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最新动态 > 汤余铭:年轻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

汤余铭:年轻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

2014-12-17 16:09    文章来源:网易    

选“唯”字给女儿命名

记者:汤老师您好,欢迎作客网易艺术访谈录,我知道您的笔名叫北雁山人,对吗?您当时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

汤余铭:雁荡山叫北雁,那里是我家乡,我起这个笔名,就是离开家乡不忘记家乡,所以叫北雁山人,人家都说我这个名字很好。

记者:那您用这个名字用了多久了?您刚开始做画的时候就开始用这个名字吗?

汤余铭:1985年就用了这个名字,1985年到日本搞展览的时候,我的作品上就全部写的北雁山人。

记者:您刚才也说这个名字跟您的家乡有点关系,您现在在创作上会不会也是跟家乡有一点联系?

汤余铭:也有。最近我就跟家乡有联系了,画瓯江,八百里瓯江,是南怀瑾题字的画。这次是全国名家参加画的,主要是我和国家画院何加林为主,还请了好多有名的画家完成的这张画。

记者:这张画是什么规模的?

汤余铭:这是由杭州一家艺术有限公司筹办的,这张画长80米、高60米,把瓯江从源头一直到东海这一路的风光都画出来。

记者:这幅作品现在完成了吗?

汤余铭:正在画。

记者:是您跟另外一个艺术家主笔的?

汤余铭:对。

记者:完成这么一幅巨型的作品大概要多长时间?

汤余铭:我感觉要画好这幅画,要有意义,就必须画得经典一点,这样一来压力就很重了。以时间限定的话,不容易画得好,我想应该是不以时间限定,以画好为目的,估计要明年才能完成。

记者:还蛮长时间的。我刚才跟您说了名字了,其实很多网友还特想问您一个名字,说汤唯的唯字,您当时为什么选择给她唯一的这个唯字命名?

汤余铭:她原来不叫这个名,她原来的小名有好几个跟她重名了,所以我就想起唯,她妈妈只生了她一个女儿,是唯一的,是掌上明珠。还有一个,希望激励她什么事情都应该第一,什么事情都要做好,这个事用语言表达也不太适合,我就取物,所以用个唯字。

汤余铭先生接受网易艺术采访
汤余铭先生接受网易艺术采访

年轻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

记者:因为汤唯在很多程度上一直在提起爸爸,她当年考中戏如果没有您和她妈妈的鼓励,肯定没有她的今天,当时她说您作画的频率还是很高的,不知道您那时候创作的状态是怎样的?

汤余铭:汤唯考中戏,这是她自己的爱好,一个年轻人她有自己的爱好是很可贵的,作为父母也支持她。

记者:您是一直在从事跟画画相关的工作,一直以来都是职业画家?

汤余铭:对。

记者:在画风的形成上,很多人也蛮感兴趣的,不知道您是怎样机缘下确定山水画这样的画风?

汤余铭:在70年代,当时是为时代服务,为政治服务,那个时代需要这些画,我和杭州美术公司创作,完成浙江省出版社给我们的一些出版任务,就是要全国发行的画,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是对杭州进行宣传的一些画,我主要是画这些画。再就是培训一些美术学生,那时候也是我们的任务。

记者:您现在整个创作的状态,您包括出去写生,包括在家创作,时间上是怎么分配的?

汤余铭:有机会去写生就去写生,反正我每天都在画,我们画画的人也是一样的,也是有一个爱好,有这个爱好,对时间是不限定的,觉得自己最好睡觉都不要睡也要画一画,这就是一种爱好的可贵。所以我前面说,一个年轻人也好,我自己也能体会,爱好是一个人很可贵的东西,所以说坚持下来,也会使自己很满意。最好每个人都有一个爱好,那就很好。

记者:刚才您说您还蛮喜欢摄影的,您现在出去旅游,会经常记录自己的一些足迹吗?

汤余铭:现在的照相机都好了,只是一个记录,是很好的,我很喜欢。有些不搞美术的人也喜欢,我搞美术的更应该要爱好。但是从画画的角度来讲,最好是拿笔来写生,照相只能是一部分。画下来和用相机拍下来的不一样,它能把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精华的东西、特点的东西抓下来。照相机抓不下来,它跟人眼睛看见的不一样。所以最好是写生,照相记录是第二。

记者:您现在有没有带学生?

汤余铭:我在80年代带了很多学生,现在也带,因为写生,我觉得我自己目前来讲,我的专业是画世界文化遗产这一类。我这种画种,人家都说我是全世界没有的,这是对我的一种肯定,但是我觉得还是个皮毛,还只刚开始,确定画了系列的,中国十二大石窟我都把它画出来了,这个画经历了十几年的时间,但是我的画还要再深入,要把更内在的画出来的话,我再年纪大了,应该培养一些学生来接我的班,需要把我研究出来的东西教给他们,让他们来比我画得更好。

记者:在2013年您有没有一个对自己创作的规划?

