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画家朱明德以画作共抗疫情,“献给非凡的卫士”(组图)

画家朱明德以画作共抗疫情,“献给非凡的卫士”(组图)

2020-02-24 16:57    文章来源:人民美术网    

 null

图说:诸玫琳(右二)在武汉前线穿防护服 采访对象供图

近日,著名画家、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朱明德教授,根据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诸玫琳的故事,创作了9幅手绘漫画。新民晚报也于2月2日刊登了诸玫琳的故事:

null

2020年2月3日新民晚报

这是武汉前线护士的手,戴了8小时防护手套的手。

干皱,却美丽。

这双手的主人,叫诸玫琳,曙光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成员。

"要去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和爸爸妈妈商量过吗?"90后的诸玫琳,是曙光医院首批援鄂团队里年龄最小的。当护理部同事这样问她时,她哽咽了,"父母虽然不舍,但还是支持我去。爸爸说,你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年纪又轻,也没结婚,就应该去报名。"

新年,就在与病毒抗争的战役中来临。

诸玫琳所要工作的地方,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北三楼重症病房。在疫情的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1月26日中午,刚刚结束防护操作的她就与同事一起上岗,接过了武汉同行移交的"阵地"。

所有医护人员都要全副武装,把厚重的防护服一层层包裹在身上,穿一次平均要花20分钟。穿着防护服,体感闷热,稍稍走动就浑身湿透,体力消耗也远超平常。"卸装更关键,耗时也更久。由于周围都是被病毒污染的物资,顺序稍有不对,就可能把自己暴露。"诸玫琳说。结束工作后,每脱下一样,就要洗手消毒,她和不少队友的手,也因反复消毒过敏红肿。

为了避免增加感染几率,也为了节约防护装备,诸玫琳和其他护士在上岗前不吃不喝。"装备穿脱太过麻烦,而且一上厕所,整套防护服就废了。"病房里大多是用无创呼吸机、或用高流量氧气治疗的重症病人,多数无法生活自理,又没有护工及家属,一切都得自己扛。"除了常规监测病情、静脉补液、呼吸机导管护理等医护工作,我们还要解决病人的生活护理,包括更换床单、病人饮食,以及呕吐、排泄物的清理。"诸玫琳说:"理解病人的惶恐、不安和无助,我们才能成为他们患病期间最温暖的依靠。"

第一天,诸玫琳一直工作到凌晨1时,才与夜班护士交接好。其间,她里层的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下班时脱下面罩,脸上尽是压疮;脱下口罩,已经全部湿透;脱下手套,手被汗水浸皱……

朱明德先生表示,向抗击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学习、致敬!他们如同英雄战士,奋不顾身战斗在前沿阵地。诸玫琳告诉记者,是自己做了几十年护士的奶奶,让她明白了这个职业对社会有用;而自己在上海建桥学院护理专业的恩师,则培养了她服从命令、默默奉献的品格。

null

面对严峻疫情主动请缨

1月24日,除夕,在医院值班的12级护理专业建桥校友诸玫琳,等到了上海首批援助武汉医疗队当晚出发湖北支援疫情防控的消息。身为其中一员,她安排好工作生活后,就义无反顾踏上抗疫征程。就在出发前一天,临近下班时,诸玫琳的工作单位——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收到市卫健委关于组建医疗队援助湖北共抗疫情的通知。面对严峻疫情,诸玫琳第一时间在ICU工作群里主动请缨。经过短短20分钟,曙光医院三批九人医疗队组集结完成。诸玫琳与同事黄凤、程鑫,如愿成为单位首批援助武汉的3位医务人员,随时待命出发。

爸爸说,你既是党员,也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年纪又轻,也没结婚,你就应该去报名。

除夕夜,来不及和家人好好道别,诸玫琳就以特别的方式和家人一起迎新年。她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一组全家福照片,意喻"团团圆圆、平平安安"。下一刻,她就作为第一批勇敢的"逆行者"驰援武汉,不管风雨,不问归期。

null

接手重灾区中的重症患者

诸玫琳及同事是本次上海援助武汉医疗队中第一批进病房的医护人员。驻扎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接手的,是医院北三楼重症病房的重症患者。

