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趣闻 > 到城市的边边角角 感觉历史文化的记忆(图)

到城市的边边角角 感觉历史文化的记忆(图)

2022-01-17 10:15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     

1

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本地游日益受青睐,“城市考古”日渐走红沪上。每到周末或节假日,就有一群人“有文化地轧马路”,深入上海的边边角角,用脚步丈量街道,感受历史文化,留住城市记忆。

“通过‘城市考古’,我们重新认识这座城市,留存它的记忆,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会向别人讲起,上海的故事就由你流传了下去。”穿行在上海老城厢,“城市考古”领队陈寒松如是说。同行的人中既有上海“土著”,也有渴望对工作生活之地有更多了解的新上海人。一场行走下来,城市对大家而言,已不再是冷漠的水泥森林。

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本地游日益受青睐,“城市考古”日渐走红沪上。每到周末或节假日,就有一群人“有文化地轧马路”,深入城市的边边角角,用脚步丈量街道。

自主设计线路,串联知识点

2018年,陈寒松和伙伴们开始在上海尝试“城市考古”。三年多时间过去,他们已开辟了40余条原创线路。每个周末和节假日,他们都会走上街头,带领参与者进行一场“城市考古”。

陈寒松是圈内“大咖”,他有着一定规模的上海历史影像及文献收藏,许多藏品还在行走现场进行过展示。在他看来,“城市考古”远不止讲故事那么简单,还包括观察地形(坡道、沟渠、岸线)、物质空间(建筑、物件、公共设施)以及生活在其中的人之间的互动。

“许多老建筑都是开放的公共资源,任何人借助资料就可以了解那些知识点。”陈寒松说,“我们的原创性在于自己开发线路,把知识点串联起来,这样非常有助于普通人去理解。”

如今,越来越多喜爱探寻城市文脉的年轻人在进行“城市考古”。Ceci是“探幽梅泰恒”路线的设计者,路线范围是由梅龙镇广场、中信泰富、恒隆广场组成的“梅泰恒”商圈。

“有太多的故事隐藏在市中心这片黄金三角地段,比如非物质文化遗产美食、上海第一弄堂、曾经的第一豪宅等。如果能把这些文化故事按照时间顺序串联起来,或许能反映近代上海社会的变迁历程。”Ceci说。她几乎每个月都会发起一次“探幽梅泰恒”活动,已带领数十人走过这条线路。

城市探幽,留住历史记忆

“这里是上海老城厢原始风貌保存得最好的一个区域,大多数居民住宅尚未拆除,但听说最近改造快开始了,很多人将在这里度过他们老城厢生活的最后一个冬天。”陈寒松边走边说,言语中透露出一丝惋惜。

路过的居民听到陈寒松的讲解也忍不住停下脚步,有的甚至还要参与进来帮忙补充细节。在“城市考古”的过程中,居民的善意总让大家感慨,他们对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有着高度的身份认同,而这种认同感在现如今的高楼大厦中早已难觅踪影。

有参与者表示,很多地方平时走过了,但是从来不知道背后的故事,通过“城市考古”才发现这个地方原来这么有意思、这么有历史,对城市有更多了解后,人与城的感情也加深了。

“城市考古”的另一位发起人徐明认为,留住历史记忆与城市的快速演进从来不是对立的,他们想在变化中尽可能地多留下一点记忆片段。还有房地产开发商主动找到他们,寻求保留建筑历史风貌的建议,“如果我们做的事情能让人们对城市历史文化保护的观念有所改变,哪怕只是一点细微的触动,那就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

期待更多人参与

落日在天边留下最后一抹余晖的时候,结伴而行的“考古团”成员们还觉得意犹未尽。数个小时的穿行,让这片区域不仅只是他们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而有了更深的含义。

尽管这种“小而美”的活动受到一部分人的追捧,但不少从业者坦言,要进一步吸引更多参与者,“城市考古”仍然面临不少困境。

活动的大众知名度不高,参加活动的报名费也远不能和旅游项目相比。此外,由于国内对“城市考古”认识尚浅,部分领队的讲解水平有限,有时讲解中甚至会出现基本知识的硬伤,让效果大打折扣。

还有很多领队为活动投入了大量精力和成本,但收益往往与之不成正比。“之所以坚持做下去,还是因为放不下那些在城市里默默闪光的隐秘角落。”一位领队说,“我们相信这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事情。”


责任编辑:苒若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