汤余铭:2013年的时间都要用于画八百里瓯江这幅长卷。但是最近有一些活动,最近山东临沂聘我为文化顾问,他们那边经济发展很好,他们的工商联很重视文化发展这一块,把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都要抓起来。这次我也拿了几张画过去展览,临沂一个老板看了我的画之后,要把我的画全部收走,这也说明现在企业家他有钱,他重视文化。我说你收那么多干吗?他说要建一个艺术馆,拿2000平米做艺术馆来展览。这也说明在山东这个地方文化底蕴很深。现在企业家也有钱了,真的为这些老板服务了。

记者:为老百姓服务。

汤余铭:为老百姓服务,为人民服务。

每天与闺女通电话

记者:现在汤唯可以说是世界知名了,您有一个这么让您骄傲的女儿,您的生活跟之前相比有没有一些改变呢?

汤余铭:没有,一样的,大家都做自己的事情,她也刚刚起步,刚刚开始,还要继续努力,我也一样,画到老学到老。

记者:您最想对女儿说的话是什么?

汤余铭:没有什么,大家都互相关心,像前两天她妈妈到外地去,有点事情,我的手机在充电,她打不通电话就紧张起来了,她每天要跟我通个电话,她也很关心我们。我们也经常跟她网上视频,知道她在干什么就好。

记者:您会通过什么途径来了解女儿,比如在拍什么戏,或者有什么广告之类的。

汤余铭:一个是可以从网上看见,现在我们也用微信联系。

记者:您目前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是相对慢的状态,还是说比较快的状态?因为现在社会走得太快了,包括网络更新新闻等等,您的生活大概是怎样的?

汤余铭:社会发展快也是一个好事,但是反过来讲,也应该要文化跟上,人的素质跟上,应该是幸福加快乐。生活好了,经济条件好了,要更快乐,快乐就要有素质。

记者:网友还有一个问题,听汤唯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管您叫牛爸,是这样的吗?

汤余铭:我并不牛,谈不上牛。

记者:她当时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是因为您画画的时候,她有时候叫您,您都没有办法理她。

汤余铭:这个牛的意思就是我只顾画画,坐下来聊天的时间都没有,把画画作为第一,就是有这样的牛劲。我画画很有决心,她就给我带引号的这种称呼,也是支持我吧。

记者:因为我看过您在国外的展览,包括在伦敦的展览,汤唯都会跑过去看您的展览。

汤余铭:是这样的。

孩子一定是受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

记者:您现在也经常会上镜,您会不会对女儿也有一些要求,要她配合您一下?

汤余铭:没有,这不需要,她有她的事,我有我的事。我看到她有成绩了,我很高兴,她看到我一个展览,她也高兴,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情。作为女儿肯定希望父亲做得好一点、开心一点,父亲也希望看到女儿开心一点,做得顺利一点,这是一样的。

记者:因为您本来就是画画的,不知道您对汤唯小时候的成长有没有影响,比如说教她画一些东西。

汤余铭:有,会跟她讲一讲,我管得也比较少,她妈妈管得比较多。

记者:您是负责哪方面,大方面的教育吗?

汤余铭:没有,这都是她妈妈负责。我多数时间是在外面,家里面就靠她妈妈。总的来讲,家庭是互相影响,对孩子来讲都是潜移默化的,孩子是看着父母的。我们以前家里也并不是很好,都是工薪阶层,她的妈妈也是很勤俭持家的,小孩也看在眼里。我的工作就是画画,认真的工作态度她也看在眼里,这些都对她有影响。我觉得,孩子是在看父母怎么持家,这是最重要的,自己去做,孩子在看,然后孩子感觉到哪一点我应该比父母更好,孩子就会那样做。靠言语也是作用不大的,主要还是大家互相之间的感觉。

记者:现在会不会还有一些场合以“汤唯的父亲”这样来介绍您?

汤余铭:这个不需要的,现在我感觉到也没这个必要,每个人做每个人的事情,她妈妈也在做她妈妈的事情。

记者:您对于女儿,她可能年纪越来越大,对她的恋爱这方面有一些建议吗?

汤余铭:这个当然有自己的看法,父母对孩子的关心都有的,父母不可能对自己的子女不关心。

记者:您理想的女婿是什么样的一个形象?您心里大概有一个方向吗?

