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要闻 > 笔墨春秋:浅谈宋元两朝山水画 (组图)

笔墨春秋:浅谈宋元两朝山水画 (组图)

2022-05-24 13:25    文章来源:搜狐网    

中国书画艺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而山水便是中国绘画之中的一大精彩分类,山水画笔墨无需工笔那般精细,但是却将作者意境抒发的淋漓,而云和水,可以说是山水画的“血脉”的象征,同时也是一副好的山水画的“神采”的突出表现,其中又以宋元两朝最为突出。

在唐代以前,中国绘画界喜欢的是“以形写形,以色貌色”的一种形象描摹,但是山水画却不一样,山水画无论是泼墨山水还是水墨山水的别称,都足以看出,它绝对不是一比一的描摹,而是一种带着作者审美理想的富有生命力的梦境,这种梦境是有着中国水墨独有的氤氲感的,是有着其气韵的,而不仅仅只是一副硬生生死板的画作。

北宋时期的画坛喜欢的是“云山矗立”“咫尺千里”的真境山水,比如说之前大火的《千里江山图》便是其中最好的例子,在这幅长1191.5cm,宽51.5cm的画纸之上,天才画家王希孟便绘下千里山河。

而南宋画坛又不一样,他们所喜爱的是“偏角半边”的情境山水,夏圭的《雪堂客话图》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不再像北宋时期还带着前朝的影响精致严谨,南宋的山水画更加有了南宋文人的特色,不再硬性要求严谨,而是随意洒脱。到了元朝便是意境山水,这种“空水连天”的山水画,让人粗看平淡,细看才能得其味。

从北宋到元朝,山水画不断地变化着,从实景到虚景,从沉稳大气到简约空灵,云与水逐渐成为了山水画画面的重要构成因素,这也使得山水画真的走向了画家们的“心”里,而非仅仅是眼中。

宋元的山水画中的云和水并不是生硬存在的,而是随着画家笔下的景色而随意变化的,是为画家所用的,它是流动的,是有生命力的,它伴随着景色而生,而动,却并没有失去自己本身的地位,它融合于山水画所要带给人的情境之中,却又是山水画空间造境的一个重要的手段,就像开头便说的,云水是山水画的血脉,是点睛之笔。

许慎的说文解字里面是这样解释云和水两字的“云,山川之气也,从雨,云象云回转形。”“水,凖也,北方之行。象众水并流,中有微阳之气也”,无论是云还是水,都是一种“气”的存在,其之间是有联系的,都是可以流动的,是不被本身而限制的。

在中国,云和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水蒸腾为云,云凝结为水,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也使得中国先民领略到万物生长的规律,而云水的“气”更可以说是带着自然之道的味道在的,《道德经》之中就曾明确说过“上善若水”,水是柔顺的,但也是刚强的,水不带任何的杂质,是纯净人格的象征,而它不争不抢的个性又正是中国文人们所憧憬的圣人个性。云在中国又带着不一样的色彩,在中国的古典小说或者传说之中,神仙总是腾云驾雾而来,《齐物论》中明确写道“若然者,乘云气,骑明而游与天地四海之外”,云,在中国古代人心中,是座桥,可以沟通凡尘和仙界。

正是中国先民对于云和水的别样看法,这种看似抽象的元素很早便出现在中国绘画之中,而这种出现远远比我们所料想到的要早得多。早在新石器时期,便已经有在陶器和岩石之上绘画云和水的抽象符号的存在了,这种抽象符号是用线条描画的,而这是我们先祖最早的用象形的方式给我们留下的抽象的关于他们心中的云和水的形象。

随着文明的不断发展,文人阶层开始涌现,先秦时期的山水是道德的象征,是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魏晋时期的山水则是身处其中,感悟自然,这是那个时代士大夫们去体味生命的最佳方式,文人们开始寄情于山水,越来越多描写山水的诗文开始出现,儿童诗,山水画也开始形成。魏晋时期便是山水画产生的时期,它们不再是之前的人物画的单调的背景,而是真正的有机个体。

宋元时期是山水画成熟崛起并且达到了鼎盛的时期,这个时期出现了很多成熟的山水画体系的介绍,比如说《笔记法》一书的提出,又比如说“三远法”体系的建立,一方面使得山水画笔墨体系成为了一个独特的个体,一方面又将其空间造景体系从理论推向实践,成为了一个成熟的体系,这个时候的山水不再是临摹其形,而是真正的注重意蕴。

从宋到元,山水画越来越脱去其繁琐的外衣,开始变得越来越简单平淡,以虚写实成为了其特有的风格,这个时候的画家不再追求一比一对照现实,而是追求心灵之上的“共情”。《道德经》中曾经这样说“道之出,淡乎其味”,只有淡才是最接近于“道”的,上文已经说到了,在中国古人心中,云和水便与道有关,这样的山水便是“淡”的,但是“淡”却不寡味,这种淡是不刻意的淡,是带着真趣的淡,而非真正的淡漠。

北宋晚期的米芾父子便是云水的疯狂爱好者,传统的山水画都是以山作为主要的画作中心,但是米芾父子偏偏喜欢以云和水作为画作主题,云雾缭绕水汽氤氲,山便在这样的迷梦中飘远,更增添了一丝韵味。

宋元山水画除了追求平淡以外,其笔墨使用也是其中一大重点,只有下笔的当,墨才能够真正的完成画作心中最想要的形态,而墨汁的浓淡枯瘦却又是画作意蕴是否能够表现出来的重要部分,《芥舟学画编》之中便说道绘画无怪乎都是“笔取形”“墨取意”。而气韵如何生动,那么“用墨得法,令光彩晔然也。”

可以说,在山水画中,笔与墨缺一不可,它们构成着山水画的主体部分,笔墨的浓淡虚实正是其能够构建无限气韵的重要部分。笔与墨看似服务对象有所差别,但是两者统一,才能够真正的将一幅山水画的气韵表达出来。

笔有“筋、肉、骨、气”四势,墨也有高低晕染浓淡枯瘦之分,这样的笔与墨是脱离了形的束缚的。但是毕竟是用笔,很多画家也会在画山水画的时候使用书法用笔的重要性,将书法与绘画相结合,尤其是元代开始,纸成为了重要的绘画工具,宣纸不像绢布,其渗透性和吸水性都更加的强对于笔墨的敏感度也更强,书法用笔更能使得山水画意蕴丰富绵长。


责任编辑:娜兰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