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抽象艺术终于让人看得懂了吗(组图)

抽象艺术终于让人看得懂了吗(组图)

2014-10-24 10:45    文章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rd,

谭平无题

朋友圈近来出现一个很有意思的测试:测测你的艺术智商,能否区分出是抽象艺术还是幼儿涂鸦?十幅作品,连蒙带猜竟然也有很多人答对了一半以上。从之前人们对抽象艺术的敬而远之,再到好奇、接纳、认可、喜欢,近两年,抽象艺术在中国迎来了又一次回潮。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八十年代初之后的两次小高潮不同,这次抽象艺术显然跨出了“圈子内讨论”的樊篱,在更广泛的人群中得到了关注。

“色彩在触碰到眼睛的一瞬间诉说了它的故事,连大脑都来不及思考,视觉已经成为了视觉。”——美国艺术家拉锐彭斯(LarryPoons)

 

 

朱德群构图第33号嘉德香港2014年春拍拍品

中国抽象艺术渐受关注

进入2014年,抽象艺术的炙手可热显而易见。偏锋新艺术空间的“2014’抽象艺术第七回展”、宁波市文化馆主办的“2014国际具象&抽象展”、天津市创意产业协会主办的“色不异空——国际抽象绘画艺术家联展”、今日美术馆主办的“蝉语·禅境—邹琼辉艺术作品展”、力利记画廊的“更·抽象”等等陆续开展,从国际到国内,从群展到个展,内容丰富,类型繁多。

策划抽象艺术展,并对中国抽象艺术的发展进行梳理,成为了一种潮流。此外,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许多年轻艺术家的创作也呈现出抽象的面貌。不管是出于对抽象艺术的探索,还是个人艺术创作思考的结果,抽象艺术在中国渐受关注已是不争的事实。

 

 

事实上,中国近二三十年才有在“抽象艺术”这个概念指导下的艺术创作。与西方抽象艺术发展近百年的时间相比,我们无疑是落后了。但今天,抽象艺术已在边缘化的处境中渐趋成熟,一种属于东方的抽象语言体系逐渐繁盛。

“抽象艺术自二十世纪上半期的民国时代传入中国,迄今已有大半个世纪。作为一种普适性趋向的现代形式,近二十年在中国形成了多元方向的抽象实践,但尚缺乏清晰的理论表述。这种理论表述涉及如下一些问题:抽象艺术是否完全为西方原生的语言?中国艺术传统中是否存在语言的抽象性和观念基础,以及是否具有现代性的转换可能?现代抽象艺术的国际实践是否吸取过中国的资源?”策展人朱其曾撰文提出了这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抽象艺术是一种非具象、感性的纯粹视觉艺术,是20世纪初西方现代主义诸流派中最重要的流派之一,之后又影响到非西方国家。受西方影响的中国抽象艺术萌芽于上世纪30年代,在90年代逐渐走向成熟,并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抽象艺术家。在一定意义上,抽象艺术本身在中国有很深的渊源,中国的书法、文字,中国早期彩陶图案、青铜图案,以及中国写意绘画讲究“似与不似”都有抽象的表达方式。所以,虽然抽象艺术观念来自西方,但有意思的是,还是有近一半世界抽象大师认为,世界抽象文化的起源是在东方。”对此,北京力利记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永红如是说。

“美国批评家格林伯格在六十年代曾经为美国抽象艺术的渊源进行辩护,他认为美国抽象艺术不可能受到来自东方的影响,它是直接源自从塞尚到立体主义的新传统。将抽象艺术看作是一种西方原生的纯西方艺术,这一观念也影响了中国艺术界近大半个世纪。西方的抽象艺术主要分形式主义抽象和表现主义抽象,但无论哪种形式,在语言上都吸收了别的文化的形式资源,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形式来自非洲木雕的启发,美国战后的抽象表现主义受到日本五十年代的书法表现主义及中国书法水墨的影响。在观念上,康定斯基的观念受到源自印度教的俄罗斯神智学会的思潮影响,抽象表现主义中的亚洲派则受到日本禅师铃木大拙的禅宗的影响。”朱其解释,“抽象艺术并非一种纯西方艺术,而是一种跨文化实践的产物,西方的抽象艺术至少是在其自身的形式主义和表现主义脉络上对其他文化的吸收。2009年纽约古根海姆策划的《第三思想:美国艺术家凝视亚洲》的文献展,美国的艺术史学者亚历山大•门罗等人推翻了格林伯格原先所持的美国抽象绘画纯粹欧洲血统的主流观点,大量的文献证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受到来自中国、日本、印度等亚洲国家传统的影响。”

 

 

从2008年以“走向后抽象”为主题的展览,到2009年“在——展览在抽象画诞生一百年之际”,再到2013年“心手相应——中国抽象艺术第六回展”,再到今年的“2014’抽象艺术第七回展”,偏锋新艺术空间一直致力于抽象艺术的推广和普及。对于抽象艺术在中国一路走来的发展历程,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中国当代抽象艺术的前景尚不明朗时,偏锋新艺术空间已经开始挖掘这一市场,一路走来,八年时间,孜孜不倦,是对抽象艺术的喜爱,还是高瞻远瞩,认识到这一市场的巨大潜力?

