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要闻 > 石窟数字化 困境几多愁?(组图)

石窟数字化 困境几多愁?(组图)

2020-11-20 08:34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应妮

云冈石窟研究院数字化研究室主任宁波依然记得,2007年,云冈石窟第33窟外,还可以看到两尊菩萨的衣纹。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更明显的是一些窟内最北侧的壁画和造像,记者日前在现场看到,因为紧贴山体,常年渗水导致壁画湮没,造像更是模糊不清甚至退化成一个平面。

1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的《关于加强石窟寺保护利用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加大石窟寺抢救性保护力度,2022年底前全面消除石窟寺重大险情。建立石窟寺安全长效机制,同时加强石窟寺数字化保护利用,持续开展石窟寺壁画、彩塑、雕像、洞窟、摩崖石刻和海外中国石窟寺文物、敦煌文书等数字化工作。

事实上,云冈石窟的数字化建设早就起步。2014年,云冈石窟研究院与浙江大学、北京建筑大学等高校合作,成立了“数字云冈联合实验室”,突破三维数据采集、运算、存储与应用等关键技术,探索出一套适用于高浮雕文物的数字化方法,成功完成云冈第3窟、第12窟和第18窟的等比例打印复制项目,佛像表皮的缺损、风化在复制过程中都得以如实展现,实现大型文物移动展示和虚拟漫游。

并不是没有走过弯路,宁波坦言,此前曾借鉴敦煌石窟的数字化采集方法,到实践时才发现并不适用,“敦煌数字化的对象主要是壁画,而云冈的主体是高浮雕造像,后者空间结构复杂,不仅有众多错落的小雕像,还有很多精湛的镂空雕刻,这和平面数字化完全是两套体系。”

龙门石窟则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实现了佛首的“数字回归”。

2020年9月,一件一比一3D打印的佛首由龙门石窟研究院工作人员安放在奉先寺北壁一尊等身立佛的残像上,佛首和残像的两个断面完全吻合。这也是国内流散石质造像文物首次实现“数字回归”。

佛首原件藏于上海博物馆,系该馆1957年在北京购得。龙门石窟研究院院长史家珍推断该佛首被盗于1923年后——因为一名日本摄影师当年曾到龙门拍过奉先寺北壁照片,当时这尊立佛像头部尚存。他认为,佛首的数字回归,为流散文物回家提供了新的可能。

即使云冈石窟的“分身”已经开始频频亮相各高校博物馆,并正和敦煌、龙门共同在洛阳博物馆举办艺术联展,但宁波仍然认为,石窟数字化的目的并非为了展示,而是出于对文物保护的迫切需要。“现有的技术水平,难以完全阻挡石窟自然风化的进程,更多只是延缓。可能10多年后,石窟的样子就会有所变化。”

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李志荣也对记者表示,当前石窟寺数字化工作最核心的目的,是了解我国石窟寺文物本体基本现状,将中国大地上石窟所有信息在21世纪如实系统地记录下来。数字化目标要为石窟建立档案,而数字化也是所有工作的基础。

相对大型石窟寺数字化已经开展得如火如荼,中小型石窟寺面临的困境更多。

责任编辑:苒若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

url:http://peopleart.tv/detail.aspx?infoid=204808 cate: cat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