一个鲜艳的椭圆形中。与其他几何色块一起漂浮在写实的背景上,正如同今天人们的观看方式——在数字图像的海洋中,主体和他们的话语在任意滑动。

彼得·博斯蒂尔斯的作品《邻里闲聊》中,竖立层叠的建筑墙体上,几十个相对的鼻子从墙面生长出来,邻里闲聊的场面如此生动。冯梦波的《公寓》《图书馆》则是使用游戏引擎制作的,这类数字程序原本是为了电子游戏设计师能够快速完成开发的工具,而冯梦波将其应用到版画创造中。游戏引擎在电脑中构建了一个模拟现实的数字空间,有着物理深度、光学和力学关系。冯梦波将这虚拟的三维空间转化为现实的二维空间,其中的物原则上都可以移动、碰撞、变形,这种可变性构成了一种新的“版”。

厘清概念 拓展外延

如果说,木版画的特点在于刀刻技术和木材,主要在于用刀的技巧和根据木材的纹理进行雕刻;石版画注重油水分离的原理和技巧,注重笔墨的变化和韵味;平板画注重绢漏转印技术的趣味性;铜版画比较重视线条的变化。那么,数字版画显然对上述的传统版画,既有继承又有扩展,甚至是挑战。

究竟如何看待数字版画,业内专家有不同见解。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王华祥认为,数字版画是当下互联网时代数字印刷技术的一个应用,近30年来,从制作手段、语言结构、思维方式等多个层面深刻影响了版画艺术的面貌。在2018年举行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邀请展研讨会上,明确将数字版画、独幅版画和摄影正式列入版画的范畴, 重新定义了版画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冯梦波认为,数字版画的原版就是数字文件,其复制品没有传统版画因为版面磨损,印刷质量逐张下降的缺点;数字版画的原版生产可以在电脑内完成,取消了套色的限制和对版的繁琐,无需使用复杂的机械设备和化学工艺;数字版画的图像创造,可以综合使用摄影、扫描、软件生成甚至人工智能等,进一步解放了艺术家的创造力;数字版画创作不必考虑特定的工艺流程和相关限制,淡化了艺术家在制版和印刷中的手工痕迹;数字文件无损和无限的可复制性,作品可通过网络便捷甚至不可控制地传播,等等。湖南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长沙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罗湘科认为,数字版画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当代版画与大众生活之间的藩篱,打破了版画在当代艺术大格局中的相对孤立,拓宽了中国版画的媒介与传播渠道。

虽然,数字版画的兴起和发展是不可回避的大势,但罗湘科也说道:“当所有人都极为自然地刷抖音、发微信、写博客的时候,当数字媒体艺术几乎理所应当地成为当代艺术发展新方向的时候,以数字为媒的版画却仍然被当成一个问题,一种仍然纠结于合法性和认同感的艺术形态。”

为什么数字版画作为一个门类饱受争议?除了人们看不到其中手工的痕迹,而这些都是过去的版画比较明显的特质。当这些特质被削弱或者隐匿之后,不可避免地会让人产生怀疑。在王华祥看来,版画与印刷技术的关系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意味着要重新审视复数性的问题。事实上,“复数性”并非是版画所独有的特征,而用“间接性”“印痕”“限量印刷”等一些固有的概念去描述版画的动态特征同样是“刻舟求剑”。

“数字”有别于“模拟”

“数字”这个词是为了方便区别于“模拟”而使用的,这样的理解显然并不全面。“当数字技术确定为一种版画语言时,数字变成了一种欣赏,变成了一种艺术形态,从这个层面上讲,数字艺术也需要版画性的介入,因为在某种情况下,观看也需要输出作品的物质形态。只是数字在模仿艺术的同时,也正在掩盖我们所形成的习惯。而在社会中,这样的一个概念,渐渐地已经无孔不入。我们用版画来承载的,是这样一个由数字集成的观念和意图,承载着一种由数字集成所引发的趣味,而不是去用数字技术模仿原来存在的版画版种。”国际版画研究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图像研究所所长杨锋说,数字技术对版性的拓展,也是一个现实。版画的发展史已经证明:有什么样的开放姿态,就会出现什么样的艺术形式。

作为创作方式和教学课程,数字版画在美术学院中早已出现,但在国内各类展览和各级艺术市场中却较少出现,因为数字版画的价格受许多因素左右,授权、限量决定着数字版画价格的高低,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画家本人是否参与了制作过程。此外,有特殊编号、画家规范签名,都是一幅数字版画成为上品的必备条件。

近两年,NFT加密艺术逐渐成为全球艺术市场的热点,正以另一种形态印证数字版画的价值和优势。对于NFT艺术与数字版画的关系,冯梦波表示:“NFT艺术被热炒,更多的还是属于一种金融工具的延伸,和艺术没有必然的关系,几个极为成功的范例,有着明显的炒作特点,不具有普遍性。一般较小型的数字版画作品,使用NFT技术进行包装与流通,也许是可行的,还有待观察和实验。而比较大型的数字媒介作品,尤其是有特定硬件与空间要求的作品,NFT就无法满足了。数字版画的输出和陈列方式更接近传统版画和摄影,是可以融入收藏者的起居中的。因此,数字版画的收藏有着可期的未来。”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