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学术 > 美国学术界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的现状及趋势组图(组图)

美国学术界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的现状及趋势组图(组图)

2017-11-07 08:43    文章来源:美术观察    

美国学术界曾经是海外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以方闻、高居翰和班宗华等为代表的美国学者曾经通过他们的著述和执教影响了几代学人。然而,进入21世纪后随着这批学术带头人的先后退休或离世,美国学术界在中国古代书画研究方面的影响力也变得越来越弱了。笔者在2017年初对北美地区部分从事中国古代美术史教育和研究的大学教授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了一次定量定性结合的问卷调研,结合笔者从其他渠道收集的信息进行了综合分析,本文是这次调研的结果总结。虽然此次调研的样本范围有限且结论未必全面,但还是有一些颇有新意的发现。

整体来看,过去几年美国学术界对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的兴趣呈下降趋势。这是本次调研中向参与者征询的第一个大问题。调研结果显示,除个别学者外,大多数的美国学术界人士认同这个下降趋势的判断,而这点也可以通过近几年在这个领域里发表的论文数量以及目前在校研究生数量等硬性指标来印证。据不完全统计,过去几年,美国高校发表的有关中国书画研究的论文数量锐减。海外对于中国古代书画的研究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曾经出现过一个高潮,而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后出现了明显衰退。而在校研究生方面,虽然没有历史数据的比较,仍然可以看出目前学生人数的不足,仅以当年在方闻教授领导下曾一度执美国东部学派牛耳的普林斯顿大学为例,目前在校的以中国古代书画为方向的研究生仅有两位。与之相对的是,过去几年中国古代书画在全球拍卖市场上市场价值迭创新高,而在中国内地也相应形成了从学术界到民间的持续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热潮。如何正确理解美国学术界出现的这种巨大反差,正是当初促使笔者启动这个研究项目的初衷。

老一代学术带头人的淡出和新一代学生兴趣的转移是导致目前现状的主要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目前美国学术界的这种现状,这也正是此次调研的第二个问题。大多数参与调研的教授的选择是缺乏相应的学术带头人和有意义或吸引潜在学生的课题。如果我们以本世纪第一个十年作为一个分水岭,那么我们会看到这个时间点恰恰与方闻和高居翰两位大师淡出学术界的时间基本吻合,而三位美籍前辈中最年轻的班宗华先生也已于前几年荣休,目前仅仅担任耶鲁大学的荣誉教职。目前,美国新一代的中国美术史研究方面的学术带头人与老一代学术权威们无论是从学术背景还是治学理念都有着较大的差别。笔者以为,以方闻为代表的老一代学人,由于其自身的中国文化积淀(比如方闻教授18岁去美国前便已经是上海小有名气的书法家了)更多地运用传统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方法从笔墨和作者风格等研究中国古代书画,而当今美国的中国美术史学术领袖们大多接受过系统的西方美术史教育,在治学和研究风格上更强调与现当代文化和全球美术史的呼应和联系,因此,客观上可能会造成当前美国的中国美术史教育和研究上重现代而轻古代的结果。目前,美国在校中国研究生主体为“80后”、“90后”,多数选择以他们更为熟悉的现当代美术或更为直观的视觉艺术,如雕塑或建筑作为研究方向也在情理之中,而这也与中国(特别是内地地区)过去长期不够重视书法、中国画教育不无关系。

目前,美国领先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的机构和学术带头人的简介。本次调研的另外两个问题是关于目前美国地区中国古代书画研究方面领先的机构和学术带头人,由于目前常见的美国高等院校及专业排名中缺乏中国古代书画研究这样专门详细的学科分析,因此,这方面的结论应该是业界首次。从收回的问卷来看,大家的评价相当一致,这也说明在美国学术界对于目前领衔中国古代美术史研究的机构和个人还是有比较高的共识。可以分成如下三个层次:处于第一梯队的是获得了所有参与调研学者认可的,芝加哥大学和哈佛大学以及他们的学术带头人巫鸿(Hung Wu)教授和汪悦进(Eugene Wang)教授。位于第二梯队的学校有四所,都获得了超过半数以上参与调研的同行的推荐,是普林斯顿大学、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而列入第三梯队的学校有三所,均获得至少一位同行的提名,它们分别是斯坦福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UPenn)和密西根大学。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调研中有两所过去有着很强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实力和传统的学校并没有出现在榜单上,它们就是班宗华(Richard Bernhart)曾经执教过的耶鲁大学和高居翰(James Cahill)曾经执教过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了由于老一代学术带头人的淡出而带来的影响。

从本次调研结果及相应的文献研究来看,目前美国学术界的中国古代美术史研究正在经历一个转型的过程,这种转变反映在两个方面:从内容上看,从原来以中国书画研究为主的古代美术史研究,转变为更多元化的古代视觉艺术研究(包括了其他艺术形式如青铜器、雕塑和建筑等);从方法上看,是从过去传统的纵向的年代视角研究,转变到更多结合横向的视角和放在世界艺术史的范围内来考量。正如本次调研所揭示的,这种转型必然会对传统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带来一些冲击。

美国的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的发展前景还是令人乐观的。虽然调研显示美国学术界在中国古代书画研究方面过去几年经历了一个低谷,但正如巫鸿教授在给笔者的回信中所指出的那样:最近已经有迹象显示趋势正在回升。而另外两位参与调研的教授也指出了在过去几年美国各大院校对中国美术史和中国古代书画研究方面的师资的需求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可以从各校的中国美术史博士生们的就职情况中客观地反映出来。事实是在调研中笔者也曾向教授们询问了其他可能制约了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的因素比如资金的匮乏或公众以及市场兴趣的转移等,但反馈结果显示似乎学者们都不认为这些是导致目前现状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果然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