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拍卖 > 两幅黄庭坚作品真假难辨 专家建议引入科技手段

两幅黄庭坚作品真假难辨 专家建议引入科技手段

2012-08-03 08:20    文章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rd,

本报上周《两幅黄庭坚,真假美猴王》报道了藏于日本有邻馆的清宫旧藏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在国内出现了“双胞胎”,藏家G先生坦承自己手中持有吴湖帆收藏的《李白忆旧游诗》,并公布了高清大图。近日,围绕这两幅《忆》卷的真伪问题,专家和网友展开了热烈的争论、交锋,哪幅更可能是真迹?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对吴藏本下断言还为时过早

高清图公开后,很多网友在网上作了对比。八成网友认为,有邻本奔放酣畅,吴藏本略显犹豫绵软,模仿痕迹较浓,有邻本更可能是真迹。但也有网友认为,吴藏本上有众多明清名士题跋,也许古人比我们更能体会黄庭坚之妙,不能轻易否定吴藏本。

记者采访了曾见过吴藏本的南京一位害怕卷入争议漩涡的鉴定专家。他回忆说:“初见吴藏本我有点吃惊,黄庭坚的真迹和影印本我见过不少,但像这样用淡墨书写的却是第一次见,与有邻本的浓墨完全不同。一般来说,书家在消遣或练字等非正式场合,才会用淡墨。淡墨的笔法更清晰,如果哪一笔写得不满意,一描就会留下痕迹,相应的作伪难度较大。此外,吴藏本的字体不像有邻本那么挺拔,跟黄庭坚常见的风格有所不同,但笔意笔性仍然很像黄庭坚,现在就断其真伪为时太早。”

两幅《忆》卷,都有沈周题跋,这位专家认为,吴藏本的文字更自信果断,而有邻本的文字则略显小心拘谨,他认为吴藏本的沈周题跋更像真迹。此外,明代萧文明、东方启明,清代刘墉、翁方纲、成亲王、梁章钜等人的题跋也比较可信。其中梁章钜还两次题跋,认为“恃前后诸名手题词可断为原本真迹”。

他告诉记者,在古代纸张上写字画画冒充古董,是作伪的常用手段,被称作“旧纸新写”,但因为纸张保存久了,纸内明矾会出现“风矾”现象,造成纸张像打过蜡一样不吃墨,留下作伪的蛛丝马迹。而有邻本恰似出现了不吃墨的现象,这究竟是“旧纸新写”还是卷得太紧造成剥落,就需要两个原本对照着进行鉴定。

这位专家表示,目前国内应该没人同时见过这两幅作品,而负责任的鉴定家在没有见到原作前不应下断语。此外,宋代书法存世较少,判断不易,这时更应注重题跋,借古人论述帮助判断。

 

吴湖帆与谢稚柳谁眼光更准

这件吴湖帆收藏的作品,以前有没有受到过专家的质疑呢?

记者在吴湖帆和谢稚柳的年谱上发现了线索。上世纪50年代,谢稚柳曾鉴定过此卷,认为是赝品,吴湖帆得知后提出了抗议。

这一记载,在谢稚柳的老朋友、上海《文汇报》老报人郑重那里得到了佐证。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谢稚柳曾亲口对他说,吴湖帆请自己在《忆》卷上作题跋,但他认为这是赝品加以拒绝,两人因此而疏远。

藏家G先生出示了一本1981年的《朵云》杂志,内有郑逸梅写的《吴湖帆收藏逸事》,其中写道,吴湖帆据《忆》卷“迢迢访仙城”句,取斋名“迢迢阁”,并请张大千绘“迢迢阁图”,又请制印高手陈巨来刻“迢迢阁”印,可见吴湖帆将之视若珍宝。

吴湖帆和谢稚柳,都是书画和鉴定大家,他们的争议,的确会让非专业人士无所适从。郑重说,唐代怀素《自叙帖》被认为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然而2003年有国人在日本购得《自叙帖》的“双胞胎”残本影印本,台湾傅申教授论证后提出,二者均为摹本,可能并没有《自叙帖》真迹存世,这个观点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至于《李白忆旧游诗》手卷,从现有资料看,吴湖帆与谢稚柳都没有看过有邻本,要断其真伪,还有待发现更多的证据。

书画鉴定不妨引入科技手段

有邻本是从清宫流出,那么吴藏本又是如何流出吴家,经过什么路径到了私人藏家手中?

