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市场 > “弗里兹艺术周”卖出了什么?(组图)

“弗里兹艺术周”卖出了什么?(组图)

2019-05-13 14:32    文章来源:artspy艺术眼    

Harold Ancart, Untitled, 2019. Harold Ancart/SABAM, Brussels. Photo by JSP Art Photograph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在连续两届遭受炎热天气的不利影响之后,2019年的弗里兹纽约面临着新的挑战。在年初弗里兹艺博会携70家画廊参展首次登陆洛杉矶之时,其小而精的规模和效果赢得了不少画廊、藏家和艺术顾问的青睐,他们甚至觉得:纽约弗里兹是否还有必要持续180间画廊的规模?从2019年的参展名单来看,似乎暴露出一些问题。包括 Blum & Poe、Gavin Brown’s Enterprise、Anton Kern 和 Esther Schipper 在内的几家画廊都缺席本届艺博会。甚至,包括佩斯画廊、Skarstedt、Marian Goodman、Almine Rech 和 Matthew Marks 画廊在内的几家艺博会也选择放弃弗里兹,转而参加了同期举办的 TEFAF 博览会。 对于弗里兹在纽约失势的猜测,艺博会的艺术总监罗林·伦道夫(Loring Randolph)认为这并不符合事实。伦道夫说,艺博会的规模2019年不仅没缩水,反而扩张了。新增的项目包括洛克菲勒中心的弗里兹雕塑,一间由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策划的 VR 作品展位,以及与巴里奥博物馆(El Museo del Barrio)及纽约绘画中心的合作,还有素人艺术博览会(Outsider Art Fair)。伦道夫说,这个由几家艺博会和艺博会以外的众多艺术展组成的纽约艺术周之所以俗称“弗里兹艺术周”,不是没有原因的。 “弗里兹艺博会是这一周的核心——它是全球各地的艺术人士在这一时间齐聚纽约的主要原因,其他几个艺博会也正是借助弗里兹的平台才会在这期间举行,”伦道夫说,她此前曾在纽约的 Casey Kaplan 画廊担任主管。“从我之前在画廊工作的经验来说,弗里兹艺术周是我们全年最忙碌的时期。这一周的艺术界格外令人感到兴奋,而正是弗里兹艺博会催化了这一切的发生——这就是我们之所以叫它‘弗里兹艺术周’的原因。”

责任编辑:苒若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