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学画四要与反弹琵琶(图)

学画四要与反弹琵琶(图)

2022-05-26 18:38    文章来源:侯山河    

手与眼是绘画中最基本的入门问题。先学手好,还是先学眼好,习画以来是我思索着的问题。拿中国画来说,练手,即先学临摹,比对着摹本去学习、摹仿。练眼,则对物描形,开始写生了。临摹跟写生之间的关系,关乎绘画学习中先后次序的方法问题,临摹所面对的是一堆二手渠道来的死的东西,而写生所面对的是活物。王冕池边画荷的故事,其实就是对物写生。他哪有什么老师什么摹本呢?都没有,只有大自然。我们今天看到的岩画与一些汉墓砖画,虽只是一组抽象符号,在像与不像之间,却童稚可人,成了我们今天的文化瑰宝。古人作画面对实物,也都是从写生开始的,大都目摄于自然,而发之于心。即师发自然,哪有临摹之说呢?

我的老屋

千帆过往

学眼,是观察的一种方法,在实践训炼中,写生成了学画的第二要素。临摹的要旨是师古人之心,而不是摹古人之迹。而写生,不仅要观物之形,观物之变,更强调于观物之生,关注自然物的生命精神与自我精神的传达。把眼中的物象如何转化成心中的意象,最后呈现到画作中去。只有这样,写生的最高目的也就达到了。

自有了芥子园,有了近代的马骀, 画谱来了,绘画教学的程式从此受到了改变,先临摹,而后写生。这种教理次序的倒置,窃以为并非学画唯一的最佳途径。躲避人性之本真,有违先人之初心,艺术的鲜活被临本剥夺了,生趣没了,想象的空间受到局限,创造力自然削弱,没了。写生是鲜活的,开放的,自由的,无拘束,而临摹则需墨守成规,要尺度,要规则,要照着葫芦画瓢,这规矩你必须守,对于先入为主的同时意味着一种思维的隐形桎梏。受到束缚的思维模式其艺术动力相当薄弱,大都拘泥于笔,有失灵动,缺乏精神,对初学的未必是件好事。毕竟是半路出家,我因此经常自省自己,先临后写的教程不一定适合于我。通过对大自然对社会的观察与积累,实践中我是先写生,然后重返回来,再去临临古人的、大师的作品,你会从中体味得到别样的奥妙。

有了基本功夫,第三要素,讲脑。讲脑就是比想法,一个画家,要看你有没有想法,是怎么去想的?师父教给你的箩筐是这么做的,你也就这么做,你编织得最好,只是传承,但没有发展。没发展就没有创新。创新是要你在这只箩筐上多添两只耳朵,当把手或系绳的环,让它实用又美观,这起码在师傅的基础上有所改良,也算是一点进步;假如你要颠覆你师傅的,改变原有器具的形制、经纬纹理密度编排,实用基础上编织出你心中生动活泼的花鸟鱼虫或人物来,给大众一种愉悦的美,让美在实用之外衍生,艺术来啦,那是你的创造,有脑,有思想了,想别人所不曾想过的,你干了,并干得很漂亮。这需要创作。学画一样,手,眼、脑三大要素备齐了,画事到此,理该成了,总以为可以到此为止。

然而有一天,去深圳大芬美术馆的路上,我的朋友金燊改变了我这一短浅的想法。

金燊是位年轻的电影导演,也画油画,谙熟东西方艺术史。每看我的画作后,总会惊呼:“侯老师你的画不是用脑,而是用心画出来的。”

初听这话,甚觉新奇;而后再听,我忽生疑惑,并且警觉。我怀疑金燊神迷兮兮常生奇思异想,也怀疑自已似有哪儿不对。心跟脑,不就一回事吗?想想,又觉不对,一个孩童的疑问开始缠绕着我:作画的时候,究竟脑子在想,还是心在想呢? 经验告诉我脑子在肩脖上是脑子在想,而心按在胸腔内它不会思考,只是跳动。我所能联想的是一辆汽车的发动机与导航仪。金燊为什么要反复再三强调心与脑的不同,说我的画画不是用脑子而是在用心画的呢?脑子与心,一段时间困惑过我。脑无论从医学角度还是形态都不同于心的。近年来我于是自个儿暗暗作了思忖:脑是用来思想的,分析的,计算的,储存着各种的记忆,它有条理,非常的理性,好比数学。而心除却跳动外,它不懂条理,不懂计算,没有逻辑,也没有数字概念,它只有感受、体会,关乎七情与六欲,炎凉与冷暖,悲欢与离合,它不懂数字与数学,也没有理性,只是感性的。它有情绪。藏匿于胸怀之内。是承载情感的那么一个储存器。脑只管思想,而心管情怀、血脉,乃至灵魂。

赵无极说,绘画是内心的需要,画画不过就是表现自己,把内心讲出来,就是创作。我五十学画,当时已年过半百,是不同于弱冠十五的。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为微澜之间,心之为动,心动而日有所思,夜有所慕 ,五十年人生的行迹与心路历程,已足够我“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于是浓妆淡抹,任意涂鸦,几乎没讲规则,只有随性。赵孟頫说:“久知图画非儿戏,到处云山是我师。”回忆学画初始,邯郸学步过,也东施效颦过,曾不耻在微信圈招摇过市。也曾虚怀若谷,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走上了一条蹒跚的从艺之路,先用心,再用脑,其次用眼,再次用手,回顾作画历程,发现学习的次序原来是倒着走的:心-脑-眼-手。我的本末倒置,真可谓是反弹琵琶。反弹琵琶是一幅非常著名的敦煌壁画,也是一个成语,常被人们用来比喻突破常规的思维和行为,从反面去看问题。正因为没有专业院校的训练,不懂训练,不知艺术的教条。无知者故而无畏。没有框框的天地是辽阔的,倒是强健了艺术翱翔的翅膀。文艺网红意公子潇涵最近有句经典语录:外行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心有波澜,是因为曾经沧海。故一涂一抹,点点滴滴,皆笔含晨霜晚露,溪谷渊源。 吴冠中说笔墨为零,实不为过。大师之眼,都是有台阶的,那就是“艺术之心”已经生成。笔墨为零,虚设之词,实乃笔墨为末,艺术的最后才跟你讨论笔墨问题,甚至不值一谈,不就等于零么?那是高冈之上,看风过草偃的一种超然境界。


责任编辑:果然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