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台湾收藏家何国庆:追慕晚明文士

台湾收藏家何国庆:追慕晚明文士

2014-07-01 10:30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rd,

孙行之

[“晚明经济起飞,西方传教士引入新思潮、阳明心学风行,普罗大众的心灵得到彻底的解放,人们开始追求新的娱乐和享受,举凡戏曲、音乐、宗教、书法、绘画、收藏、科学、文学都在万历以后发展至前所未有的高峰。”]

[著名山人陈继儒所说的独享之乐:“凡焚香、试茶、洗砚、鼓琴、校书、候月、听雨、浇花……”何国庆将这种生活美学喻为“明代的‘现代性’”、“是现代人在繁忙生活中最环保、最不假外求的生活快乐。”]

台湾收藏家何国庆对晚明文人的生活充满了赞许与向往。他眼中的晚明,巨擘辈出、个性张扬、开放自由,这种氛围在万历达到了顶峰,何国庆称其为“万历万象”。今年4月至5月,他以父亲名字创办的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便以此为名,在上海敬华空间举办了一次书画大展,汇集万历前后的书画作品300余件。之后,其中的部分作品又被带到复旦大学,构成又一个展览——“明代名士笔下的中华传统文化”。

“明代整个社会,在经济、科学、文学、艺术、生活美学和旅游上都显现出蓬勃生机。”收藏书法作品近20年,何国庆已经拥有了2000多位名人的书法作品,大约一半出自明代。相比于目前大陆崛起的收藏新贵们,何国庆走的是一条老派的收藏道路:重收购,也因热爱而研究。多年来,他通过收藏研究明代历史与文化,在史书中追索自己藏品的踪迹。同时,他的研究与梳理也汇集出版、制作各类索引,希冀为学术研究提供材料。

何国庆所积累的明代文人书法收藏在学界和收藏圈中几乎有口皆碑。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主任凌利中认为:“(何国庆的收藏)自成一个体系,钻研得也非常深入。”而嘉德拍卖顾问、书画研究者尹光华也曾谈道:“台湾很多收藏家,主要因为文脉没断,其经济基础都是上代累积下来的,肯学爱学,知识面与大陆的也不一样,比如,藏晚明书法的何国庆,对晚明的很多人物都熟悉,又有自己的文化理想。”

 

 

明朝的“现代性”

尽管很早涉足收藏,但真正感触明朝人的生活美学还是在1990年代初。当时,何国庆放下了在台湾的房产生意,旅居温哥华,在参观几家高档家具店时,他看到店里陈列着很多设计精美的欧式家具。尽管如此,店家总会推介并放在醒目位置的还是明式家具。这件事提醒何国庆,明式家具古雅简约,符合“极简主义”的审美,如今依然被视为珍宝。

从那之后,何国庆开始研究明史,从军事人物、宗室大臣到学者大儒再到科学家、画家、文学家、书法家、戏剧家……一片耀眼夺目的星空在何国庆面前徐徐展开。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2月,日本国丰臣秀吉大举增兵,发动了第二次侵朝战役。5月16日,万历皇帝命杨镐向丰臣秀吉写了一封劝降国书,《与丰臣秀吉书》语气激昂、措辞严密,怒批日本的黩武行径,道破其局势隐患之处,勒令其安分守己。颁诏之后,明军于朝鲜半岛大破日军,终换得此后整整300年的和平。如今,何国庆收藏的这份珍贵文物,正可以印证万历皇帝的文治与武功。

以开放姿态接受西学的徐光启则是何国庆最为敬重的人物之一,他将其称为“真正的实干家”。“要搞农政,他真的是自己搞一个农场做实验,还向皇帝上了《番薯疏》。为了翻译《几何原本》,他每天从翰林院下班走三四公里和利玛窦商量。”此次何创时基金会带到上海展览的作品中即有一幅徐光启题陆万言《题琴鹤高风诗册》手迹。何国庆崇敬的实干家还有李时珍、宋应星。在收藏他们的书法作品之外,他还购藏了一幅宋应星好友、《天工开物》出版资助人涂绍煃的手札,“如果没有涂绍煃这位贵人资助宋应星刊刻《天工开物》,这部著作可能就无法呈现出来。”

