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考古神童为何难逃伤仲永式宿命

考古神童为何难逃伤仲永式宿命

2014-08-05 10:24    文章来源:人民网     作者:rd,

最近,中国考古界出现了一场“闹剧”。郝笛,被冠以“中国考古第一大家”,但知名收藏人士马未都称“不知道这个人”。很多报道称郝笛为北大历史系客座教授,但北大资源学院文物学院院长刘雄明确表示:“当然不是。”第一个采访报道郝笛的天津《每日新报》魏孝民说:“他是一个商人,不是神。”而微信中最近热传的考古神童报道,实际上是多年前的旧闻,主角如今已年近三十。

这场闹剧让人费解,在信息如此发达的当下,郝笛式的新闻还能大行其道,这委实让人惊诧了。在惊诧的同时,我开始琢磨,即便这郝笛不是十几年前的“故人”,而是初生的“牛犊”,可在今天这个功利的时代,他还能摆脱“伤仲永式”的宿命吗?

仲永,是王安石笔下的人物,虽然也算文学人物,但我却始终认为这是个很真实的典型。仲永五岁的时候,“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这绝对是个天才。他的父亲感到很奇怪,“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且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这,已经是奇迹了。慢慢的,“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有的人还花钱请仲永作诗。于是,“父利其然也”,每天带着仲永四处炫耀,不让他学习。最终,天才的仲永“泯然众人矣”。

而今天的郝笛,其命运何尝不是仲永式的宿命呢?尽管他在而立之年遇到了互联网时代,却不免被人更快地揭露,似乎更加悲哀。想一想吧,十几年前,一个能对古钱币甚至古文物略有涉猎的少年,即便粗浅,那也是很难得的事情。我们假设一下,当年,他以及他的家长能够沉得下心来,寻名师,拜名友,那今天的郝笛会如何呢?我们再假设一下,当年,周围的人或者舆论没有过分地吹捧他,而是给他一个平和的环境,给他提供一个勤学博问的空间,那今天的郝笛又会如何呢?说不定,一颗考古界的新星早就冉冉升起;说不定,中国灿烂的文化又多了一个可以期待的接班人。但很可惜,过度的膨胀和吹捧以及盲目的名利观,毁了一个可能成型的可塑之才。他的“伯乐”如此评价他:“一开始我觉得这孩子年龄小,爱好收藏,挺好的,可没想到出名后就和过去不一样了,不单纯了。”这种不单纯,会毁掉一个人。

北大资源学院文物学院院长刘雄说,“文物鉴定学是博物学的范畴,没有神童也没有神话。”的确,没有扎实的学问根基,天才也会变成庸才,神童也会泯然众人的。当初的“考古神童”,延续着“伤仲永式”的宿命,虽然借助互联网火了一把,却更加难掩“江郎才尽”的命运。而郝笛的“意外走红”,又是当今中国考古界畸形发展的缩影,只注重名气,不注重真实的学问,只能是延误了考古,误人误己。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当年金缕玉衣鉴定的闹剧,让中国考古界蒙羞;而今天,太多的神童幻影,说不定就是几十年后的金缕玉衣悲剧。

“考古神童”的闹剧,是一场有意的闹剧。而中国考古乃至世界考古,却大多是无意的“偶遇”。郑振铎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中国之古物,始终没有经过专门发掘者的有意发掘。”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柳暗花明又一村”,都是这个道理。而“考古神童”这么功利的故事,又怎么能摆脱“伤仲永式”的宿命呢!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