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设为首页|返回首页

吴青霞

吴青霞(1910--2008),女,学名吴德舒,号龙城女史,别署篆香阁主。江苏常州人。为江南收藏家、鉴赏家吴仲熙先生之女公子。1934年与李秋君、周练霞、陆小曼等组成中国女子书画会。1956年受聘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作品《万紫千红》入选日本《世界名画集》。意大利欧洲学院院士,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

标签吴青霞    

    1e30e924b899a9015c8762181c950a7b0208f569.jpg

    吴青霞(1910--2008),女,学名吴德舒,号龙城女史,别署篆香阁主。江苏常州人。为江南收藏家、鉴赏家吴仲熙先生之女公子。1934年与李秋君、周练霞、陆小曼等组成中国女子书画会。1956年受聘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作品《万紫千红》入选日本《世界名画集》。意大利欧洲学院院士,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上海分会理事,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上海市文联委员,意大利欧洲学院院士,杭州西泠印社社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主要作品《万紫千红》、《腾飞河海入云霄》、《腾飞万里》等。出版有《吴青霞画集》。

     

    素有“鱼王”之称的当代中国画家吴青霞是一位早年就活跃于中国女子书画会的女画家。在长达80年的艺术生涯中,她始终在中国画艺术中孜孜以求。她禀赋高又勤奋异常,中国画十三科,她几乎科科均能随意挥洒成佳构,这在历代画家中是少有的,而对于一位女画家来说就更是难能可贵了。就连艺术大师刘海粟也说:“像吴青霞这样全能的女画家,古代少有,近代也不多,她的画,真正具有中国画传统。”并夸赞她“常州出了一位女将军”。

     

    被冠以“鱼王”称号

    吴青霞1910年出生于常州的一个绘画世家,她的父亲吴仲熙是江南著名的鉴赏家、收藏家和画家,吴青霞一生对绘画艺术的不断追求,跟她父亲最初的教导和指引是分不开的。父亲常常对年幼的吴青霞说:“学画必须学入其中,切不可有半点虚假,敷衍其事!”吴青霞始终牢记父亲教诲,最终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绘画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吴青霞先生一生探求书画艺术,对人物、山水、花卉以及翎毛、走兽都十分擅长,书法上又长于行楷,而绝大多数人对吴青霞的认识是因为她画的鲤鱼。确实,古今画鱼者不少,但吴青霞画的鲤鱼在书画界享有特别高的声誉,她“鱼王”的称号也因此得名。吴青霞笔下的鲤鱼可谓出神入化,栩栩如生,堪与悲鸿之马、白石之虾、苦禅之鹰相媲美,成为举世无双之妙笔。大凡看过她画中鲤鱼的人都无不赞叹,难以忘却,并且好奇她笔下的鲤鱼为何能画得如此活灵活现,充满了生命力。其实,艺术家的创作不只是单纯的绘画技法娴熟,其中蕴涵着艺术家的个性、阅历以及对人生的感悟,他们是用“心”在创作的。

     

    像鱼儿一样快乐生活

    吴青霞生性乐观开朗、性情温和、热爱生活。少年时代,吴青霞便在画坛崭露头角,19岁时即在大上海设立画室,靠自己的精湛的画艺和敢闯敢创的勇气在强手如林的“海上画坛”立稳了脚跟。上世纪30年代她积极参加“中国女子画会”的创建活动,靠的也是一种坚毅、乐观和奋发进取的精神。在耄耋之年的她依然精神矍铄,与人谈笑风生,兴致高时,还会来上一曲她年轻时拿手的京剧小段。她还特别喜欢活泼可爱的小动物,大概是看着小动物无忧无虑地生活她也会感到快乐吧!所以她也要通过自己的画来反映对生活的乐观心情,让观众和她一样快乐。在中国民间,鲤鱼是幸福快乐的象征,鲤鱼在水中自由穿梭正如她自在开朗的心境。她画中的鲤鱼大多成群聚集嬉水,或游弋自在,或腾跃,或潜水,秀逸有致,迥然天成,画面充满了亲和力和生命力,这正是她生命活力的象征。

     

    对喜爱的绘画勤学苦练

    吴青霞是那种认准了一件事就会付出全部努力去孜孜追求的人,对于她喜爱的绘画艺术更是如此。她认为中国画讲究的“气韵”,全赖于笔底下的功夫,这就需要有书法根底,画是写出来的,只有用功勤练,练了气,有了功力,才来笔力。她在回忆自己初学画时的情景说:“天刚现鱼肚色,我就起床,不洗漱便在中方纸上写字、作画,逢年过节也不闲散。”她正是这样坚持不断地长年苦练,才在笔墨上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

    零距离感受自然的清新

    吴青霞坚守“师法自然”的创作理念,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她认为中国画要师古人,更要师造化。中国画讲究“传统”,但并不是只信仰“传统”,脱离大自然或僵化的学习传统都不是正确的“创新”态度。鉴于此,她经常外出写生,直接面对所画对象,零距离地感受自然的清新。她为了把鱼画好、画活,就买来活鲤鱼长年养在家中,以便天天观察,仔细揣摩,每日写生鲤鱼千姿百态的形象。她还多次专程赴杭州“花港观鱼”写生,又到上海中山公园向养鱼专家请教鲤鱼的生活习性等。她是真正把鱼当作了自己的“老师”。经过长期的观察研究,她对鲤鱼的体态结构、生活习性了然于胸,故而画起来便得心应手,手到神具,真可谓“心手相应,益臻化境”。

     

    大胆创新绘画技法

    吴青霞并不满足于早已掌握的传统基本功,而是牢记“笔墨当随时代”的道理,敢于突破前人的程式,要让传统笔墨技法熔铸于自己的画风之中。吴青霞学习画鱼的过程中,看到宋、元人画在绢本上的鱼,感到仅具其形而乏神气,比较呆板而缺乏生活气息;又看到“日本画”中的鱼,尾巴小而无力。她很想让自己笔下的鲤鱼改变这一面貌,于是她大胆创新,自创出一套画鲤的独特手法,堪称一绝。她改熟绢为生宣纸画鲤,用笔也突破了工笔画鱼的传统手法,将鲤鱼作了适当的变形,鱼身画得肥圆,鱼尾略微作拉长放大处理,以加强鲤鱼在水中游弋的动势,使其显得活泼有力;画法上以工写结合的方法,先用衣纹笔勾勒头部,以确定鱼在画面的位置,然后用大笔以墨带水点厾鱼身,以求其水墨鲜活,有潮润滋嫣的效果,待干后,用衣纹笔细细地布鳞片,再用羊毫徐徐斡染,等干后再复勾鳞片,这样的布鳞片和斡染往往要四五道工序,使其有一定的厚度,以显现出鱼身结实的质感;然后在鱼肚处轻敷薄粉以显出鱼肚色,以藤黄水罩鱼身,使其不上金粉,却有金光闪闪之感,最后用底纹笔以浅花青草烘染水面,达到鱼在水中自在游弋,若隐若现的视觉效果。她通过艺术的夸张和巧妙的色彩铺衬,创造了新的艺术美典型,在画坛上自成绝招。

    数十年来,吴青霞的笔下诞生了不计其数的鲤鱼艺术形象,获得了艺术界的一致公认和海内外广泛的好评,同样也深受普通大众的喜爱。今天,我们不只是要看吴青霞的画,更要看到熔铸在她画中的那种对艺术勇于探索、敢于创造的精神品格。她的艺术思想以及精湛的中国画技艺都有待我们去不断学习、思考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