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要闻 > 泉州申遗成功是保护和利用遗产的新起点(图)

泉州申遗成功是保护和利用遗产的新起点(图)

2021-07-29 12:52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7月25日下午,“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在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正式获得通过。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清单再添一颗璀璨明珠,达到56处。

该项目完整体现了宋元时期泉州高度整合的产运销一体化海外贸易体系以及支撑其运行的制度、社群、文化因素所构成的多元社会系统。会议决议认为,其包含的交通、生产和商贸等22个遗产点,共同促成泉州成为东亚和东南亚贸易网络的海上枢纽。

7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向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致贺信中指出,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是人类文明发展和自然演进的重要成果,也是促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载体。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些宝贵财富,是我们的共同责任,是人类文明赓续和世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

碧蓝泉州湾,如火刺桐花,坚韧东西塔,恢弘洛阳桥。在泉州,文化遗产流传千年,与民众生活早已融为一体。记者实地走访部分遗产点,采访了当地申遗的参与者、见证者,听他们分享背后的故事和感悟。

1

ICOMOS建议泉州项目“列入”

泉州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是唐、五代、宋、元时期的海上贸易港口,宋元时期更是成为世界著名的贸易中心。考古学家庄为玑曾指出,唐代中期由于“安史之乱”陆上丝绸之路受阻,海上丝绸之路逐步成为中外交通的主要渠道,泉州作为海上交通的港口应运而生。

本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我国提交审议的“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项目备受关注。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是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专业咨询机构,在审定来自各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名单中举足轻重。今年6月初,ICOMOS建议泉州项目“列入”,胜利初现曙光。

据了解,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流程大致如下:首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列入我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然后,由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提交申报材料,在ICOMOS组织专家完成现场考察和技术审查后,提交补正材料;最后,在ICOMOS提出评估报告后,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在世界遗产大会上讨论决定项目是否入选。

这一过程并不容易。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馆长丁毓玲表示:“如果是一座桥、一座塔或土司遗址这类比较单一的主题,很容易在文化价值上被理解。但像泉州这种全新的组合式主题,想要说服国际专家认同并非易事。”

“主题更加鲜明,价值阐述更加清晰完整,遗产点从原来16处增加到22处,遗产内涵进一步丰富,申报项目的整体质量得到显著提升。”提及此次泉州申遗项目,国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遗产司负责人张磊介绍,国家文物局指导当地政府进一步加强遗产保护和管理,加强考古研究和遗产价值阐释和展示,并与国际专业机构建立合作,从技术层面对申报项目进行了重大调整,因此对申遗结果持“谨慎乐观态度”。

项目名称、遗产点、叙事逻辑等均作出调整

让ICOMOS给出“列入”的评估建议,泉州讲故事的方式有何亮点?如何就遗产价值、系列遗产的要素构成逻辑与整体关联,以及可持续的保护管理途径等进行研究完善,都与之密切相关。

最明显的改变是项目名称。从“古泉州(刺桐)史迹”变更为“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石狮市博物馆馆长李国宏认为,“通过对时间、价值意义的限定,主题更聚焦更具体,当时的泉州,不仅是中国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反过来也是世界了解中国的一个视角。”

除了名称,本次申遗还新增了安平桥、顺济桥遗址、市舶司遗址、南外宗正司遗址、安溪青阳下草埔冶铁遗址、屈斗宫德化窑遗址6个遗产点。同时,遗产区面积、缓冲区面积均成倍增加。据了解,原有的16处遗产点,包括体现本土航海贸易传统的码头、航标、桥梁、海神庙,体现外来族群文化和生活的寺院和墓地等;新增遗产点,则使泉州作为宋元时期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的普遍价值更加突出,遗产支撑体系更加完整。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副馆长林瀚解释:“比如新增两座桥,是作为交通运输网络的代表,冶铁、德化窑遗址是作为出口商品的补充,市舶司、南外宗正司遗址,一个是当年的海关,一个是安置皇室宗亲的衙门,都是作为制度保障的一部分。”

这当中还有个“小插曲”。林瀚介绍,世界文化遗产专家现场考察后提出,除了瓷器,铁也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大宗出口商品之一,考虑到泉州的冶炼基础,“如果能找到一个冶铁遗址的话,对申遗主题将是很好的补充完善”。

接到任务,泉州市申遗办从地方志、福建地质资料中找到了一些关于冶炼的记载,同时发动各区县文史工作者,在全市范围内搜索出带有“冶”“铁”等相关文字的地名几百个。经过分析研判,筛选出重点地区再实地考察。单是青阳下草埔冶铁遗址,就先后跑了八次,才现场确定进行考古发掘。“结果令人惊喜,这是目前首个经考古证明块炼铁与生铁冶炼两种技术体系并存的遗址。”林瀚说。

“这里是一个天造地设的冶炼场,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巧思。”安溪县博物馆馆长易曙峰介绍,青阳铁矿资源丰富;五阆山脉的茂密森林提供取之不尽的燃料;下草埔北高南低,东西两山相夹,形成一个天然“风箱”;山道附近就是渡口,运铁船顺流而下,即可抵达泉州港。

此外,在最新版申遗文本中,遗产点的叙事逻辑重新调整,22个遗产点按照制度保障、多元社群、城市结构、生产基地、运输网络、区域布局六大关键要素重新归类。

ICOMOS认为,泉州作出了可观努力修订申报方案,扩充了遗产点数目,并提供了一个整体的历史地理叙事,极大改善了整个遗产体系的清晰性。ICOMOS认为该系列遗产应当被考虑列入名录,这为申遗成功奠定了良好基础。

