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趣闻 > 这些失传的名纸 个个风靡一时(图)

这些失传的名纸 个个风靡一时(图)

2022-05-18 15:48    文章来源:北青热点     作者:陈品

这些失传的名纸 个个风靡一时

张大千作《薛涛制笺图》

这些失传的名纸 个个风靡一时

蔡襄《澄心堂帖》

中国历朝历代都创造过许多的名纸,这些名纸也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无数伟大的文学家和书画家。王羲之在《题笔阵图后》开门见山:“夫纸者阵也,笔者刀矟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用纸如用阵,古人用纸,是真的很讲究。

“纸可作被”的剡藤纸

因资源枯竭而失传

书写材料的变革至纸出现是在西汉,发明了用麻类植物纤维造纸。东汉蔡伦改造造纸术时,麻、布、棉絮和树皮做出的纸仍是粗糙的,而在百年后诞生的剡藤纸却因“薄、韧、白、滑”的特质成了当时书写所用的上好纸张。

剡藤纸,也被称为“玉叶纸”,以产于剡县(今嵊州)而得名。西晋张华《博物志》载:“剡溪古藤甚多,可造纸,故即名纸为剡藤。”唐人顾况《剡纸歌》云:“剡溪剡纸生剡藤,喷水捣为蕉叶稜。”剡纸制作工艺特色在硾,剡藤要像斩肉泥一样排捣多次,藤本纤维长而韧,自须捣熟才能成好料。这种纸在冬季制作最佳,所以又有“敲冰纸”的说法。张伯玉诗“敲冰呈妙手,织素竟交鸳”,《新安志》记载“纸,敲冰时为之益佳”,这是因为纤维经冷水后韧劲更足。

剡藤纸在西晋时期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备受追捧。晋中叶,剡藤纸被官方定为文书专用纸。唐代,称公牍为“剡牍”,荐举人才的公函,亦名“荐剡”,剡纸可谓“盛名擅天下”。唐代舒元舆《吊剡溪古藤文》中说:“异日,过数十百郡,郡东雏(洛阳)西雍(长安),见书文者,皆以剡纸相夸。”足见剡藤纸质地之佳,用之者广。

剡藤纸不但是书写上品,还可用来制帐、制被。五代时有诗:“清悬四面剡溪霜,高卧梅花半月床。” 陆游有《谢朱元晦寄纸被》诗曰“纸被围身度雪天,白于狐腋软于绵”。纸可作被,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大概是以轻白之纸衬丝绵作絮的。

由于藤的生长期比麻、竹、楮要长,资源有限,因此藤纸从唐代以后就走向下坡路。到宋嘉泰年间,剡藤纸逐渐衰落,取而代之的是剡中竹纸,名声盖过了藤纸。明朝成化、弘治年间的《嵊县志》中说“今莫有传技术者”。

除了剡藤纸,晋代还有一些当时出圈但未能久传的名纸,如侧理纸(或苔纸)、桑根纸、蚕茧纸,为当时的书法绘画盛状增色不少。蚕茧纸又名凝霜纸、银光纸、凝光纸,纸像白霜一样,又白又细腻,产于安徽黟、歙两县。相传王羲之写下《兰亭集序》所用的就是这种珍贵的凝霜纸。

与薛涛笺齐名的谢公笺

独得其精髓

唐朝的造纸能力和技术水平也在发展中不断提高和扩大。有一种硬黄纸,是把白纸用黄檗(黄柏)浸染,称为黄纸。唐政府规定只有皇帝诏书才能使用黄麻纸,因而出现了“黄麻”作为诏书的词语。佛经也用特制的黄纸,叫写经纸。之所以叫硬黄纸,还有另一种说法,是说唐人遇到魏晋人书法墨迹,为保存下来采用“硬黄法”进行勾摹,即取纸在热熨斗上,以黄蜡涂匀,待纸性变硬变透明,再影写。

硬黄纸发展到宋代出现了著名的金粟山藏经纸。宋太祖赵匡胤提倡佛教,全国印经之风盛行,为适应这种需要,当时歙州专门生产一种具有浓淡斑纹的经纸“硬黄纸”,又名蜡黄经纸,或称金粟笺。从原料上看,宋代金粟笺多为楮皮和桑皮两种原料混抄制成。从工艺上看,宋代金粟笺是唐代硬黄纸的延续,在原纸基础上进行了涂蜡、砑光等处理,成纸质量极佳。米芾不少作品用的纸就是金粟笺纸,纸张表面光莹润泽,韧度好,透明性强,质地硬密,防蛀抗水。

