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院校 > 高校美育课程设置需谨慎(组图)

高校美育课程设置需谨慎(组图)

2019-04-24 10:20    文章来源:美术报     作者:范美俊

胡赵军 陕西 隔离的松风 60×108cm(作品选自全国首届大学生艺术作品展)

以四年制本科为例,含毕业实习和论文等在内约180学分,其中思想政治、大学英语等公共必修课已占相当比例,如再加课势必会压减专业课。所以,针对某些试图增设人人必修的“大学美术”公共课设想,我在《美术报》曾发表《且慢!“大学美术”公共课》一文,道理也简单,那“大学音乐”、“大学戏剧”、“大学书法”、“大学舞蹈”等课咋办?如果都开,全国数千万大学生岂不是都变成了艺术生?说不定这和美育没啥关系,甚至培养出一批骨子里的反叛者。

实施措施多样,力保内在质量

科学求真,艺术求美。而美也没有固定标准,无法如自然科学那样确定。同时,艺术也有其特殊性,如门类较多、实践性强。因此,课程设置可以形式多样,而且要力保内在质量。但遗憾的是,今人对美育的理解,大多理解为进培训班或上某门课,这显得特别狭隘。比如,修了好多门美术理论课但从没到美术馆看过一张真正的画,考试可以精准背出《清明上河图》十来个知识点,但几乎没有自己的审美感受,这能说是成功的美育?

蔡元培《美育实施的方法》一文,对于今天的美育课程设置依然有借鉴作用。他认为美育是终生的,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三大部分,施行的层次、步骤多样。起初由建筑、雕刻、图画等都要美的胎教院、育婴院、幼稚园完成,然后是小学如音乐、图画、运动、文学等专属美育教学课程完成,最后由普通教育转到专门艺术教育学校。不常在学校或已离开者,则由美展会、音乐会、影戏馆、植物园、动物园等专设机关进行社会美育。而“地方的美化”含道路、建筑、公园、名胜等也是美育。

考核标准多样,不能搞一刀切

我校有一门“劳动”课,以农业生产为主。显然,这门课不能只在教室里讲平整土地、除草施肥、收割晾晒等理论内容,得到农场实际操作,体会从播种到收获的完整劳动过程,学习成果可能是满地的葵花或油菜花,也可能是红薯或土豆,而考核方式不可能是让人有些厌烦的开卷闭卷。没想到,该课成了网红,特别是春秋时节农场堪称一道靓丽风景。现在即便是农村娃,也大都远离了农业劳动,不了解锄头与铁锹的用法,甚至分不清韭菜与麦苗。同理,无论啥艺术教育都不能纸上谈兵,更不能只注重考试。课程化的美育,千万别搞成照本宣科与应试性考艺,这本身是反素质教育的。比如,到美术馆看展览、组织合唱团、表演歌舞剧、拍摄微电影、采访非遗项目等,都是参与性强的美育措施,比那种教室内看屏幕念PPT所谓的“艺术鉴赏”课效果好,也应制定相应政策承认学分。

以色彩静物为例,近年来的美术高考弥漫着一种标准化风气。用差不多的材料与工具、差不多的构图与技法,画出差不多的高亮度低纯度、不冷不暖但整体偏暖的亮灰调。颜料盒里多达百余格的灰色,已无需调色,草草构图后就直接平涂出大色块,强化物体结构就用深色勾边,如果太过明显就用硬性貉子毛扇形笔揉一下。而任何一大块的灰色换成其他灰色也没问题,因为都协调。甚至,色盲靠背颜色编码也能得高分。这种标准化可能方便评卷,但与艺术美的多元多样背道而驰,甚至可能扼杀没有套路的美术人才。为避免这种习惯性用色用笔,上课时我有专门训练,要求同幅静物要画成两张不同色调,明度、色相与纯度拉得越开越好。

责任编辑:苒若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