利玛窦曾说:中国是一群儒士以极高的智慧在治国。何国庆对此深以为然,“晚明经济起飞,西方传教士引入新思潮、阳明心学风行,普罗大众的心灵得到彻底的解放,人们开始追求新的娱乐和享受,举凡戏曲、音乐、宗教、书法、绘画、收藏、科学、文学都在万历以后发展至前所未有的高峰。”在为“万历万象”所写的文章里,何国庆从晚明中央集权的衰微中看到的是一个活跃开放的民间社会。也因此,他收藏的书法不光包括张居正这样的名臣,黄宗羲、顾炎武、王阳明这样的著名思想家,还有科学家徐光启、李时珍,文学家与艺术家文震亨、李流芳、董其昌、钱谦益、汤显祖、徐渭、八大山人等。“说当时思想解放,通过书法就可以看到了,当时的人讲究的就是‘奇’。用现在的话说起来就是个性表现,与众不同。”何国庆说,直面书法是可以“神交古人”的:“你能在用笔和线条中看到他们当时的心情。”

士大夫们经世济国的作为之下,名士独特的生活美学也并行不悖地发展起来。他眼中的晚明文人生活也同样优雅简练、内功浑厚,令人心生向往。他提到了著名山人陈继儒所说的独享之乐:“凡焚香、试茶、洗砚、鼓琴、校书、候月、听雨、浇花……”何国庆将这种生活美学喻为“明代的‘现代性’”、“是现代人在繁忙生活中最环保、最不假外求的生活快乐。”

 

 

边收藏边考证

何国庆记得,近30年前,他被带入收藏圈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好友与张大千的家庭关系密切。画家去世后,那位好友得到了张大千家出来的一批画作,何国庆也从中购藏了一批。

1980年代的台湾,名家字画的赝品已是大行其道。何国庆记得当年傅抱石、齐白石的画还不很贵,自己一位做房产的朋友在新建楼盘的样板房中“大手笔”地挂满了“齐白石”与“傅抱石”,但后来才发现,他收藏的这些字画皆为赝品。何国庆自己也少不了打眼、吃闷亏的时候。“当年学费交了很多。”他记得自己刚开始收藏时买了一件唐伯虎的画作,给老师看了之后,那人只说了一句:“比唐伯虎画得还要好。”何国庆起初还挺得意,再细品那位老师的话,才悟过来,自己买到的只是伪作。

“当时一起收藏的很多朋友都不玩了,因为买到了假的,觉得丢人。我觉得我比较能够经得起挫折,心脏比较强大。买到假的,就算是学到了。”何国庆也曾有为失之交臂的好东西眼馋不已的时期,后来慢慢地,他学会了凡事不强求:“既然缘分不够,就Letitgo。”

一直以来,何国庆都会请教各种各样的老师,比如资深的专家,比如从史书和辞典中探宝,现在他又多了一位老师,“Google老师和百度[微博]老师学问可是很深,凡事别只看第一、第二页,翻到十多页后你能看到一些博士、硕士论文,这样就能通过这件东西又认识很多人物。”

何国庆曾经买到一幅“米芾”的手卷,名为《古诗十九首》,前面的引首是晚明到日本的一个和尚,后面的跋是日本的一个和尚。“字迹明显不是米芾的,再看落款,‘米芾’二字与前面的墨色不一样。”很明显,这个落款是后人添加上去的。何国庆终究没有放弃这件手卷,因为“这字写得极好,绝不会是无名氏的”,后来,他翻阅史书,又通过已有的书法作品进行比对,发现这件“米芾”正是明代画家陈淳之作。

从已知的藏品中纵横对比,为现在流落在历史时空中的作品找到归宿,对于每一件作品,何国庆和他的基金会成员都努力发掘作品和人物的背景,将它们编制为一个明代名人书法的资料库。他们最近在台湾出版的《明代名贤尺牍集》更是以750页、近30万字的篇幅将基金会每一件收藏的作者小传、释文题解附于原图之下,另有人名索引、印鉴款识,以利于研究者对比、研究。书中的作品图片也争取以原图的尺寸印刷下来,何国庆的考虑甚至精细到书籍的纸张:为了避免书页反光影响阅读,他们所使用的都是不会反光的纸张。

这些不甚起眼的细节追求,验证了何国庆对于这批藏品“今后不会卖掉”的打算。“希望通过展览和资料出版,能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工作。”何国庆说。摄影记者/高育文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