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综合 > 在侯马盟书中探析玉器与祭祀的关系(组图)

在侯马盟书中探析玉器与祭祀的关系(组图)

2020-03-25 10:31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是侯马盟书发现55周年。学术界关于盟书的认识仍有很大分歧,这一方面是由于文献关于盟誓的相关记载并不系统、全面,另一方面由于同类的资料较少,可资比较的资料更加有限。本文作者就盟书与先秦盟誓制度的相关问题作了一些思考,认为盟书坑坎中所出玉器当与盟誓前须祀方明有关。

侯马盟书

侯马盟誓发现于1965年,是东周时期一处重要的盟誓遗址。盟书内容重要,前辈学者已多有研释,兹就盟书所见先秦盟誓制度等相关问题,略陈管见。

一、盟誓用玉与祀方明

发掘资料表明,与盟书同埋的,除了牺牲、载书还有礼玉,而且先埋礼玉,然后埋牲体和载书。《周礼•秋官•司盟》:“司盟,掌盟载之法。”郑玄《注》:“载,盟辞也。盟者书其辞于策,杀牲取血,坎其牲,加书于上而埋之,谓之载书。”天子聚诸侯而盟与诸侯朝觐天子而盟,其礼略异。《春秋•隐公元年》:“三年,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孔颖达《正义》:“合诸侯者,必割牛耳,取其血,歃之而盟,敦以盛血,盘以盛耳……司盟之官乃北面读载书,以告日月山川之神。既告,乃尊卑以次歃……既歃,乃坎其牲,加书于上而埋之。此则天子会诸侯,使诸侯聚盟之礼也。”陈梦家先生将盟誓之程序分为十步,亦不及盟载而用玉者。盟誓用玉者当与盟誓祀方明有关。

盟誓需要诏明神,明神所依者即方明也。《周礼•秋官•司盟》:“司盟,掌盟载之法,凡邦国有疑会同,掌其盟约之载及其礼仪,北面诏明神。既盟则贰之。”郑玄《注》:“有疑,不协也。明神,神之明察者,谓日月山川也。《觐礼》加方明于坛上,所以依之也。诏之者,读其载书以告之。贰之者,写复当以授六官。”郑注据《仪礼•觐礼》天子巡守、诸侯会盟须祀方明。《觐礼》云:“诸侯觐于天子为宫方三百步,四门坛十有二寻,深四尺,加方明于其上……设六色……设六玉:上圭、下璧、南方璋、西方琥、北方璜、东方圭……(天子)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反祀方明,礼日于南门外,礼月于四渎于北门外,礼山川、丘陵于西门外。”郑玄《注》:“方明者,上下四方神明之象也。上下四方之神者,所谓神明也。会同而盟,明神监之,则谓之天之司盟,有象者,犹宗庙之有主乎?”是会同之礼用玉,盟礼亦当用玉。

方明之制,见于《觐礼》经文:“方明者,木也。方四尺,设六色。设六玉,上圭,下璧,南方璋,西方琥,北方璜,东方圭。”郑玄《注》:“六色象其神,六玉以礼之。上宜苍璧,下宜黄琮,而不以者,则上下之神,非天地之至贵者也。设玉者,刻其木而著之。”方明之制,孙诒让《正义》详为考证,其文云:

方明之神,即《大宗伯》所谓“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也。《觐礼》设六玉,上圭下璧,与彼文小异。郑注谓:“不以苍璧、黄琮,则上下之神非天地之至贵者。”贾彼疏援此注以申郑义,“非天地之至贵,则日月山川之神,故下文祭天燔柴祭地瘗,郑注天地谓日月。”金鹗云:“日月可言东西,不可言上下,以上下为日月谬甚。《典瑞》《考工记》皆言礼山川用璋,安得用圭乎?”案:金说是也。以礼经考之,方明盖古六宗之遗典。大会同合诸侯而盟誓,则亦合群神而昭告之,通六方之神,皆为盟神,其神众多,无所专主,谓之方明,总括之称也。日月山川虽亦晐于上下四方之中,而方明实非专指日月山川,此注说殊不塙。

方明之神既与《大宗伯》所谓“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有关,则亦须以玉礼之。侯马盟誓方坎中出土玉器有圭、璋、璧、环等,乃盟誓所用玉器。先盟后誓,故先埋玉器后埋牲与载书。

责任编辑:果然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