疫情的战场上,时间等同生命。1月26日中午,上海医疗团队接受防护操作培训。培训结束后,被安排到中班的诸玫琳及同事就直接上岗,与武汉同行交接阵地。

在重症病房上岗第一天,医护人员的交接工作事无巨细。熟悉了解医院病区方位、空间分布,医用物资、抢救物资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充分了解病人情况。

null

整个北三楼呈"U"形分布,是原来的外科病房改建成的简易ICU,环境条件有限。楼层收治了28个病人,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比例,病人的病情都不太乐观,超过20人无法自主呼吸,在使用呼吸机。只有2-3人症状较轻,正准备转去其他病区。

在收治危重病人北三病区,除了照顾好病患,医护人员也要做到零感染,因而各个环节的防护工作非常关键。

null

所有医护人员需要穿三级防护服,将自己全副武装。把厚重的防护装备一层一层包裹在身上,平均就要20分钟左右。穿着防护服,体感闷热,走一圈就浑身湿透,体力消耗也远超平常。卸装则更关键,耗时也更久。由于周围都是被病毒污染的物资,卸装顺序不对,就可能把自己暴露。诸玫琳说,结束工作后,由于从帽子到鞋套,每脱下一样,每步都要洗手消毒,自己及不少同仁的手也因反复消毒过敏红肿。诸玫琳说,之前工作时,防护服在工作后马上就可以脱掉。但是,这次值班期间,为了避免增加污染几率,也为了节约防护装备,护士选择不吃不喝,因为装备穿脱太过麻烦。而且上了厕所,整套防护服就报废了。

null

第一天,诸玫琳与同事们在全身防护服的状态下,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多才与夜班护士交班,期间,她们里层的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闷热的防护服内,她们的工作服走一圈就湿透,走到通风消毒的走廊,瑟瑟冷风又吹干了衣服。下班时,脱下面罩,脸上尽是压疮;脱下口罩,已经全部湿透;脱下手套,手被汗水浸皱……

凌晨3点,从医院回到住处的诸玫琳才开始休息。诸玫琳开玩笑说,第一天在心理和体能上适应抗疫一线,自己全靠"一身正气"。

null

病人生活护理的"家属"

上海援武汉医疗队的工作逐渐进入正轨。随着各方面物资的到位,上海第二批支援医疗队的救援,第一批医疗队的防护举措和工作条件比最初有了一定的改善。之前延续金银潭护士排班时间的上海医疗团队,护士排班已经从8小时一班,减少到6小时一班。

然而,因为她们接手救治的病人病情严重,工作强度依旧非常大。医生白班的工作时间是上午8点到下午5点,查完房、安排好治疗就会离开病区。护士则会全天候驻守,1位护士要至少负责4位病人的护理,遇有突发情况可通过对讲机呼叫医生进来处置。

护士的工作内容范围非常广,比以往重症监护室更甚。由于收治病人都是用无创呼吸机,或者用高流量氧气治理的重症病人,病情严重多数无法生活自理,没有护工人员及家属,一切都得自己抗。

null

她们除了常规监测病情、静脉补液、呼吸机导管护理等医疗护理工作,还要解决病人的生活护理,包括更换床单、病人饮食、呕吐、排泄物清理,甚至清扫厕所。"清理排泄物的时候,我们非常理解病人不是故意的,因为乏力是他们患病的病症之一。"理解病人的惶恐、不安、无助,护士才能成为病人患病期间的最温暖依靠。

2015年毕业后,诸玫琳在曙光医院ICU重症监护室工作了近5年,却说自己只能算资历尚浅"小护士"。重症监护室的护士专业性非常强,由于重病患者生命体征每时每刻发生变化,分析他们病情变化的早期症状如心衰、ARDS等就非常重要。"虽然自己在护理专业学了7年,但是和老师们比起来,还非常缺乏立刻判断病症的经验。"她会认真学习前辈们的经验技巧,使自己能帮助更多的人。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责任编辑:桀栗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