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趣闻 > 绿马“出圈”,博物馆文创“卷”起来(组图)

绿马“出圈”,博物馆文创“卷”起来(组图)

2022-09-26 08:48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王豪 魏其濛

图片

甘肃省博物馆文创产品“马踏飞燕”。受访者供图

为了得到一个全网爆火的“马踏飞燕”玩偶挂件,00后甘肃小伙杨浩义甚至找了“关系”——拜托甘肃省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帮他抢购。

“眼缘很重要”,今年6月底,在兰州市首届文创节第一次看到“马踏飞燕”时,杨浩义就被这只“绿马”的烤瓷牙以及它踩着飞燕的“轻快”动作俘获了。他觉得,疫情当下,自己需要这种可以解压的小玩意儿。

历经44天,“马踏飞燕”成功入手,杨浩义第一时间将它挂在了书包上,还将微信头像换成了“绿马”形象。到了其他城市,他也会拎着“绿马”与当地地标建筑合影,同时还要满足其他游客拍照或者“摸一摸”绿马的请求。

“有把国宝带回家的自豪感,也有推荐国宝、让国宝走进大家生活的使命感”,杨浩义心里,晒“绿马”也是在晒文化自信。

以国家旅游标志——东汉铜奔马为设计原型,将文物拟人化,加入有趣的性格特征,由甘肃博物馆文创中心推出文创产品“马踏飞燕”,成为今年夏天的“顶流”。线上,动辄数十万点赞、转发;线下,甘肃博物馆门口排起长队,只为一睹“绿马”芳容。

无独有偶,此前,北京故宫博物院“朝珠”耳机、河南博物院的玉佩造型棒棒糖、殷墟博物馆的“网红”雪糕、四川三星堆博物馆推出的三星堆祈福神官主题盲盒等也广受追捧,受到游客青睐。博物馆文创在新模式、新玩法中走红,与此同时,博物馆的文化传播变得“更潮更有趣”,让更多人在“能够带回家的文物”中增强了文化认同。

绿马“出圈”,打造博物馆文创新样本

“绿马的走红是偶然也是必然。”甘肃博物馆文创中心负责人、90后设计师崔又心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以“马踏飞燕”为原型,甘博文创中心在2020年创立“神马来了”系列IP,先后开发出30多种文创产品,包括耳环、冰箱贴、“绿马”口罩、钥匙扣、笔记本等。

在文化属性、实用性打底之余,崔又心和小伙伴们又在产品的趣味性、探索性上下起了功夫,推出绿马表情包、绿马头套、绿马风筝等更为“魔性”“搞怪”的产品。有别于以往历史书上、电视镜头里呈现出的铜奔马矫健有力的侧面身姿,铜奔马首次以“正”面示人。

“作为文创开发者,我们需要全方位认识文物。”崔又心说,每每从正面观察铜奔马时,她和小伙总会被其歪嘴龇牙的样子逗笑。于是,大伙儿决定大胆尝试,以铜奔马正面形象为设计原型。一方面,还原它的头部轮廓,保持它凌空飞跃的姿态;另一方面,强化它逗趣的特点,增加了大板牙,又将飞燕设计成了呆萌的样子,赋予其可爱调皮的性格特征。

“绿码踏肺炎”的谐音梗、尊重文物与“整活”文物之间来回跳转的态度,让“神马来了”成为博物馆文创的“网红”产品,3D马头造型的绿马头套率先冲上微博热搜榜单,阅读次数破千万。甘博文创中心又趁热打铁,推出“一马当先铜奔马”站姿款和“马到成功铜奔马”奔跑款两款玩偶。

恰逢6月,进入西北旅游旺季,由甘肃省博物馆主办的全国首个原创沉浸式文创主题展览“万象涵容”文创展、兰州市首届文创节等也相继开办,“绿马”玩偶有了更多露脸的机会,很快就俘获了消费者的“芳心”。

一位网友随手拍摄的抖音视频,在短短几天获赞超40万人次、转发超13万人次,抖音#马踏飞燕#话题播放量高达1.5亿人次。

铜奔马玩偶销量迅速增加,登上店铺销冠。据悉,下单最多的一天,甘肃省博物馆天猫旗舰店销售绿马约7000单。“工人们将缝纫机都‘踩冒烟了’。”崔又心打趣说。

还有人直接脑洞大开,进行二次创造。抖音用户“樱桃爸爸是超人”就用电脑给女儿做了一个动画“绿马”:视频中一个巨大的3D“绿马”踩在摩天大楼顶上,憨态可掬。

全国各地的网友纷纷在视频下留言:“我在新疆都看见了,一个绿点点”“我在北京也看到了”“我在西宁都能看见,晴天冒着绿光”。甘博官方号也做“捧哏”,“我是真的会谢”。

