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苏东坡是摄影人的榜样

苏东坡是摄影人的榜样

2014-08-26 10:29    文章来源:郑州日报     作者:rd,

张文明

摄影,是光影艺术,但不能穷讲究。不然,就会束缚摄影人的手脚。

不知何故,大多摄影人都将讲究光线当成金科玉律。什么塑性光、大逆光、蝶形光、伦勃朗光等,视为不可逾越的鸿沟,将拍摄限定在特定时间段内,白白浪费掉大多的好时光,不能成为一位全天候的摄影人。

特别是风光摄影,追求低色温的摄影人,把拍摄时间局限在日出日落的一早一晚。更有甚者,还必须是个好天气。然而,月有阴晴圆缺,天有不测风云,于是,好多摄影者感叹道:“天公不作美!”只有收起镜来。

笔者亦不能免俗,有过类似的体会。当年赴张家界拍天子山云海。头天赶上了下雨,次日云海生成,偏偏老天不肯赏脸——那喷薄的红日没出,云遮雾罩,让我无法拍摄到“山欲高烟霞绕之”的理想照片,待在那里。多亏同行的台湾摄影家提醒:“光线不好也要拍。不然,连不理想的照片也没有。”在他催促下,我勉强按了几下快门。

为什么人家能拍而自己拍不出好镜头?多半原因是“恪守光线”而受到了束缚。总想一出门就拍到个获奖照片,哪里有那么多好事?结果是,路没少跑,像不多照,失望而归。另一位影友,倒幸运之神光顾,初拎相机,就撞上了个全国金奖。之后,老想此种美事,于是守株待兔数十年,再也无成。行文至此,笔者突然感到:办任何事,蜻蜓点水不行,投机取巧也不行,只有老老实实、勤勤恳恳、不懈努力,才有好的收获。

我忆起了苏东坡那首《饮湖上,初晴后雨》诗: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在他眼中,不管是波光潋滟的晴天,还是骤然云雾迷茫下雨,西湖的山色都是美的。我把这首诗引出来,是想说,在任何时光中,摄影人都能拍得好片,就看你怎么运用。

说白了,想把摄影搞好,别老打“天公作美”的牌。勤学苦练,才是硬功夫。换句话说,幸运只光临那些有准备的人。河南已故摄影家王世龙先生那帧《晚霞》,就是在乌云不肯撕开面纱、众人空等好一阵子后,拍到的佳作:眼看夕阳下山,影友们收起相机,走向汽车站时,乌云裂开了一道缝隙,透出了璀璨的光芒,使平淡的风光骤然生动。说来也巧,洽在光束中,又走入一位背筐的山民,王世龙不失时机地按下了快门。待影友们急忙再跑回来时,乌云又放下了神秘的面纱,让众人无奈。瞬间艺术,就是如是的毫不留情!从某种意义上说,苏东坡于任何光线下都能赋得诗文,是摄影人学习的榜样。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