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技法 > 刘存惠:谈中国写意花鸟画创作中的色彩运用(组图)

刘存惠:谈中国写意花鸟画创作中的色彩运用(组图)

2017-07-11 11:08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图片3.jpg

一、写意花鸟画用色的传统

1、写意花鸟画用色的历史沿革

花鸟画始于五代徐熙,到唐宋时期笔墨及用色也逐渐完善,宋代的花鸟画在艺术技巧上大大超过了唐代,其兼工带写的初创与章法的突破形成了写意花鸟画的独特面貌。花鸟画家非常重视对花鸟情感及色彩的细致观察与研究。如北宋早期的花鸟画名家赵昌祐,在用色方面一时创格,能面对实物调色写生,既能双勾填彩又能以没骨法表现,自号写生赵昌。

元代以后,生宣纸的大量生产使用,使初期的写意花鸟画进一步得到了发展。在元代善画花鸟画的名家很多,如钱选、陈琳等。钱选作画吸收北宋“疏淡含精匀”的勾勒设色法和没骨法,设色更加清润雅淡;陈琳在纸上将水墨与设色结合,既符合对象的自然形色,又显得十分清雅。元代笔法、墨法及色法的拓展与丰富,为后来的写意花鸟画垫定了基础。

明代是水墨大写意的繁荣时代,同时也是写意花鸟画用色的变革时代,明代前期宫廷花鸟画在两宋院画传统的基础上,呈现出多种形式和画法。如代表画家孙隆,擅画花鸟、草虫、蔬菜,采用设色没骨法创作,他的画法以彩色渲染为主,也擅长水墨淡着色,有色有墨,墨色交融。其画不加勾勒,用彩色渲染,水色湿润有韵味,用笔自如,有草书笔意。明代中期有成就的花鸟画家主要是在野的文人画家。如沈周的花鸟画既有工笔设色,又有没骨画法,例如画枇杷,纯用色彩染成。叶子以绿色染出后,再用深绿色勾筋,形象鲜活,显为设色,但仍见苍劲的笔意。明代后期,文人写意花鸟画迅猛发展,出现两大花鸟画名家陈淳和徐渭。陈淳的花鸟画开始受沈周和文徵明的影响,笔墨较为工细,设色淡雅,中年以后形成自己水墨大写意画风。他的画作墨线设色,勾勒与没骨兼之,水墨与色彩相融,在写实之中具有豪放俊逸之特点风格独具,是写意花鸟画所崇尚的“逸格”。徐渭的大写意作品,笔墨技法表现更为放纵,开启了明清水墨写意花鸟画的新技法。他的作品即体现了熟练的技巧,简练概括的造型,生动而不拘于形似的效果;又能采用草书运笔之法,笔法狂纵奔放,使作品墨色淋漓酣畅,充分发挥墨色的表现力,不求形似求神韵。

清代是写意花鸟画法之盛及与西法之初融的时代,清代的写意花鸟画家在技法上既承传统又创新意,其重要代表画家之一就是恽寿平,恽寿平的花鸟画技法既重视写生形似又强调“摄情”清新淡雅别具一格,他作画不用墨勾底,用水用色巧妙,常在色中施水,用色渲染,点染并用,善用湿笔,创造了色染水晕的画法。丰富了没骨花卉在色彩表现上的技法,恽寿平的没骨花卉造型准确,自然生动,色彩柔美秀雅,创一代新的写意花鸟画派,后形成“常州派”。

写意花鸟画发展到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属吴昌硕。他以深厚的篆刻、书法功力运用于花鸟画中。在色彩的表现上突破古人的传统,并且吸收了民间作画用色的特点,色彩鲜丽对比强烈。他画花擅用西洋红,画叶子时用很浓的绿色、黄色、焦墨。并以红、黄、绿诸色调入赭墨,在对比中取得协调,色彩变化极为丰富。

在现代中国写意花鸟画近百年的发展史上,按照绘画主张的不同,技法探索基本沿着两条路进行,一是:“借古以开今”的传统型道路,较少受西方影响,从传统自身求变革。这类画家以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最为杰出。另一条是东西方美术影响下形成的结合中西型道路,这类画家以高剑父、林风眠为代表。

齐白石是杰出的现代中国画大师。他的笔墨不同于文人画的自适温雅,显得苍劲、清新、质朴。齐白石的花鸟画继承徐渭、八大、石涛、吴昌硕以来的多方面优秀传统,同时注重写生观察,晚年接受陈师曾的建议改变了画法,开始用色画花,以墨勾叶,创写意花鸟画一个新的时代。在艺术创作中齐白石追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认为“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他的作品色彩鲜艳而单纯,墨色的浓淡轻重层次分明,并将书法、印章、绘画融合为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

张大千以传统根底深厚著称于世,他的泼墨泼彩技法常用于写意花卉,泼彩荷花更是其代表作。他直接将色彩泼在画面上,让其自由流动渗化,创造了雄奇壮丽的新风貌。泼彩成为他一生创作中最富个性的画法。

潘天寿的花鸟画以写意法著称,兼擅指画。他自成一家,在大量的观察写生基础上,善于出新求奇,他的作品设色古艳脱俗,对比鲜明,不为自然色所局限。

高剑父是岭南画派的开创者。主张变革中国画,以接受传统为主,同时吸收西洋画技法,为“折衷东西画派”。作品强调色彩的层次变化,以色、墨和粉的交融描绘画面气氛,有时吸取明暗法,塑造立体感。

林风眠对中国写意画的革新、追求既不是传统中国画形式,也不是盲目照搬西方形式,而是调和中西创造独具一格的样式。他吸收19世纪以来西方绘画印象主义和现代派的影响,追求挥洒的线条,浓郁的色彩,夸张的造型。常融浓丽的色彩于水墨,表现出一种美与善的超然境界。

责任编辑:Jelly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