“开始做抽象艺术展的时候,仅仅是我个人感觉到:中国目前有很多正在进行抽象创作的艺术家,但是他们并没有好的展示平台,国内的环境别说对抽象艺术,就是对当代艺术的理解也还存在一些误解。那么我有这个感觉,当时就找学院的学者来聊来讨论,看这个事情怎么做合适,所以一开始我们和学院的学者在中国抽象艺术的梳理上花了比较长的时间,由此慢慢地形成了抽象艺术这个偏锋新艺术空间的学术研究方向和展览品牌。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找不同的学者来讨论中国抽象艺术的学术这一部分。2008年时,中国本土藏家对抽象艺术的认识基本停留在对“抽象艺术”这个相对于“写实艺术”的名称概念上的理解,国内很少有收藏抽象艺术的藏家。”王新友解释。

对于今年“2014’抽象艺术第七回展”的盛况空前,王新友很欣慰:“受专业领域内的关注越来越多,大家会主动找来看。我们抽象展览开幕时,来看展览的人都是找来看的,我们邀请的人数是很有限的,陆陆续续找来看的人非常多。”“偏锋新艺术空间的抽象艺术这个展览品牌,它是一个平台,提供给观众一个可以观看的角度和方向。每一年我们对展览主题进行提炼,以此提示给观众一条路径来看中国抽象艺术慢慢长成的果实。尽管当代中国的经济和生活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自由化、全球化,但是,中国的抽象艺术以及关于它的解释仍然要从此地、此时出发,从艺术家个体的存在经验和思考出发。当然,肯定某些创造源来自别处,或许不少创造之果也会饮誉他乡,但只有‘此地、此时’才能为这些创造提供价值基础。中国抽象艺术的创作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本次参展的13位艺术家都有各自的根性,这种根性不再是简单的地域的根性,通过他们的作品我们希望做出一个提示,地域的根性是因为有文化上的多样形态才变得更加稳固。所以本次展览特别强调艺术家对抽象艺术在文化形式探索上的‘根性’。形式必须具有根性,当然扎根的方式并非只有一种两种,但只有具有根性的艺术方式,才不会被风浪吹翻、卷走。从这个意义上讲,根性就是真实,而只有真实才能长久。”

 

 

中国抽象艺术仍在价值洼地

“我们在认识当代中国艺术家创作的抽象作品时,西方20世纪抽象艺术发展的经验就会很自然地成为一个参照。尤其是当我们意识到,格林伯格(ClementGreenberg)所主张的那条进步论的和追求纯粹的形式主义路线多年前就已近终点时,便难免产生一种错过末班车的懊悔。但是中国的抽象已不可能共时性地成为国际现代主义的一分子,在走访尚扬、梁铨、谭平、王川、江大海、马树青、王光乐、康海涛、胡勤武、王剑、张雪瑞等等年长和年轻艺术家的工作室的过程中,我意识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现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悲观。当格林伯格把现代主义简化为一条形式不断走向纯粹和极致的艺术道路时,不但现代主义被简化了,抽象艺术事实上也被简化了。抽象虽然有它追求纯粹的一面,但在整个20世纪,抽象艺术也是与象征性和功能性的问题结合在一起的。表现与象征其实总是与抽象形影相随,康定斯基和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都能说明这一点;而抽象的功能性的价值,则要求我们从一种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待抽象艺术。也就是说,抽象的意义不只在于绘画形式内部的简化与变迁,我们还应该在一个更大的文明系统中看待抽象,在中国的抽象艺术创作中应有更加本土、更有东方禅宗的意味在里面。中国抽象艺术创作将全球抽象艺术的内核拓宽,丰富了抽象艺术的精神性,可能中国抽象艺术会有一部分西方所讲的观念艺术元素在里面,中国的抽象艺术的核心价值指向更大的‘空’,这与西方的极简主义所指的不同。抽象艺术在西方的存在曾代表了一个时代,它奠定了西方现代主义乌托邦的基调。我相信中国的抽象艺术在将来肯定会更加受关注,艺术家对各式各样的‘纯粹’和‘气质’产生了厌倦之后,会转向什么方向呢?”王新友对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抽象艺术在西方是最流行、最具特色的艺术流派,因为它是自由的人性表达,在西方已很成熟。而中国由于历史原因起步稍晚,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可,相信随着艺术发展,会有更多的人认可并爱上这种灵魂的艺术。”张永红表示,“抽象作品并不直接提供意义,而是让你沉静到画面中,品味绘画性本身的东西。相对于其他类型的艺术作品,抽象艺术作品可能更加需要心灵上的分析理解。抽象艺术在我看来用哲学中的一个词就是“形而上”,真正能够懂得理解欣赏它的人不多,并不像具象绘画,很直观,所以在一定程度一定阶段上会影响到抽象艺术作品在一级市场的流通。国内抽象艺术展并没有像国外抽象展进行得那么频繁,国内从事抽象艺术并且一直坚持抽象艺术这方面探索的艺术家并不多,所以国内的抽象艺术展相比其它展览在大众心目中成熟度和影响力都会稍弱一些,一直在摸索中前行。”