记者辗转联系到吴湖帆的孙子吴元京,吴元京表示,全国已经有几十家媒体找他求证此事,均被他婉拒,他明确自己不会就此事接受采访。记者随后联系到了吴家在苏州的同族、供职于北京荣宝拍卖的吴刚。吴刚表示,在历史上,重要的书法、碑帖出现“双胞胎”甚至“多胞胎”并不罕见,吴湖帆珍爱的米芾《多景楼诗》,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也藏有一份,甚至连题跋和收藏印都几乎一模一样。吴刚说:“对于古代字画,传承有序是非常重要的鉴定标准。这幅作品有明清多位名家题跋,这些题跋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件作品包括题跋并非作伪或被调包。”

一个是皇家收藏,一个是名家珍藏,吴刚认为,对比和研究这两幅黄庭坚,是一个难得的学术课题。最好的结果,辨明孰真孰伪,最坏的结果,则是证明两幅均非真迹。

吴刚告诉记者,吴湖帆的旧藏,有些捐赠或卖给了国有博物馆,有些在文革期间被抄家没收,有些在文革后又发还亲属,有些就在社会动荡中不知所踪。而这件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手卷这半个世纪是如何流传的,仍然是个谜。

吴刚建议用科技手段辅助检测。古代修补技术高超,可以使痕迹达到肉眼无法察觉的程度,但却逃不过X光检测;通过光谱分析,还可以对纸张、颜料、墨迹、印章等的年代进行检测。虽然目前书画鉴定仍要靠眼学,但科技检测也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帮助我们更好地鉴定这两件作品。

 

链接>>>

有邻馆与“有邻本”

日本京都有邻馆是家规模并不大的私人博物馆,却在中国收藏界享有极高的声誉,原因就在于该馆收藏的中国文物多且精。近年来,拍卖场上屡创天价的黄庭坚《砥柱铭》、米芾《研山铭》、宋徽宗《珍禽写生图》等重量级藏品,均出自该馆。

那么有邻馆的前世今生究竟是什么样的?记者采访了曾在日本留学工作过8年的南京大学教授张学锋。张教授记得,自己一度每周都坐公交车经过有邻馆,起初很好奇那两栋建筑为什么会有鲜明的中国风格,后来才得知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有邻馆,建筑物上36000片琉璃瓦,均从中国进口,制于清代光绪年间。

有邻馆的名字取自《论语·里仁》“德不孤,必有邻”,其创始人藤井齐成会是位富商。他于清末来到中国,就读于上海东亚同文馆。日本著名学者牧田谛亮曾告诉张学锋,清末民国中国文物大量外流,当时在中国的日本学者,均把收集古籍和字画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有邻馆建于1925年,当时就建立了完整的藏品体系,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很可能当时就已经流入有邻馆。

那么,日本学界如何认识有邻馆这件藏品?张学锋告诉记者,日本的文物等级最高的被称作国宝,如《春秋》《左传》的唐抄本,下面一级被称作“重要文化财”,而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正是9件“重要文化财”之一。《世界美术大全集》称,黄庭坚晚年好李白诗,常应人之邀将之写成书法作品,这幅作品可能就是这样创作的。在元代,张铎考证出这是黄庭坚作品,明朝时这幅草书被无锡华氏收藏,沈周加以题跋,清朝归于内府,乾隆、嘉庆和宣统珍藏。对于其书法价值,日本学界认为,黄庭坚晚年学张旭、怀素达到出神入化境地,这件作品“格调孤高”,代表了其晚年的最高水平。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