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超越书法之外的价值(图)

超越书法之外的价值(图)

2022-11-30 11:10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海门尊兄大人詧书 吴汝纶/书

槃君老弟诗家正句 吴汝纶/书

吴汝纶(1840-1903),字挚甫,同治四年进士,是曾国藩和李鸿章幕府的重臣,也是晚清著名学者和教育家。他堪称激荡清朝文坛两百余年桐城派后期的代表人物,也为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作序,积极倡导和推介西方新学思想。《清史稿·文苑传》说他:“为学由训诂以通文辞,无古今,无中外,惟是之求。自群经子史周秦故籍,下逮近世方(苞)、姚(鼐)诸文集,无不博求慎取,穷其源而竟其委”,生前就有“海内大师”和“古文宗匠”盛名。

安徽博物院收藏多幅吴汝纶书法作品,其中两幅有题名上款的条屏,我见到颇为兴奋。尤其是一幅带“海门”上款者,在博物院季永先生帮助下目睹真迹原图,如暗室逢灯,绝渡遇舟,顿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感。

“海门”者,现代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之祖父也。其名朱道海,又名文涛,字维祯,号海门,晚清廪贡生(秀才)。《朱氏宗谱》说他“夙具颖悟,年十三塾课能拈笔成章”,后在桐城孔城镇主持桐乡书院,“一时从游者众,门多桃李”。不论是朱光潜先生自己写的自传,还是诸多学者所著朱光潜评传及生平思想研究类著作,往往都会提到朱先生祖父朱道海(海门)“与吴汝纶颇有交谊”。但究竟有怎样的交谊,史实何在?除朱先生嫡孙宛小平的《朱光潜年谱长编》提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海门主持八修《朱氏宗谱》曾请吴汝纶作序外,再无其他确凿证据。这幅书法条幅,可谓以铁一般事实说明,吴汝纶与朱海门确实“颇有交谊”。

此幅书法的文字为:“吾见世中文学之士,品藻古今,若指诸掌,及有试用,多无所堪,居承平之世,难可经务。 海门尊兄大人詧书。 挚甫吴汝纶。”如此内容,不仅充分表现桐城派一以贯之的“经世致用”的思想,而且反映吴汝纶看不起甚至讨厌那些纸上谈兵、难堪实务的“文学之士”。朱道海(海门)生于道光辛卯(1831)九月二十九日,比吴汝纶大九岁,故吴题“海门尊兄大人詧书”。此处“詧”是“察”的异体字,有明察、辨析之义,传达吴汝纶将自己的见解写出与朋友分享,请朋友体察的意思。当然,从中也可体味出吴汝纶将朱海门视为知己,引为同调的情愫。

对朱光潜研究,我下过一些功夫,除发表不少学术论文外,还曾先后承担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并撰写出版多部著作。这次偶见吴汝纶手迹,解决朱先生研究的一个疑团,自是喜不自胜。

安徽博物院的另一幅吴汝纶所题上款为“槃君”的作品,拐个弯也与朱光潜有雪泥鸿爪的关系。朱先生晚年回忆青年时在香港大学读书的情景曾写道:“我在香港大学梅舍(May Hall)小书斋里墙壁上,挂着请乡先辈方槃君(常季)先生替我写的‘恒恬诚勇’四个大字”。他解释这被作为座右铭的四个大字说:恒,就是恒心、毅力,有坚忍不拔、百折不挠的精神;恬,就是恬淡、简朴,不贪图物欲享乐、不追求利禄虚名;诚,就是诚实、忠恳,襟怀坦白、不自欺欺人;勇,就是勇气、志气,要奋力拼搏进取。

