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玉器 > 螃蟹化石 沉吟千古的奇石(组图)

螃蟹化石 沉吟千古的奇石(组图)

2017-05-22 09:43    文章来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网站    

各种螃蟹化石。 资料图片

各种螃蟹化石。 资料图片

海口博物馆馆藏的大眼蟹化石。各种螃蟹化石。 资料图片

海口博物馆馆藏的大眼蟹化石。各种螃蟹化石。 资料图片

生物化石通常具有神秘的外观,科学家研究生物化石可以揭开地球神秘的历史,告诉我们过去地球的气候、环境,描绘千百万年前地球的美丽容颜。

螃蟹化石,自然也不例外。它虽不能说话,却用不过10厘米的身躯,记载一个物种的漫长进化史,抑或是万年前的地球沧桑。

让更多的人认识螃蟹化石

在海口市博物馆,有一枚在万宁采集的大眼蟹化石标本,仅此一枚,供观众参观;遥远的北京自然博物馆,将为数很少的螃蟹化石置于醒目位置,提醒观众注意参观。

事实上,螃蟹化石还是一味药材,偶有在台湾药店发现零星的残块。《开宝本草》:“咸,寒,无毒。”气微,味微咸,以体完整、色青、质坚者佳,主要用于清肝明目,消肿解毒。治目赤,翳膜遮睛,喉痹,痈肿,漆疮等。

沈炎彬,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1987年11月至1988年3月曾随中国第四次科考队赴南极科考,在长城站附近进行远古化石寻找和古地层研究,填补了我国南极古生物学的空白,也是国内研究螃蟹化石领域屈指可数的资深专家。

沈炎彬说,螃蟹化石较为可靠的地质历程可追溯到约1亿9千万年前的早侏罗世,该类化石属古生代的无脊椎节肢动物化石,质地坚硬。螃蟹在大自然中形成化石的机会是极少的,因环境或突然的地壳变迁,螃蟹来不及躲避被掩埋在地下,经过漫长的岁月里,极少数没有腐烂的史前螃蟹碰到适宜的环境,逐渐质变发生石质化,最终形成了稀少的螃蟹化石。

正因为螃蟹化石的稀缺性,观众极少能见到螃蟹化石标本,从另一层面讲也限制了科学家对该领域的突破。

追逐台风的拾蟹人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沈炎彬邂逅了绰号“螃蟹”的海南拾蟹人庞毅。

绰号“螃蟹”,从小结下的不解之缘,似乎注定了庞毅一生的追求与爱好———收藏螃蟹化石。

1988年“十万人才过海峡”时,庞毅从遥远的吉林来到温暖的海南岛,从此生根发芽,经营事业,经营家庭,经营着自己的“螃蟹帝国”。

从1998年收藏第一枚螃蟹化石至今,庞毅悉心经营的“螃蟹帝国”规模已经扩充至400余枚,小至“纽扣”,大至“拳头”,形态迥异,分属不同蟹种。

“坦言讲,我的第一枚螃蟹化石是1998年从渔民手里买的,当时花了800块钱。”庞毅说。

1998年的五一长假,庞毅带着妻儿在海口的海边玩耍,恰好看到一位渔民手里把玩着一块形似螃蟹的石头,长时间的把玩触摸,让这块石头愈发剔透,螃蟹壳清晰可辨。

可能自小被人叫“螃蟹”,庞毅因此对螃蟹情有独钟,即便化石也不例外,自从拥有第一枚,便一发不可收拾。

漆黑的海底,有一层层由砂石、矿物、生物遗骸等物质构成的沉积物,这些沉积物好像一层层泥土,长期堆积硬化成沉积岩,藏在里面的生物遗骸,就会因为缺氧,封闭的环境慢慢变成化石。如果当地壳变动,海底隆起成为陆地,化石也跟着到了陆地,或是巨大的风浪,也能将沉积深处的化石翻涌上岸。

庞毅说,每次海南岛刮台风,他都会追着台风登陆的地方,巨大的海浪卷着海底宝贝涌上岸边,螃蟹化石可能藏在其中,最多的一次捡到3枚,地点就在海口的西海岸。

就这样,每年的台风季节,海南岛沿线的海滩边,临高角、铜鼓岭、日月湾……都会出现一个孤独的身影,走着“S”形路线,在空旷的海滩若有所思,若有所寻。

觅得螃蟹化石需“缘分”

与螃蟹与生俱来的默契,似乎在2009年嘎然而止,庞毅在这一年没有捡到一块螃蟹化石,并非他不勤快,可就是难觅哪怕是一块小小的化石残骸。

为什么?庞毅也在思索着。

10多年的找寻,庞毅发现无论是海边沙滩,还是海岸裸露的礁石中,都不是螃蟹化石的原产地,当风暴来临时,海水将海底的化石冲上来,有的被卡在岩缝中,有的留在了海边泥沙里,经过日积月累的反复冲刷,化石被磨平了棱角,甚至看起来仅仅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2004年的中秋夜晚,海口假日海滩,那是让庞毅至今陶醉的一幕。

“当时我与儿子在海边打水漂,随手在沙滩上捡石头,比赛谁能扔得更远。漆黑的夜晚,并不能端详每块石头的模样,总觉得有一块并不光滑的石头刺痛了手指,随手装进裤兜,待回家洗衣服时,发现这竟是一枚螃蟹化石,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庞毅说,一本权威的化石类书籍上记载一枚广西博物馆收藏的螃蟹化石,而自己手中的这枚与其惊人相似,相似的颜色、相似的形态。

用庞毅的话说,这就是缘分。可是这种缘分在2009年却没有出现过一次。

想与螃蟹化石对话

说起未来,庞毅也想通过一种合适的形式展出自己的“螃蟹帝国”,倘若条件成熟,也想为科研做点事,毕竟自己是学行政管理出身,收藏螃蟹化石纯属爱好,并不钻研古生物学研究,倘若自己的化石能够解开海南岛的演变历史、环境变迁,理应贡献。

沈炎彬介绍,我国关于螃蟹化石的报道寥寥无几,而且大多是新生代的。庞毅所采的标本,大多为静蟹,属于扇蟹科(Xanthidae),是一类海生爬行缓慢的类群,此外还有一些游泳类型的代表,在台湾、广东沿海一带都有发现。虽然有明显的冲刷搬运痕迹,但应都来源于海岛附近,这对于探讨海南与台湾、广东乃至东南亚蟹类化石群之间的关系、对比仍是有意义的。

沈炎彬通过大量的静蟹化石推测,新生代时期的海南岛周缘的环境十分适宜于蟹类动物的生存,透过对这些蟹化石生活习性的研究,科学家可以试图恢复当时的地球环境条件,大量螃蟹化石的发现,也为我们研究埋藏学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海南岛,有着长长的海岸线,必定隐藏了太多螃蟹化石的身影,在海南收藏螃蟹化石具有无法比拟的优势,倘若让更多的人认识它,说不定会大大扩充螃蟹化石家族的队伍。



责任编辑:Jelly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