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2020年特别推荐艺术先锋人物:宋次伟(组图)

2020年特别推荐艺术先锋人物:宋次伟(组图)

2020-06-23 13:37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艺术简历

宋次伟,男,1955年生于贵州贵阳。1983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现西南大学)美术学油画专业,同年进入贵州民族大学任教。在教学工作同时勤于艺术创作,作品先后参加全国第六届、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美术作品展,以及第一届、第三届全国体育美展,并获全国第三届西部大地情美术作品展银奖,获贵州省首届美术专业作品大奖赛金奖,获贵州省政府文艺三等奖,创作大型历史作品【图云关】为贵州美术馆永久陈列。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贵州画院特聘画家。

 苏世独立  闭心自慎

——记油画教师宋次伟

屈子在《九章·橘颂》有:“独立不迁,深固难徙,苏世独立,横而不流,闭心自慎”之说,鄙人觉得用在我美术学院宋次伟老师身上很是恰当。宋老师以自身的言、行、德打造了一个独立的精神空间,以对艺术的理解打造了一种艺术的精致与深度。

宋老师与绘画结缘,缘于幼时对美术(那时俗称为画画)的情有独钟,且爱之甚切。为了他的爱好,宋爷爷硬是从微薄的收入中专门挤出钱来给他购买颜料。后来他进入了标准件厂成为一名工人,工作之余也从未放弃过手中的画笔。1979年,有心人终未被负,他考上了西南师范学院,从此与绘画,特别是油画结下了不解之缘,耕耘至今不觉已三十余载。在西南师院,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勤奋刻苦,努力钻研,再加上名师指点,其在油画方面的成绩不断得到提高,毕业时创作的油画作品《求索者》即成为川渝(当时渝尚未直辖)大地入选作品之一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1983年西南师院毕业后,宋老师来到贵州民族大学成为了一名美术教师。在民院,他和巫子强等老一辈艺术家共同参与了美术系的建立,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辛勤付出,美术系1984年顺利恢复招生。他们这一代人,经历了贵州民院美术系从无到有,从有到今天的发展壮大的全过程。

美术系初建伊始,教师不多,教师们工作非常辛苦,一方面为满足教学硬件软件需要大家操劳,教学任务也很繁重;另一方面家庭需要照顾,当时宋师母在医院上班时常无暇顾及家庭,宋老师身负多重工作,但这一切并未阻止宋老师进行创作,他在狭窄的家中辟开一块地方背起娃儿画画。

宋老师热爱绘画,尤是油画,绘画已是他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已融入了他的生命,也正所谓“深固难徙”。他是写实派的高手,功力深厚。他用他自己独有艺术思想,观念和手法,以高原特有的地貌和民俗文化为表现对象,经过几十年的经营,创作甚丰,且题材广泛,件件经典,耐人品读。他的作品,纯真、纯净、纯粹。纯真的是通过他的画你可以看到他内心对于美的理解,对于生活的真善美的追求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理想。

如作品《山灵》:茂密的森林中繁花锦簇,曼妙的少女与温顺的老虎散步,可爱的小松鼠悠闲地座在“大猫”的背上,色彩艳丽的锦鸡从空中飞过,机灵的小猴座在岩石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个不足二平米的平面里创造出的是一个似若童话,恍若隔世,浪漫而又唯美的画面,仿佛要带走进了电影《阿凡达》中,体味的是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人与精灵之间和睦相处,悄悄对话。纯净的是宋老师的作品关注生活,来源生活,山山水水人人物物信手拈来,画面中表现得干净利索,恰到好处,添一笔嫌繁,加一点嫌多。他笔下的静静流淌的河流,雄伟的山川以及自然万物已经不再是事物的本身,而是一种语言,而这种语言所表达出的语境都赋予了特别的意义,你可以直接和他的作品对话。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已不是简单的图解和叙述,而是通过形象元素营造出文化内涵,折射出作品内在的精神。”

他的另一幅作品《大山深处》本来是一幅风俗画,描写的是迎亲队伍经过大山的场景,在画中,黔山峻秀,巍峨高耸,直逼画面顶端;木林葱郁,如黛如墨,云蒸雾绕,似若仙境,将画面上中下连贯,画面底部,人头涌动,花轿徐行,吹拉弹唱,热闹非凡。想必那出嫁的新娘座在轿中也定是心潮澎湃,激动异常。山水人物,一静一动相得益彰。大山因人而不寂寞,迎亲队伍很热闹却给群山深处平添几份幽静。再看整个画面如诗如歌,美仑美奂。正如他在自己在文章《贵州风俗油画的视点和语言》中所言:用油画解读生活中、书本中的图式文化和民情生活,力求获得纯正品味的油画精神。正是这种“油画精神”,出世脱俗,纯真、纯净、纯粹。

宋老师宽厚仁慈,襟怀坦荡,有仁者风范,用我们同学间的话讲是一位“绅士画家和老师”。宋老师生活中极为低调,虽为美院元老且学院酒协名扬贵州美术界,他却滴酒不沾。他酷爱咖啡,且有一手好手艺,各位若有兴致可到其工作室一走,一可拜读作品,二可求教求知,三或有幸可品尝宋老师亲自为你煮上的一杯咖啡。宋老师为师几十年,学生遍布天下,姣姣者甚众。他以学识、学养和人格影响着大家,甚得大家尊敬和爱戴。一说到他,其女儿小宋老师口中一句句都是“我父亲”,老一辈同事则言必“宋老师”,中青年的同事谈起是“宋伯”。现略举二三事与众共享。

前年五月,宋老师指导一位本科学生毕业创作,在我印象中似乎是一王姓女生,快毕业了毕业创作稿都还没有出来,也不和指导老师取得联系。宋老师急了,于是一天给该学生打了七次电话,且一连几天,学生尚好,竟然一直不接。十来天后给宋老师回电说她在单位实习太忙无暇顾及毕业创作。直到六月毕业时创作也还未完成。这时宋老师又找孔阳、马骏两位老师商量对策。宋老师教学三十年从未迟到过,八十年代末,大学生尚且不似今天,人中骄子感觉甚好,于是到了学校上课有点拖踏。有一天宋老师来到课堂,教室里竟一人未到。于是宋老师来到宿舍楼一间间把门敲开,一脸严肃:“十分钟后教室见”。此后学生再也不敢偷懒。

初为人师,宋老师提前一个月便从学校借了石膏,在家准备好了范画。第一次走进课堂,把范画挂好后,他回忆道:“我们都忐忑不安地把示范画挂于教室,让学生观摩,虽说是示范画,但从内心来说仿佛是赤身裸体暴露在公共下,心理压力很大,生怕被人瞧不起。”据我回忆,宋老师上课一直都是和学生们一道画的。

这就是我们的宋老师,他可以亲自到宿舍把少不更事的学生叫起来上课,也可以一天连续打七次电话给学生,因为创作完不成怕影响学生前途又为其奔走。这是一种博大的胸襟和胸怀,能做他的学生是有福气的。作为绘画教师,上课只是动动嘴皮子,甚至搞点作品也弄虚作假的也都存在,更别说是“从内心来说仿佛是赤身裸体暴露在公共下,心理压力很大,生怕被人瞧不起”的“闭心自慎”了。记得上次和王仕明老师在讨论的时候也谈到这一点,“作为专业老师,我还是建议和学生一道画点”。这恐怕是我们这些为人师者一生值得好好遵循的。


责任编辑:桀栗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