书写“恒恬诚勇”四个大字的方槃君,即桐城人方守敦(1865-1939),字常季,号槃君。其父方宗诚(1818-1888),字存之,号柏堂,清后期知名理学家和文人,桐城派后期重要人物,有《柏堂全书》行世,日本有“柏堂学”研究。方守敦(槃君)壮年追随吴汝纶,致力于变法维新,曾跟随吴汝纶赴日本考察教育,襄助吴汝纶创办安徽最早的新式学堂桐城中学。他中年后专力于诗学和书法,有诗集《凌寒吟稿》六卷传世,该诗集由其嫡孙、当代著名学者和作家舒芜(本名方管)先生整理刊行。他的书法市面上流传很少,较有影响者是桐城中学校园东侧立有四方形石柱,上有两组阴刻对联铭文,其东西两面联文即为方槃君所书:“高峰入云清流见底,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上款为“集六朝人文句”,下款为“乙丑三月方守敦”。

乙丑年为1925年,迄今已近一个世纪。其石柱在战火中未被破坏,让我们能够领略和欣赏桐城派书家方槃君先生“鸷骜苍硬,体兼分隶”书法的风采,可谓幸甚矣。

吴汝纶这幅条屏是一首自作诗:“东海文明有本初,当时渐被盛何如?谁知岸谷多迁改,更向扶桑问秘书。 槃君老弟诗家正句。 吴汝纶。”从诗意看,此诗应系吴汝纶晚期所作,表达他对中华文明原本兴盛,可时代变迁,沧海桑田,如今却要向接受中国文化滋养的日本学习,字里行间透露出深刻反省而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感慨。他曾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赴日本考察教育,吸收西学营养,便是“更向扶桑问秘书”的具体实践。

此处“秘书”一词,暗含用典。盛唐开元年间,日本曾派多批遣唐使团和留学生来长安学习。其中日本贵族子弟阿倍仲麻吕(698—770),倾慕中国文明,取汉语名晁衡,于国子监太学完成学业,一举考中进士,执意长留大唐。他在唐朝生活多达37年,先任唐左春坊司经局校书,后迁任门下省左补阙、左拾遗、秘书监、左散骑常侍、镇南节度使等多种官职。作为中日文化交流杰出的使者,晁衡传播大量中国典籍和文化到日本,同时也与唐朝许多诗文大家结下深厚友谊,与李白、王维、储光羲等均有诗文唱和,王维赠其诗的标题就是《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这里“更向扶桑问秘书”句,即隐含晁衡的典故。

吴汝纶以晚清名臣、著名学人和教育家著称,并非以书法家名世。其实,吴汝纶作为曾入内阁中书的同治年间进士,其书法帖学功底扎实,楷行兼擅,刚柔相济,朴茂多姿,既有颜体的厚重劲健之态,又有王书遒媚灵动之味,极富文人书法的风致。就这两幅作品来说,前者(题款“海门”者)细骨丰肌,清秀雅致;后者(题款“槃君”者)浑厚苍劲,气骨开张;两者皆沉稳而富有变化,于楷行中杂以草书,雄健而洒脱,谨严而秀逸,在文人书法中别具格调和风貌。

书法之道,当今更多把它仅仅看作一种书写技艺,即我们更多从书艺技巧角度谈论书法的高下优劣及价值。其实,书法作为文字书写的高级形态,不仅本身是一种书写艺术,也是传达作者思想认识与情感态度的工具和渠道。王羲之《兰亭序》、怀素《自叙帖》、颜真卿《祭侄稿》、苏轼《黄州寒食诗帖》、黄庭坚《花气诗帖》等,无不既是书法的佳作范本,又是千古诗文名篇,其中描写的情景和情感打动历代读者的心灵。这与现今各类书展和书家所写书法,多半抄写传统诗文或古人隽语,绝不相类。安徽博物院这两幅作品,除了让我们领略到吴汝纶书法的风采,更让我们看到他的睿识和胸怀。此两幅作品的内容,《吴汝纶全集》漏收,却为桐城派及吴汝纶、朱光潜研究提供了可贵的史料。

在这个意义上,古人书法与今人书法不同,因其所书多为自己对人生世态的独到体悟和认识,常常具有超越书法之外的多重价值。

(作者:钱念孙,系安徽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省社科院基地研究员)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