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理论 > 对话珂勒惠支作品展主办方

对话珂勒惠支作品展主办方

2014-08-13 10:15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rd,

珂勒惠支是鲁迅晚期最尊敬的艺术家。珂勒惠支的艺术是在为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最具灵魂意义的底层抵抗史作传记,木刻“织工起义”和“农民战争”的画面似乎完美地将鲁迅“摩罗诗力说”中的抵抗之美,从贵族拜伦真正实现在民众身上。

“半年前的今天,卡尔见了你最后一面,第二天,我见了你最后一面。你那时说:‘我会回来的。’我拂去你床上的枯叶,把属于你的物品用布盖上。白色的布面上印有一些白桦树的图案。你的床边放着几盆紫罗兰和新栽的灌木,即将发芽。‘我的孩子,春天来了’。”这段话来自德国女性艺术家凯绥·珂勒惠支1915年4月11日的日记,也是此次在中华艺术宫举行的珂勒惠支作品展的标题溯源。

鲁迅收藏的珂勒惠支作品1931年第一次在上海展出后,1992年又在上海有一次展出,此外几乎再也没有在上海展出过。特别的是,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记者采访时,展览的主办方艺美基金负责人、来自韩国的陈玹镁认为,本次展览,更多的是以一个女性的角度来诠释珂勒惠支。

展览内容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集中关注凯绥·珂勒惠支最具代表性的版画作品,包括三个系列的组画(《织工反抗》《农民战争》和《战争》)以及其他以自画像、母子和死亡为主题的作品,这些作品在她艺术生涯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大型青铜雕塑作品《母亲与两个孩子》坐落于主展厅中央,在其他小型雕像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该雕塑造型简单质朴,其撼人心魄的表现力在整个展厅中熠熠生辉。展览的第二和第三部分关注凯绥·珂勒惠支,特别是其作品的技艺和主题对中国版画艺术和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第二部分展出一些中国近代早期版画作品,如江丰、李桦、胡一川的版画,以阐释珂勒惠支作品的艺术精髓对他们的影响。

艺术评论:此番来沪展览的40余件作品是不是都来自艺美基金的收藏?基金会关于珂勒惠支的艺术作品收藏都倾囊而出了吗?

 

 

陈玹镁:总共来了40多件作品,基金会收藏的珂勒惠支作品中还有一件铜雕作品没有来上海展出,之前我们曾在北京做过展览。这些展品主要来自我们3年前做过的一次关于珂勒惠支的展览,展览与美国专门做珂勒惠支作品的画廊以及德国珂勒惠支美术馆合作,还另外找了几家艺术机构,一点点借齐展品,之后基金会就整体收藏了展品,价值上千万人民币吧。这次展览,我们的策展理念是根据故事来全方位整理,花了一年多点的时间准备。本来想和德国方面一起做巡回展,但是德国方面关于展览的程序实在太严密了。

艺术评论:版画都有版数,展品基本上属于第几版?

陈玹镁:版画也有便宜的,后面再印刷的。我们的收藏都是珂勒惠支亲笔签名的。版画在艺术市场上本身个体价格不是那么高,但是我们这次展出是一个整体的故事,这是比较难得的。

艺术评论:你刚才说,展览是按照一个故事的线索来策展的,是怎样一个故事?

陈玹镁:是农民战争、战争、珂勒惠支的织工反抗、自画像、母性,这样几个系列。核心主题还是母性,尤其是珂勒惠支以女性的眼光看到的这个世界,以及她身边发生的这些故事。当时我和策展人有分歧,策展人更多地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解读珂勒惠支,这也是比较多的一个解读角度。不过就我个人看来,她的人生故事并没有那么多的“主义”,至少没有那么明确、那么多后来加上去的意识形态,她更多的是从一个女性的角度,从心里看到的、感觉到的,不是一定要主张什么,而是更突出一个母性的感受,她的那种坚持,所以我说主题一定要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可策展人都是男人,但后来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艺术评论:那就是意味着是从一个艺术的角度而不是一个社会政治史的角度来组织展览?

 

 

陈玹镁:我看过她的自传、日记,在她的自传里,她自己没有特别的政治主张,意识形态上坚持的态度也没有,她反战争的主题也是因为她的儿子和孙子分别死于一战二战,所以她就从那种角度反对战争。她从生活生命的本质上感受到的东西一点一滴表现出来,她的铜雕也是如此。我收藏的铜雕来自德国珂勒惠支美术馆,是一个母亲抱着两个孩子,她花费七八年的时间才创作完成,其间毁了好多好多的底稿,后来终于做到后说:“孩子你回来了”。她的人生底蕴里面,最主要的就是母性和女性的坚强。即使在表现主义艺术家中,她也是有点另类的,因为这个世界还是属于男人的,这个范畴当然包括艺术。她还是比较独特,从性别,从表现方式和表现内容上看来都是如此。

艺术评论:展览的题目“我的孩子——春天来了”很温情,不是力量型的,是谁取的?

陈玹镁:这个题目看上去还是充满希望的,“你从春天而来”,如果不说后面的故事的话,让人感觉有爱意。其实真实的背景很痛苦。其实我们的生命都很痛苦,但是依然要坚持下去,以坚强的态度来参与这个痛苦的生命,我是从这个角度才取了这个标题。

艺术评论:在西方艺术史中,很少有艺术家将毕生的精力专注于版画创作。珂勒惠支在西方艺术史上的地位如何?

陈玹镁:珂勒惠支是普通百姓推崇的艺术家,地位很高,非常知名。在德国有以珂勒惠支命名的街道,她的作品反映的内容贴近老百姓、弱势群众。她不是商业化的艺术家,而且从她的表现方式上看她根本不考虑市场,她做的都是版画,主要考虑共享传播,木版画表达得都很直接,大众化的传播也更容易。某种角度来说她是很成功的艺术家,又是女性,表现方式又是大众都能接受的版画形式,虽然市场上的价格不是那么成功,但是她在艺术本质的表达上是十分成功的艺术家。

艺术评论:来中国展览之前,对中国的观众有一定了解吗?

陈玹镁:我们的展出最初是在北京在自己的空间里,然去湖北美院、西安美术馆也邀请做了几次巡回展。该展览的第三部分是凯绥·珂勒惠支及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筹划这一部分时最大挑战是要找到中国当代艺术中受凯绥·珂勒惠支影响明显的艺术家及作品。尽管在展览第三部分中,凯绥·珂勒惠支的重要性及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与第二部分展出的作品相比略有减少,但第三部分的展品仍充分证明了珂勒惠支的杰作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永久印迹。通过与20世纪70年代在美术学院学习过的中国艺术家们的对话,我们不难发现,他们对珂勒惠支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是她高超的技艺点燃了中国艺术家们的艺术热情。艺美基金会其实是北京民政局下面的一个公益机构,以收藏当代艺术为主题,希望与更多的人共享。

艺术就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不可能独立存在,还是和一个国家的影响力。经济的发展有关,中国经济尽管有微调,但是长远地看还是往上走,就像当代艺术不断地过滤、洗牌,最后还是往上走的

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