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潘天寿来广州美院都讲了什么

潘天寿来广州美院都讲了什么

2014-10-27 13:09    文章来源:新快报     作者:rd,

一个清爽的秋夜,广州美术学院昌岗校区,叩响了老教授梁世雄先生的房门。梁先生不喜喝茶,爱倒上一杯清水慢聊,倒应景了清清淡淡地谈过往的人与事。不轻易臧否人事,不枉发人生感慨,这是梁先生谈话的品性。而在他一派散淡的语流中,听者自会感知到何为真性与真情。

梁先生回忆起了广州美院的一段光辉岁月,那是上世纪60年代初的光景。那个时候,广美国画系不拘门户之见广延各地名流与各路贤能到系里讲学,一时学风蔚为大观。其中,潘天寿来穗讲学就给一代广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梁先生的记忆里,潘天寿曾先后两次造访广美国画系。第一次是1961年11月,由时任广州美院副院长的关山月先生亲自主持。潘老穿着灰色的中山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走进了课室,几句平和的问候一下子拉近了与在座的距离。“整个国画系的学生也就50来人,加上老师,听课的总人数也不过60来人。”言及此,梁先生不禁调侃一番:“现在一个班的人数可能就抵上过去一个系了。”

这次讲学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潘先生没有带任何讲稿,全是临场发挥。“当然,他也是有备而来。他主要讲中国画的题款与盖印,而这个内容正是当时教学最紧缺的。所以他讲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出于自己的深切思考,也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梁先生对一句话记忆特别犹新,那就是“题款是中国画的一部分,而非无关紧要”。为了印证这一句话,梁先生特意从画室拿出来一本潘天寿的画册,翻到“石榴”这一页,画面的右边中间靠上部位留下明显的“缝补”痕迹。经梁先生的讲解才得知,潘老完成这幅画之后发现款上款下的两块空白面积大小相近,不甚满意这样的布局,最终不惜将款字裁下,重写再写,并向上移动一寸许,才方觉妥帖。由此可见潘老为艺之匠心。

在这堂课上,潘老提出了“三三三制”,即中国画教学中,学生读书应占修学时间的三分之一,书法占三分之一,绘画则占三分之一。这种艺术理念在梁世雄先生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重视书法训练,力主广美国画系创建书法课,除了岳父容庚先生的教导之外,也与潘老的授课有脱不开的干系。

 

 

在梁先生的眼里,课堂上的潘老谈吐严谨,很少以风趣地方式传道授业,但也绝非不苟言笑。比如,他将自己与白石老人做对比,就引起听众的窃笑。潘老说:“论天资,我高于齐白石;但论勤奋,我就差很远了。我就是一个懒惰的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吐露如此心声,足见潘老性情之坦荡。

在这次讲学中,潘老还动笔创作了两幅作品。据《潘天寿诞辰110周年纪念专辑》整理的潘老年谱记载:示范作品《兰花石榴图》、《鹫石图》(现藏广州美院)。不知哪一天广州美院的师生们能亲眼看一看这两件珍贵的墨宝,以领略先贤之腕下胜景。

梁先生强调,潘老及其他北方名家来校讲学,均是免费授课,校方没有提供一分课酬费。如果非要说回报,请主讲嘉宾去美院附近的南园酒家吃饭勉强算是。南园酒家是广州知名的园林式酒家,风景优美,颇具岭南风格。据梁先生回忆,因为距离邻近,当年广美经常邀请主讲嘉宾去那里吃饭,以表谢意。潘老这次讲完课后,依然由关山月先生、黎雄才先生带他过去,还有几位年轻老师陪同,梁世雄先生就在此列。梁先生说,当时点的饭菜都是岭南风味,潘老倒吃得津津有味。在饭桌上,潘老与关老、黎老谈笑生活,倒给梁先生十足的亲切感。

饭后,美院老院长胡一川、关山月等人与潘老留下了一帧合影,梁世雄在其中。上世纪80年代初,潘天寿故居(今潘天寿纪念馆)向梁世雄先生征集这帧相片,梁先生大度地捐献出来。主管部门向他回赠了一张小版的复制品,但最终不知何故遗失。

潘老再来广州美院,就是两年之后的事了。再后来,梁世雄先生有幸亲自赴杭州拜见潘老。到了他的家里,更可见丹青大家的素朴之心。潘老的家在西湖旁边,是一座老房子,现已扩建为潘天寿纪念馆。“当时他的家并不大,作画的地方只是一架八仙桌,若画大画还不得不在地板上铺纸挥毫,哪里像现在的画家,动不动就是几百平方米的画室。”

潘老在家里还主动给梁先生画了一张小品,画面上三只可爱的小鸡。只可惜,这幅梁先生倍加珍爱的佳构在“文革”动乱中丢失了,至今不知去向。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