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杂项 > 苗族背扇:承载母亲的爱(图)

苗族背扇:承载母亲的爱(图)

2017-04-11 21:08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张苗苗

76件西南少数民族背扇近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展出,这些背扇是由香港慈善家李惠贞从海外回购,捐赠给中国人民大学。

背扇,又称“背带”,是西南地区常见的用以背负、系绑、包裹婴幼儿的“襁褓”。《论语·子路》中说:“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其中的“襁负”便是用背带把小孩兜负在背上的情景。西南少数民族妇女为兼顾家务农活,常把孩子背在背上,背扇既解放了母亲的双手,又可以使孩子在母亲身边得到亲密看护,是母体外联结亲子血脉的纽带。

据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馆藏部主任、策展人陈姝婕介绍,本次展览以“形象”为宗旨,立足于展示背扇的色彩、材质、纹样、技法等看得见的形象,探求反映在背扇中的神话传说、民族历史、宗教信仰、文化特性及美的创造力等看不见的形象。

背扇中的纹样形象,寓含深意。蝴蝶是背扇上常见的纹样之一。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苗族的“对花对凤纹背扇”,以红、绿两种颜色为底,绣线则采用粉、白两种柔和的颜色,用平绣的手法绣制出蝴蝶和花草,饱满华丽,缜密细致。苗族将蝴蝶视为创世始祖,在《苗族古歌》的叙述中,蝴蝶生于枫树心,与河中的水泡恋爱后生下十二个蛋,在鹡宇鸟的帮助下,这十二个蛋分别孵化出了姜央、雷公、龙王、象、牛、羊、鸡、蛇、蜈蚣、山猫、虎、狗等十二古祖神,其中姜央便是人类的祖先,因此蝴蝶也被苗族视为万物之母,苗语称之为“妹榜妹留”,即蝴蝶妈妈。

背扇的常见纹样除了蝴蝶,还有蜘蛛。湖南通道侗族的“蜘蛛几何纹背带”,绣制的是侗族常见的抽象蜘蛛纹样,其形制与贵州地区不同,其上部为盖帕,下部主片更为细长,两部分由一条长绑带横向缝合连接。主片和绑带所运用的挑花针法又叫“十字绣”,是在底布经纬线上挑出许多很小的十字,构成各种图案,不用描绘设计,也不用模具做刺绣架,全凭妇女灵巧的双手和娴熟的技巧,以自己心中的构图和对美的理解徒手操作。在背扇上绣上蜘蛛形象,有祝福新生儿聪明智慧、平安吉祥之意。蜘蛛在古时是吉祥的象征,被称为“喜母”,蜘蛛在家结网是吉祥之兆,代表会有亲客上门。侗族人称蜘蛛为“萨巴隋俄”,即蜘蛛祖母,是儿童的保护神。

背扇中的刺绣技法,展现了母亲神奇的创造力。“月亮榕树花纹盖帕”来自贵州黎平的侗族,运用了破线绣——是将一根绣线根据需要分为多股,绣出的线条富有生命力。盖帕中心为月亮,绣有花草。月亮向四角延伸出四棵枝繁花盛的榕树。贵州黎平的侗族人相信榕树长在月亮中,月亮里没有榕树便没有光亮,母亲在盖帕上绣制榕树花,祈求孩子无病无灾、平安长大。

贵州三都水族的“蝴蝶花草纹背扇”,采用的是最为精妙的刺绣技法——马尾绣。此件背扇纹样中的白色线条是以数根马尾做芯,用白色丝线缠绕在马尾上,再将这种白丝马尾芯的绣线固定在底布上,勾勒出图案的轮廓,然后以各色丝线填充,形成一种浅浮雕的装饰效果。马尾绣被称为刺绣的“活化石”,是研究水族民俗文化的珍贵资料。


责任编辑:Jelly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