 

 

对此,王新友也认为:“与国、油、版、雕相比较,抽象艺术这个门类在影响力上要弱,因为观众要想进入抽象、理解抽象并对抽象艺术产生感觉,这个门槛会比较高。而且,抽象艺术对艺术家的考验程度相对于其他门类会更加严酷一些。只是抽象艺术作品的市场面会窄一些。”

自2010年起,以赵无极、朱德群、丁乙为代表的艺术家的抽象艺术作品一直是艺术市场的硬通货。在抽象艺术前辈作品一路走好的带动下,当代抽象艺术作品的市场接受度也有很大提升。总体而言,中青年艺术家的抽象艺术在整个当代艺术乃至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尚处于相对较小的份额内,从赵无极、朱德群作品目前的价格高位上看,优秀的当代抽象艺术作品在未来将有较大的涨幅空间。

“抽象艺术在中国的未来可能性很大,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近年来,艺术批评界和学术界越来越多地开始关注抽象艺术,并开始了以抽象为研究主题的研讨会;越来越多的大众开始接受抽象作品,但购买人群相对比较狭窄;当代艺术市场(包括画廊和其他艺术机构)也开始选择抽象艺术做展览。这对中国艺术的发展来说无疑是个不错的预示,有更多从未有过的新作品面世,给中国艺术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有可能是个转折点。随着市场的发展,抽象艺术的未来会是怎样的?我相信,抽象艺术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会越来越重要,这是因为抽象艺术是精神的艺术,是内心自由的表达,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喜爱它。随着中国艺术市场逐步成熟,收藏家逐步增长,以及国际交流日益增强,抽象艺术会有极大发展空间,会愈来愈好!”张永红说。

怎样欣赏抽象艺术

抽象的形式是否会阻碍观众对艺术作品的理解?艺术家刁庆春认为:“从绘画角度上讲,‘抽象’只是一个概念。顾名思义,很多人力图把这个概念简单化,但从实际操作角度出发,这是非常困难的。抽象形式的表现形态是广义的抽象实践,它所表现的是艺术家运用线条、色彩、空间和运动,摈弃物象,将绘画建立于图像意义的纯粹表达之上。抽象艺术的核心语言是心灵形式,取消物象作为表面性的形式组织原则,转向一种非摹仿的结构原则和非对象性的精神层面表达。而普通观者对作品的理解也同样涉及到抽象内核。每个人在观看一件艺术品时,最先考虑的是对作品产生的主观问题,而不同的理解和启发,或者说对一件作品的多种解读,是观者与艺术家最深层次的交流。”

“近年来,艺术家的语言和材料越来越多样化,作品也越来越丰富。更多的跨界项目展览展示也能更好地使抽象艺术和观众达到近距离的互动。抽象艺术发展得更好,也和国际艺术氛围接轨。”艺术家邹琼辉表示。

刁庆春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从表象到抽象,这种探索是艰难的。坚持这种创作,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和思路,呈现更彻底的结合和建构。这种尝试我认为是有意义的,也可以说是一种‘涅槃’。抽象创作遵循的就是这种‘涅槃’原则,无序中夹杂有序,有序中又夹杂无序。从传统出发,结合时代的思考和情感,从而改变传统的格局。这种‘涅槃’原则是改变传统格局最重要的工具。”

对于抽象艺术家的未来,邹琼辉也表示前景乐观:“国外的抽象艺术不管是艺术家的作品,还是画廊、美术馆的展览,都是很成熟的。国内抽象艺术艺术家作品是很成熟的,只是艺术机构、美术馆的展览上力度还是不够,可能也与国内整个艺术市场环境发展有关系。但眼下,国内抽象艺术生存环境还是不错的,而且会越来越好。随着国际整个艺术环境来看,抽象艺术的影响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