“用年轻人的话语和年轻人对话”,“绿马”走红后,甘肃博物馆也认识到了这一“流量密码”,他们带头整活,跳起神马舞,发布《铜奔马》Rap“神曲”,“名画”系列等搞怪视频,并在今年7月底发布的绿马家族新成员“绿马乐乐”中,“飞燕”被彻底独立出来,让网友惊呼“巧儿要单飞了”“千年来巧儿终于自由了”。一番操作,绿马热度持续至今,风头无两。

“网红”文创,用现代的方式去感知传统

兰州大学丝绸之路文化创意设计研究中心主任沈明杰分析,甘博“马踏飞燕”玩偶的出圈,与当下文化与审美趋向多元息息相关。

“如今,基于‘丑’‘萌’‘呆’‘贱’,或是‘又丑又萌’‘又呆又贱’等审美趋向创作的文创产品,成为年轻人热捧的对象。马踏飞燕布偶恰好踩中了‘丑萌’这个点,而看似‘扭曲’的表情也被网友称为是‘自带喜感’,在当下紧张的工作生活之中看到这一文创产品时会会心一笑,也起到解压的作用。”沈明杰说。

此外,他认为,对抖音、微博等网络平台的巧妙利用和网友对马踏飞燕玩偶的二次创作,对该文创产品的流行起到巨大作用。

这与越来越多年轻人走进博物馆有关。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通过携程预订博物馆的用户,“80后”占比42%,“90后”占比29%。搜索博物馆的人群中,“95后”占据了近30%的份额。

年轻人已成为博物馆文创的主要消费群体,文创设计便需要贴近他们的审美。沈明杰说,“绿马”出圈,打造博物馆文创突围新样本,也给其他文创工作者带来启发,那就是要深入研究年轻人的喜好,熟悉当下流行文化,并在产品设计中增加消费者参与互动的元素。此外,还要在文创产品的推广与传播方面注重新媒体的使用。

沈明杰举例,2013年,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的“朕知道了”的胶带能够大火,就与当年清宫剧的流行有一定关系;苏州博物馆的文创产品文徵明紫藤种子的走红,也是因为它象征江南文脉延续和象征的寓意,以及思接千古的互动;河南省博物院的考古盲盒受到追捧,则是原本冷门和高度专业化的考古和年轻人喜欢的“盲盒”的巧妙结合,此外,也因为产品具有“互动性”与“参与性”的特点而火爆出圈。

“要用现代的语言来转化传统文化,让现代人能够用现代的方式去感知传统。”沈明杰强调说,通过这样一种现代的方式,我们对文物产生兴趣,继而才能走进文物本身,去了解文物背后的故事、文化、历史。

文创对文化的创造性转化,让它和现代人的生活发生联系,距离变近;随后,文化再借助其深厚的内涵,牢牢抓住年轻人的眼球。

位于上海市黄浦区的中共一大纪念馆文创商店就深谙此道,它打破了人们对红色场馆的刻板印象——这里的文创商品并不是只具备宣传性质的、严肃板正的红色纪念品,而是设计新潮、有实用性的各类产品。

店里的“1921-2021”帆布包、初心红笔记本、联名款大白兔奶糖、雪糕等都是“出圈”的热销产品。虽然这些产品品类在各类文旅场所很常见,但加上别出心裁的设计和富有寓意的细节,就很吸引人。例如,去年卖得很火的帆布包,红色的布面上印有一大会址所在的石库门和门牌号图案,包袋上附有一条印着“1921·2021”字样的白色飘带,既有一大的“氛围感”,又很实用。与国产老字号联名出品的大白兔奶糖,包装和定价上藏了很多小心思:铁皮糖盒是石库门造型;糖纸上印有二维码,扫一扫就可以了解建筑背后的故事;一盒糖共有21颗,重100克,对应1921年建党到2021年走过100周年,定价为28元,寓意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从1921年走向1949年的历程。“参观完场馆来到文创商店,相当于走进了展厅的延伸空间,消费者乐于进行场景消费,买走了产品也带走了故事,进而形成二度传播。”该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苒若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