汤余铭:这个方向是汤唯来定的。

汤余铭:年轻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

汤余铭创作的不同时期

记者:从您开始创作到现在,您对自己的创作有没有阶段性的划分?可能不同的时期创作的风格、画的种类也会有一些区别,对您而言有这样的区别吗?

汤余铭:我也有不同的时期,我的第一个十年是画油画,那时候是画静止的画、西洋画,那就是70年代。到了80年代我就主攻中国画,90年代研究世界文化遗产这一类,2000年之后就开始创作,主要在五台山,在五台山那十几年比较安静,不懂的就问,老师都在身边,就是那些出家人,可以问他们,跟他们研究,这段期间去外面写生、创作。

记者:刚才我听您跟另外一个朋友在介绍的时候说,像您后边的这一幅《峨眉胜境》这个作品,包括您在创作上,您的整个流向之类,好像也有一个特意的说法,您能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您身后的这幅作品吗?这是正在创作中的吗?

汤余铭:这个刚刚画,前两天还有几张画送出去了。这张画是画的峨眉山,它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还有一个是乐山大佛,这两幅画是我同时去写生的时候画的。峨眉山本身是世界文化双遗产的一个题材,画这张画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要画好这张画,它从山下有很多树叶上去,这个树叶画的不是很多,接下来一直到菩萨顶。主要是我抓住它走下去,然后往上,再往右的气势。我画山水讲究云的走动与气势,山的连贯。再一个就是水从山上流下来,积在这个地方,从堪舆学的角度来讲,水也是财,所以这个也有风水画的感觉,本身那个地方的风水也很好。

记者:这幅作品不是写生的一幅作品?

汤余铭:从下走到上面,走了以后回来再组合。

记者:您走了一圈,这样整个的一个组合,看看这个水放到什么样的位置,包括这样的小亭子都是特意的布局,有一个布局的,对吧?

汤余铭:这个要构图布置。你到山上不可能整个都看到,像我画泰山一样的,你不可能把泰山都看见,但是你到山上走了以后,这叫收尽奇峰打草稿,就是把所有的山峰都看一遍,收集下来,然后自己再画出自己心里的峨眉山的感觉。

记者:刚才您也描述了一番,在您心中,如果是用简单的几句话形容峨眉山,您心中对这座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汤余铭:古代讲是这样的,峨眉山,它这个眉像眉毛一样的,实际上它不是有眉毛,因为峨眉山的树木长得很茂盛,雾很多,它有时候看起来,上面像一条眉毛一样的,所以叫峨眉山。这就说明峨眉山很美,自然环境很好,它那边雨水也比较多,雾比较多,所以这个云雾一定要把它体现出来。

记者:云雾这个很关键。

汤余铭:有些地方不想给它画下,就用云雾把它挡掉,但是要符合峨眉山当地的特点。

记者:我们最后还有几个代网友问的问题,现在对您而言最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汤余铭:理想的生活就是给我一个安定的,空气好的环境给我画画。其实这个环境是要自己去找,现在还没找到,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空气很好的环境,给我每天作画。

记者:那您现在怎么样平衡自己的工作和自己休息的关系呢?

汤余铭:每天有6个小时给我睡觉,这是最主要的。平常自己画画,感觉到高高兴兴,年纪大了,能够画画就好,这是最大的要求,要能安静的给我画画。

记者:就比如说汤唯说,爸,你提个什么要求吧。

汤余铭:还是画画。

记者:说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让我画画就行了。是这样吗?

汤余铭:是,现在的环境已经有了,在北京这个环境很好,我就在这个工作室里画画,觉得很舒服,很能画得出来。有时候觉得很麻烦的就是吃饭。

记者:您现在一年在旅行上会有什么样的安排吗?

汤余铭:我觉得最要安排的,就是两三年要去一次十大名山,这些地方我虽然去过,但是一定要不断地去,不断发现一些题材,创作新的作品。从我自己来讲,就是要把十大名山作为一个主题,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气候,表现出它不同的面貌,这是十大名山,我主要就是要创作十大名山,这是第一个。第二,在世界文化遗产这个角度,因为我是世界文化遗产艺术研究会的会长,作为我来讲,就应该更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组织一些研究,把世界文化遗产画得更好,为世界文化遗产做一些贡献,这是我自己的希望。

记者:您刚才说到世界文化遗产,您的主要职责是全世界的一些需要保护的文物,包括风景之类的,您都是要去涉猎吗?

汤余铭:作为我来讲,精力是有限的,全世界的都要我来画那是不可能的,我是希望组织更多的画家,对这方面有爱好的画家去画。我身边也有很多人也有这个爱好,大家对世界文化遗产这个门类也很认可,把它研究,不断地画出好的东西来。

    记者:好,谢谢汤老师。

责任编辑:李亮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