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大师

大师

2014-07-03 07:14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rd,

山门外

十年前,为了吴冠中的事,去了两趟宜兴。《宜兴日报》的老总编许周溥热情地接待我,他和吴先生知交,对当地的文化了如指掌。说起紫砂,许先生说,吴冠中和顾景舟有过会面,两人聊过。可能吴先生新派,对这种传统小道“志不在此”,所以和其他画家不同,两人没有你画我做的合作。

可以说,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顾景舟就是宜兴的一张名片,中国紫砂的一张名片。人们很早就给予他大师的称号,当然,名至实归。但许先生说,顾老生前对大师这个称号很反感,一再说,我们这样的手艺人,充其量最多算是个能工巧匠,大师,是当不起的。

然而由不得你,真可谓“形势逼人”,方方面面各色人等都要靠你这杆大旗撑着好办事,不想当大师,没门。高处不胜寒,顾老晚年心境落寞。宜兴紫砂博物馆曾发生盗案,有青年盗走几件馆藏顾壶。偷盗国家文物,这还了得,青年被判死刑。顾景舟闻讯,多次呼吁对罪犯从轻发落。几把壶就葬送一条性命,老人为此痛心内疚,觉得是自己连累无辜,是罪孽,无法释怀。

那天,许先生特别带我去丁山转转,并介绍原宜兴紫砂博物馆馆长时顺华认识。时先生同样快人快语,对目下“大师”们的恬不知耻、唯利是图嗤之以鼻。那天饭桌上,他讲的许多故事,令人大有江河日下之叹。

现如今大师泛滥,你也大师,我也大师。大家张大师、李大师地张口乱叫,就像叫“美女”一样随便。遍地大师,哪有大师?那些大师的头衔,有许多是直接走关系通门路来的。一个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封号,有人说要几百万打点费呢。近读胡展奋文章,“程霞与‘厚德壶’”,惊闻现在的许多大师竟然不会做壶,统统由“枪手”代工,“做壶的不能落款,落款的不会做壶”。(《文汇报·笔会》2014年6月19日)于是上演“大师”遭藏家殴打的丑闻。呜呼,现在的一众大师,真连“能工巧匠”也谈不上,难怪网络愤青直接给他们扣上“大屎”的帽子。这种“大屎”现象,又何止在紫砂界、陶瓷界呢?可以说,简直遍地开花。

朱可心、顾景舟和蒋蓉,是当年宜兴紫砂合作社的三位元老。承许先生雅意,还带我专门拜访过硕果仅存的蒋蓉老人。老太太虽然名满天下,但造化弄人,一生心路坎坷,晚景也不愉悦。她的心头有好几处隐痛,挥之不去。许老说,她的故事,可以拍部催人泪下的电影了。不过那天见到她,老太太虽然步履蹒跚,但说话机智风趣,童心未泯。八十多岁了,依然像她手里的壶一样,色彩斑斓,生趣盎然,很有感染力。

对紫砂,我以前一直很木讷。倒是去年路过香港,偶然在邦瀚斯拍卖预展上看到几件清代名家的紫砂器,是JimmySha伉俪的珍藏。心里不觉咯噔一下,不由得驻足流连,看了好几遍。后来这批东西到上海来,我还特意又去看了一次,并上手抚摸了一番,还叫朋友来一起过瘾。

一边摩挲这批紫砂,我一边不由地想,顾老的自谦其实不光是自谦,还有一份更可贵的自知之明在里面。■

(作者系资深艺术顾问)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