历史风貌的保护恢复,并不单单是文保单位一家的事

泉州天后宫,是现存年代最久、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祭祀海神妈祖的宫庙。寝殿门前,一对印度教石柱(明代维修时移用至此)上接木柱,正面刻有楹联一副:“神功护海国,水德配乾坤”。鲜为人知的是,这对木柱20余年前曾被修缮过,如今看去,与整座建筑浑然一体。

“过去我们强调‘修旧如旧’,如今我们则要求‘最小干预’。”府文庙、天后宫等保护修缮工程总负责人刘大山解释,在确保结构安全的前提下,能不动就不动,能小修就小修,尽可能保持文物古建的真实性和历史风貌。以这对木柱为例,闽南潮湿多白蚁,加之年代久远,柱心一度糟朽。修护时,他们没有简单换新,而是花了十几天时间,将原有柱子的表皮小心翼翼片下来,换上新柱子再一点点将表皮粘回去,这才让世人得见楹联原貌。

历史风貌的保护恢复,并不单单是文保单位一家的事。府文庙是我国东南地区最大的孔庙建筑群,却因两栋危楼险些与2016央视春晚分会场失之交臂。这两栋楼紧邻府文庙,无论摄像机怎么摆位,在画面中都压着背景墙体,破坏视觉效果。考虑到府文庙的文化内涵、建筑特色,央视动用了虚拟成像技术,在后期制作中“抹”掉了这两座楼。

这样的权宜之计,面对申遗当然行不通。泉州市文旅局文保科副科长李庆军表示:“一个文化遗产,必须有遗产区、缓冲区、景观风貌控制区。借着申遗契机,2017年我们拆掉了这两栋楼,恢复了府文庙的历史天际线。”

申遗是一项庞大工程,从上到下背后的支撑力量难以计数。李庆军挥一挥手机说:“这里面至少存了200个新电话,大部分是文化遗产、水下考古、城市考古、城市保护规划、古建保护修缮等领域的专家。”

泉州市博物馆馆长、泉州市海上丝绸之路申遗中心副主任黄明珍告诉记者,真实性和完整性是申遗重点考察方向。“宋元时期对应的是10到14世纪,我们需要用文物本体、史料记载等佐证文物是从宋元时期建造并保存至今,这就是真实性。”

拿石湖码头来说,当年,为了证明码头建于宋代,福建省博物院专家在通济栈桥旁打了4个探洞,在桥下找到了宋、元、明、清时期的瓷片,层层铺叠,越往上年代越近。“不同时期的瓷器纹饰、造型、色彩各有不同,这是比石头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李国宏说。

申遗成功是保护和利用的新起点

申遗成功并非终点,而是泉州历史考古、文化研究、保护和利用新的起点。按照惯例,申报文本中一部分专门论述保护措施。

“既是我们对世界的庄严承诺,也是22个遗产点的保护总则。下一步,我们还应在总则的指导下,分别制定22个遗产点的保护细则,尤其要注意科学、精准、可操作性。”李国宏说。

为什么要强调科学精准?李国宏表示:“22个遗产点,所表现的内在价值不一样,形态、材质、所处环境也不一样,很难用一套办法解决所有具体问题。”他进一步解释,“万寿塔、六胜塔、石湖码头,石狮的三个遗产点全部是石头的,最怕的不是火灾、是雷击,怎样在不改变文物外形的前提下做好防雷工作,就是重点。但是像开元寺、府文庙,可能一个烟头都不行。至于露天遗址,要格外留意的则是瞬时的暴雨冲刷,考古工地的排水防水措施要到位。”

对众多当地人而言,“我家门前有遗产,这就是尊严和自信心的来源。”某种意义上说,德化窑、磁灶窑的炉火千年不衰,至今仍在燃烧,只是换了个地方;万寿塔、六胜塔自屹立那一天起,就是航海人心中不变的航标;开元寺的晨钟暮鼓声中,全城百姓依然前往祈求平安、风调雨顺;洛阳桥、安平桥早已不再是昔日的咽喉要道,但这并不妨碍市民们在夕阳余晖下漫步桥头、流连忘返……

“活态传承”,采访中多位专家都强调这是泉州文化遗产的特点。意思是,泉州文化遗产深刻融入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决不是冰冷、生硬的建筑物,而是满载人间烟火味。开元寺在内的众多遗产点,除了老君岩所在的清源山、清净寺外,其他都不收门票。“我们很多遗产点千百年来一直保持原有的功能,并不是高高在上的,也很欢迎游客民众前往。”李庆军说。

他同时给出了两个数字,“为了留住乡愁,保持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近200平方公里、2%的国土面积被纳入保护区、缓冲区和景观风貌控制区。”

“假如有一只运载胡椒的船前往亚历山大港,或者其他基督教国家,按比例而言,必定就会有一百多只船的花椒运到这刺桐港。”1291年游历泉州的马可·波罗留下了对这里的印象。据《岛夷志略》记载,当时与泉州有海上贸易往来的国家和地区多达99个。向海而生的地理特征滋养了泉州人兼容并蓄的博大胸襟,使泉州成为多元文化交汇融合之地。

开元寺、府文庙等古建筑,以其宏伟的规制和丰富的内涵展示了一个时代的灿烂文明;清净寺、伊斯兰教圣墓、草庵石刻等宗教胜迹,无声诉说着文化的多元性;九日山祈风石刻、天后宫、德济门遗址等海洋贸易史迹,又见证了对外经贸文化交流的繁荣。

正如著名考古学家、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黄景略所说:“这些不同内容和形式的文化及遗存,共同构成了泉州独具特色的海洋文化,成为举世瞩目的文化瑰宝,这些不仅仅是泉州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


责任编辑:苒若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