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大象无形”:一张白纸就是最美的图画(图)

“大象无形”:一张白纸就是最美的图画(图)

2017-10-11 07:44    文章来源:美术报    

徐建融专栏

“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这是《孟子》中所说的。包括《论语》中所说的“尽善尽美”、“文质彬彬”,都是同一个意思,就是美是实在的,而不是虚无缥缈的。但这样讲,并不是说美只有实在的,没有虚灵的。就像一个物体,不仅有形,更有神,虚灵的美是建立在实在的基础之上的。儒学要求我们紧紧地把握实在的美,去体悟虚灵的美,而不是放弃实在的美去空谈虚灵的美。因为实在的美是大家都可以有共同认知的,所谓“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而虚灵的美,就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体会,绝大多数的人是根本无法感知了。

例如西施之美,既有实在的五官、身材之美,也有楚楚可怜的风韵之美,五官、身材之美人莫有不知,而风韵之美则只有少数人才能“我见犹怜”,大多数人是感知不了的。又如钟离春形貌极丑而心灵极美,假使其心灵美没有物化为具体的行动,没有人会认为她是一个美女。王主薄画了两幅花鸟折枝,不同文化层次的观者莫不叹赏,大多数人“观众目而协和气”,以其形状颜色,曲尽其态,“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也”。苏轼则认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必须于图画形象的生动之外见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才算是真正懂得了美。

从张彦远、欧阳修、沈括到苏轼,无不认为艺术之美既有实在的形象美,又有虚灵的神采美,这个虚灵的美,或称为气韵,或称为意、称为理、称为神,总之,它是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到的,但一定通过可视、可听的实的形象美而散发出来。而一般的普通人只能感受到形象美,只有少数精英的人才能体悟到这感官感受不到的气韵美。这当然是不错的。但苏轼又说“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之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则这个虚灵美,精英的人究竟是不是真的能感受到,其实也难说得很。甚至包括肉质的美味,不同产地的猪肉各有不同,它是非常实在的,感官能感受到的,而以苏轼的口感最为高出众口,尚且难辨差质的凤翔猪肉与优质的汧阳猪肉之悬殊,遑论虚灵之美。这且撇下不论,儒学的精神是入世的,它要为最大多数人服务,所以,它倡导光辉充实的实在之美,以提升全社会的精神,庶使美在涵养从个人到社会的“浩然之气”时,雅俗共赏,既有益于少数精英,更有益于多数大众,也就不难理解。

与儒学互补的老庄则不一样,它是超尘脱俗的,所以认为实在的形象美不是美,“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所以最后归于“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只有虚灵的美才是真正之美,而且,它不是建立在实在的形象美之上的,而是脱离了实在的形象美而独立地存在的。这就相当于神是独立于形之外的。这牵涉到形神一元论和二元论的哲理,后来称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辨。比如说一个人,他的精神和形象是一体的,形在神在,形灭神灭——这是一说。他的精神和形体是分离的,形在有可能无神,形灭而神可能长在,所谓“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他永远活着”——这又是一说。我们这里也不作讨论。

单论美,脱离了光辉充实的实在,有没有独立存在的虚灵之美呢?应该有的吧?但它肯定不是普通人所能体悟到的,甚至也不是少数精英人所能体悟到的,因为普通人对美的认知,必须依据于可以感受的实在;少数精英人对于美的认识,即使虚灵美的体悟也依据于实在美感知的升华。所以说,只有少数精英人中的极少数才能体悟。但问题是,少数精英人对于实在美中虚灵美的认识,也常常出现问题,如苏轼所说为“欺世盗名者”所讬,则少数精英人中的极少数,对没有实在美为依托的虚灵美的认识,难道就不会出现问题吗?

“大象无形”,一张白纸就是最美的图画。不是可以画最美的图画,而是不需要画任何图画,它本身就是最美的图画。皇帝的新衣,自然也就成了世上最美的衣服,不仅胜于粗布蓝缕,而且胜于霓裳羽服。“大音希声”,不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休止,而是从头到尾抚弄一张无弦琴,“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则“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自然成了最高明的音乐家,不仅胜于下里巴人,而且胜于阳春白雪、高山流水。这样的美,在少数中的极少数,离尘绝俗,顾影自怜,当然不妨孤芳自赏,但从“天下为公”的儒学,自然是不认同的。虽然不认同,却又不妨“和而不同”。

佛学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者虚灵,色者实在。光辉充实,大象无形,应作对立统一观。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