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朱顺龙:壶中见茶史

朱顺龙:壶中见茶史

2014-07-18 13:23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rd,

陈若茜

朱顺龙的办公室,一张中式圆桌上摆着一套茶具,旁边烧水的铁壶正咕噜咕噜冒着热气。因爱好收藏茶壶的缘故,他对品茶也颇为喜爱。客人到访,或朋友聚会,沏上一壶茶,挨个斟满每个茶盏,听着铁壶中的沸水咕噜咕噜声,闲聊或者静坐,都好。

办公室的地上还陈列着很多大部头铁壶——壶壁坑坑洼洼,壶身笨重,手感很沉。虽然看起来并不美观,却是日本进口的原生铁壶,纯手工敲打出来。据说该种铁壶煮水具有提高温度、均衡水质等特点,适合冲煮各式茶饮。

日本铁壶是朱顺龙所收的3000多把壶的其中一个门类,计有200余把。他收藏的茶壶,从明代真正意义上的茶壶出现之始,一直贯穿至“文革”时期的“文革壶”系列。明以前则是饮茶的一些器具,包括备茶、斗茶用具。其藏品按照材质又可分为金壶、银壶、铜壶、瓷壶、紫砂等。

作为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朱顺龙最先开始涉足的是瓷壶。“我有瓷器专业背景,从教学、科研再到收藏,这应该是一个很自然的路径。”朱顺龙说。他第一次收藏是在15年前到济南出差,在古玩市场买到的那4把民国瓷壶。

为了收全这些距今上千年的饮茶器具,朱顺龙几乎把跟中国茶事有关的文献资料全部浏览了一遍,比如古人对于饮茶的风尚、习俗、器用等问题,掌握的资料几乎能写一部中国茶史了。“我认为中国最早开始有饮茶习惯是在三国两晋时期。每个时代的饮茶方式都不一样,因而也催生了不同的饮茶器具。”朱顺龙说。

三国两晋时期,南方地区开始有喝茶的习惯,主要采用的饮茶方式是用青瓷煮茶。将青瓷四系罐子,用绳子挂起来执火烧。烧的东西不单单有茶叶,连茶树的树种、树梗都可以入茶。“据我看过的一些文献资料记载,还要在茶罐里扔一些花椒,放一点调味品,这完全是菜汤的概念嘛。”朱顺龙说。

 

 

朱顺龙收过多个古人用来煮茶的四系青瓷罐,“里边有很明确的茶树叶子的残留。”

唐人饮茶的方式是煎茶。据朱顺龙介绍,唐代法门寺地宫里出土过一套完整的煎茶工具,揭示了唐人的这种饮茶方式,“它备茶时间很长,从捻茶开始,把做好的茶饼挖一块下来,放到茶奁子里,研磨碎,扔到青瓷罐里煎,煎上大半个小时之后才倒出来。所以那时候没有茶壶,只有罐子加小盏——大罐子煎茶,小盏喝茶。早期的壶则基本都是酒具。”朱顺龙说。

到了宋代,饮茶叫做点茶,不再是把茶叶放入茶具煮或者煎,而是把它研磨成粉末,倒到黑瓷的盏里,用烧沸的水去浇,这就叫点。宋代的这种饮茶方式就催生了很多茶盏,比如宋代南方的建窑,像兔毫盏、玳瑁盏、油滴盏这一路和北方耀州窑小斗笠碗都是茶具。备受日本人推崇的天目盏就是福建的建窑,对日本茶道影响深远。

宋代民间流行“斗茶”的习俗。“斗茶”斗的就是沸水浇入斗笠碗中泛起的沫子,比沫子的形状、气泡、厚度、泡沫散去的速度和细腻度等。这些在今天看来毫无意义的举动在当时却影响深远,它既是一种群众基础广泛的民俗活动,又是一种对制茶工艺的有效评定,只不过当时的评定相较当下热闹的各种大师评定要更加朴实些。

据朱顺龙介绍,当时官方高层使用的高端器物中没有我们所谓的茶具,而作为茶具广泛出现的吉州窑、建窑这两个窑的产地也是当时斗茶最盛的地方。所以江西和福建是斗茶最盛的地方,北方也会波及一点,比如北方耀州窑也出一些斗笠碗,应该是这一习俗的反映。类似的建窑盏、斗笠碗朱顺龙收藏了100多个,有很好的金兔盏、银兔盏等。

元代以喝砖茶代替宋代的斗茶,斗茶工具消失。元代的蒙古族是游牧民族,砖茶顾名思义是将茶制成很硬的茶饼,不容易朽,不容易虫蛀,便于携带,作为一种物资可以果腹。不过其茶的概念离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茶的概念相去甚远。

明代开始喝散茶,传统意义上的茶的出现就始于明代。明代饮茶开始讲求茶叶的新鲜度,以鲜嫩程度决定茶叶的采摘时间,评价茶叶的好坏。最好的茶叶在谷(雨)前,其次是(清)明前。散茶的饮用方式也直接催生了相应的茶具,比如茶壶和紫砂的出现。明代画家唐伯虎、文徵明、仇英等人的画中可见瓷壶和紫砂的身影,表明江南一带对紫砂的理解很早就有了,并且催生紫砂壶。除茶壶外,茶盏也发生了变化,在原有的茶盏、茶托外,茶盏上开始加盖。

朱顺龙收得最多的是清代至民国时期的茶壶,约占所有藏品的五分之一。据他介绍,茶壶到了民国分化出三大功能。一类是实际功能,即饮茶;第二类是礼仪功能,民国时期,传承了婚俗中的茶礼,并且常以茶壶和妆奁作为嫁妆,寄托着圆满美好的寓意,送女儿进入婚姻。第三类是雅玩壶,以茶韵为高雅的志趣的投映,相互之间赠与茶壶,这也是民国时期瓷壶盛行最重要的原因。

朱顺龙拿出一把“雅玩壶”,上书:祥甫五弟亲玩,黄风瑞草,碧谷青泉,民国十四年。瓷壶底部落款是“江西瓷业公司”,“这是一把雅玩壶,有落款,作为物证明确记载了1925年两位文人之间的交往历史。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