唐朝还有一种名传千古的纸——薛涛笺。薛涛笺又名“浣花笺”“松花笺”等,是一种长宽适度、便于题诗的笺纸,制作精致。《博物志》记载:“元和中,蜀妓薛涛造十色花笺,深为社会所宝。” 相传薛涛居住在成都郊外的浣花溪,随处可见红色芙蓉花,遂萌生制作红色笺纸的创意。因其爱写四言绝句,常用纸张尺幅太大,故尝试制作小巧纸笺。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提到,薛涛笺以芙蓉皮为料,入芙蓉花末汁而制。不过,也有学者指出,薛涛造十色笺只是宋人的一种误传,实际上薛涛笺颜色相对单一,只有红色一种。

薛涛笺在唐代深受文人喜爱,元稹、白居易、牛僧儒、杜牧、刘禹锡等二十余人,都与薛涛有过诗词唱和,而且大多使用的是薛涛的花笺。韦庄在《乞彩笺歌》中提到“也知价重连城璧,一纸万金犹不惜。薛涛昨夜梦中来,殷勤劝向君边觅”,以此赞美薛涛笺。至唐末,薛涛笺已极为名贵。后世,薛涛笺的原作不复得见,历代纷纷仿制。

在众多薛涛笺的追随者之中,谢公笺可以说是最独得其精髓的一个,为宋初谢景初创制,因而得名。谢氏受薛涛造纸笺的启发,设计制造出“十样蛮笺”,即十种色彩的书信专用纸,分别是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十种色。这种纸雅致有趣,色彩丰富,成为历史上与薛涛笺齐名的笺纸。

北宋版“洛阳纸贵”

澄心堂纸让大文豪都不敢下笔

澄心堂纸,可谓中国古代书画用纸的巅峰之作。北宋名臣蔡襄在《文房四说》中说:“纸,澄心堂有存者,殊绝品也”,其价值可见一斑。“澄心堂纸”始于南唐,由李煜研制。澄心堂是南唐宫殿中一座便殿,原名叫“诚心堂”,是历代皇帝的书房。据记载,为了造出顶级的纸,李煜不惜重金选调国内高手,云集京城,研制各种造纸配方。为此,他不惜将澄心堂让出来,作为贮纸之所。经过几年的琢磨,澄心堂纸的制作工艺日臻完善,中国历史上最传奇的“澄心堂纸”问世了,一时间惊艳了世人。

南唐澄心堂纸的原料为楮皮,制作过程中运用了涂布、砑光等加工技术,是一种白色、厚实、坚硬的加工纸,世称“薄如竹纸、韧如皮纸,色如霜雪、寿如松柏”“肤卵如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冠绝一时”。从这些评价中可以看出,“澄心堂纸”的最大特点是薄、滑、白、韧。

李煜将“澄心堂纸”视若珍宝,仅在奖赏有功大臣时才会赐出一些,所以传世极少。后来,南唐国灭,宋朝统一了中国,宋朝皇帝们就获得了李后主当年特别定制的澄心堂纸,据传宋徽宗的名画《柳鸦芦雁图》就是用的澄心堂纸。

澄心堂纸之所以能在宋代盛名远扬,以至于“百金不许买一枚”,堪称北宋版“洛阳纸贵”,与两位大文学家的推崇是分不开的。据说欧阳修曾从文学家刘敞处得到十轴澄心堂纸,作诗称“君家虽有澄心纸,有敢下笔知谁哉”。这纸好到连大文豪都不敢下笔,不过欧阳修也还大方,他又转送了两轴“澄心堂纸”给自己颇为赏识的梅尧臣。

梅尧臣更是受宠若惊,他在给欧阳修的诗文中说:“江南李氏有国日,百金不许市一枚……君今转遗重增愧,无君笔札无君才。心烦收拾乏匮椟,日畏后兵扌奢裂防婴孩。不忍挥毫徒有思,依依还起子山哀。”意思说当年李煜还活着的时候,这纸就百金难求,现在价值更贵重了,你却送我两张。我没有你那么有才,根本不舍得在这么昂贵的纸上写诗作画。不得不放在柜子里藏起来小心看护,每天还得防着家里小孩给我弄坏了。每次打算用的时候,拿起笔却又舍不得,只好看着远处的风景惆怅。

把一张纸看得如此重要,正是因为世间再也找不出一个李煜来造纸,原版的澄心堂纸成了孤品导致的。后世对澄心堂纸的仿制一直不停。宋代著名造纸家潘谷就曾仿制过这种纸,世称宋仿澄心堂纸。潘谷仿纸成功后,送了三百张自己仿的纸给梅尧臣,梅尧臣拿这纸与欧阳修送的“正版”作了比较,得出结论——仿制的不如原先的光滑厚实。但是即便是仿版,仍颇受文人珍视。


责任编辑:苒若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