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李莉娟:我眼中的祖父李叔同

李莉娟:我眼中的祖父李叔同

2014-10-28 11:09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rd,

李莉娟

李莉娟,李叔同的嫡孙女(法名契真),天津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天津李叔同·弘一大师研究会副会长、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弘体书法的继承人。

位于天津三岔河口东粮店后街的李家是个大家族。1880年,祖父就出生在这座大宅里。太祖父是同治四年的进士,后辞官经商,经营“桐达”钱庄和盐务,被称为“桐达李家”。

在家族的回忆与文字记载中,祖父4岁习字,5岁诵诗,15岁已经写出“人生犹似西山月,富贵终如草上霜”的句子。生于商贾之家,却毫无经商的兴趣,少年时代的他迷恋的是诗词、篆刻、戏曲。在县学里,每次作文李叔同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就在一个字格中写两个字,结果得了个“李双行”的称谓,文章在同龄人中十分突出。

1905年秋天,祖父孤身赴日本留学。临行前,他在《金缕曲·留别祖国并呈同学诸子》中写下了“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名句,看似自负之言,下一句却是“毕竟空谈何有”,心境已转悲凉。日本6年中,祖父在东京上野美术学校学习西洋画和西洋音乐,组织话剧团体演出,在留学生中颇具影响力。1911年春,他毕业回国,在天津待了不到一年,就去了上海《太平洋报》做文艺编辑。不久该报停刊,他又受聘于浙江两级师范学校,后兼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南京大学前身)的图画和音乐课。祖父被认为是中国油画的先驱,不仅最早讲授西方油画知识,也是第一个开设人体模特写生课的人。除丰子恺外,刘质平、潘天寿、曹聚仁等名家都是其学生。

祖父的人格力量也给朋友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作为同事和挚友的夏丏尊曾回忆,有一次学生宿舍失窃,查不出是谁偷的。身为舍监的夏丏尊问祖父怎么办,祖父说:“你肯自杀吗?你若出一布告,说做贼者速来自首,如三日内无自首者,你就一死以殉教育。那样一定会有人来。但如果三日后没有,你就非自杀不可,否则便无效力。”夏丏尊说,这话要是一般人说就过分了,但祖父说出来却是真心实意,毫无虚伪。但夏丏尊实在干不了,只好笑着对祖父说谢谢。

祖父出家后,有很多人求他的墨宝,但他持戒极严,不收任何金钱,需要的东西都通过书信让学生或朋友寄来。有一次,丰子恺寄来一卷宣纸请他书写佛号,宣纸自然是要富余一些,祖父就写信去问,多余的如何处置?丰子恺回信说,请随意处置,祖父这才使用。另一次丰子恺寄的邮票多了几分,祖父就把多出的又寄回去。此后,丰子恺都要提前说明多余东西的用途,祖父才肯用。还有朋友寄来的书信上贴的是印刷品邮票,比书信邮票便宜一些,祖父就写信跟朋友说,这是犯了盗戒的,下次不可以这样。

对于文化和艺术,祖父更是“做就要做到极致”。有人归纳过他的各种“第一”:主编中国第一本音乐刊物《音乐小杂志》;首创中国报纸广告画;最早编著《西方美术史》;最早创作和倡导中国现代木版画艺术;最早介绍西洋乐器……正是这种对极致的追求,才促成了祖父的出家。

 

 

1918年,研究佛学多年的祖父在杭州虎跑寺正式剃度,号弘一。作为当时身负盛名的文化和艺术大师,他的出家引起外界一片哗然。从那时起,关于他出家的原因就众说纷纭:有说是受家庭环境影响,有说是因家族产业经营变故,有说是因理想幻灭等等。直到今天,很多文章仍在探究祖父变成弘一大师的“秘密”。人们似乎无法理解,当一个人拥有了世俗人希望得到的一切时,为什么要选择远离红尘?

祖父不是受时代影响而出家的。对此,我特别赞赏丰子恺先生的“三层楼”观点:人生的第一层楼是物质生活,即衣食住行的满足,大多数人都停留在这一层次;第二层是精神生活,即对学术和文艺的追求,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在这一层;第三层是灵魂生活,即宗教信仰,宗教徒在这一层次。祖父无论做什么都完全彻底地投入,当他学佛到一定程度时,出家就是必然的,这是他做人做事极端认真的结果。

我受祖父影响很深,和姐姐一起编过一本《随弘一大师学佛》,里面包含了从祖父那里获得的启迪。比如惜福、习劳、持戒、自尊。我是看着祖父的文章走进佛教的,就像祖父面对面给我讲解一样。

随着佛教的兴盛,关于弘一法师的文章书籍、影视作品越来越多。但在我看来,其中很多都有揣测、杜撰或过度解读的情况。提到这点,我认为,现在的文学和影视作品,都要进行“艺术加工”,否则就好像没有卖点。去年某地要拍一部关于弘一法师的电影,因为需要后人的授权,他们就把剧本发过来,一再叫我授权。我看完后回复了一句话:大相径庭。这根本不是写弘一法师,全是杜撰。他们说,弘一法师出家之后的生活太平淡了,不这样写没看头,吸引不了观众眼球。我说这个权我绝不给你授,最后他们决定拍一个纪录片。我觉得这样也好,曾经见过弘一大师的人现在还在世的只有三位,年纪都在90岁以上。我建议他们去采访这些老人,也希望创作者能够尊重历史。”

在祖父身上,反映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普遍现象:很多文人雅士和艺术家都潜心向佛,甚至本身就是僧人,我认为其中有着必然性。

我希望今天的人们对于佛教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信仰。祖父曾经引用过《华严经》里的一句话:“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学佛理念。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