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趣闻 > 汉代嗜酒之风:关于汉画像砖石上的酒事酒具(组图)

汉代嗜酒之风:关于汉画像砖石上的酒事酒具(组图)

2019-12-10 12:05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石婷婷

汉代嗜酒之风尤盛,这不仅见诸史料记载,两汉墓葬出土的各式随葬酒器及部分酒类沉渣,皆可印证此观点。但“宣物莫大于言,存形莫善于画”,欲得见汉人热衷酒事的各般细节,还属画中形象最直观、生动。汉画像砖、石作为汉代艺术的典型代表,其上所饰图像反映了时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汉人尚酒,因而酒事题材的作品自必不可少。

汉画像砖主要分布在河南、四川二省;画像石则集中分布在山东、苏北一带,河南南部,陕北、晋西北地区和四川省四个区域,且基本涵盖画像砖所分布的地域范围。汉人嗜酒,无分南北,这从前述四地皆出土不少酒事题材的作品上便可得见。

酒被汉人称为“天之美禄”,此时,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皆以饮酒为乐,因而出现如《汉书?食货志》所载“帝王所以颐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疾,百礼之会,非酒不行”,王粲《酒赋》载“酒流尤多,群庶崇饮,日富月奢”等情境。汉画像砖、石是汉代的建墓用材,墓葬是生与死的对接,汉人秉承着“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念,在画像砖、石上刻画出自己期冀的阴间生活,它们或为逝者生前经历过的场景,或是其未曾体验过、内心却渴慕的生活。为满足自己能在冥界恣意饮酒的愿望,人们创造出各种表现宴饮、酿酒、沽酒题材的画像砖、石,对其上酒事图像内容予以分析,可概览时人的饮酒风尚,加深对汉代酒文化的认识。

(西汉) 舞乐宴享画像, 纵64厘米 横138厘米,河南唐河县针织厂出土 南阳汉画馆藏

从现有遗存来看,在汉代各类酒事题材的画像砖、石中,宴饮图像最为丰富。汉人如今人一样,既关注美酒香醇与否,亦重视宴饮时的环境体验。人们热衷在室内把酒言欢,也醉心于室外的推杯换盏。然而,受气候、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无论古今,室内摆宴总比室外便捷,所以表现室内宴饮场景的汉画像砖、石遗存更丰。

这类作品在河南、山东、陕西、浙江与四川等多地皆有出土。其中,河南南阳汉画馆藏有西汉、东汉两幅《舞乐宴享画像》,二者生动地表现了两汉时期中原一代富室豪家的饮酒习尚。在西汉《舞乐宴享画像》中,共有14人,画面分上、中、下三层,每层皆置酒具,以示席间有酒。上层左有一人凭几端坐,一人坐其旁,挥动双手,似在讲话,中一人仰头举手跽坐,手持一物,其右为二壶与一鼓瑟者;中层左侧有三个奏乐者,中间置一盆形尊,尊右一女伎正舒展长袖扭腰而舞,一人在旁观之;下层中有二人相向而坐,持箸对博正酣,两人中间置一博局与一酒尊,其左边立一侍者,右有二人对坐闲聊,生动地表现了汉人放歌纵酒的喧嚣场面。与前者不同,东汉《舞乐宴享画像》中,并未过多表现席间的娱乐场景,而是着重刻画了酒席上的“下酒菜”。此图上部左有一人跽坐,右有二人鼓舞,人像之下为一案,案上置有一双耳杯和秀色可餐的肥鸭、大鱼、肉串等鲜美玉食。西晋左思《蜀都赋》载:“吉日良辰,置酒高堂,以御嘉宾。金罍中坐,肴槅四陈。觞以清,鲜以紫鳞。羽爵执竞,丝竹乃发。巴姬弹弦,汉女击节。起西音于促柱,歌江上之厉。纡长袖而屡舞,翩跹跹以裔裔。合樽促席,引满相罚,乐饮今夕,一醉累月。”此情此景,与图像中的宴饮场面正相对应。

饰以宴饮图像的东汉画像砖、石遗存更多。其既有如西汉《舞乐宴享画像》中表现的众人醉酒纵歌之景,亦有二人对饮、一人独酌的场面。

其中,表现众人室内豪饮的汉画像砖、石作品最多,如山东临沂市博物馆藏白庄出土的《宴饮、乐舞、车骑画像》,重庆市博物馆藏四川成都羊子山一号墓出土的《出行、宴乐画像》,四川省博物馆藏大邑安仁乡出土的东汉《宴饮画像砖》《舞乐杂技画像砖》与成都昭觉寺汉墓出土的东汉《宴乐画像砖》等,皆为此类作品。如在白庄《宴饮、乐舞、车骑画像》中,刻画了宴饮乐舞与车马出行两个场景。在宴饮乐舞图中,有倒立、抚琴、作长袖舞等表演者,亦有跽坐拍掌、执便面的观众。除此之外,还有一持形尊、一端圆盘、二抬壶的侍从,他们正准备向席间供应美酒佳肴,以侍主客。再如四川成都羊子山一号墓出土的《出行、宴乐画像》,亦刻画出一幅汉人酣饮作乐之景:左有厨役忙于炊事,旁有帷幔低垂,以示分隔空间,右侧为华堂盛宴,宴席之上,宾客如云。人们跽坐于席,席旁置多个长方形几案与各类酒具,右端伎乐伴奏,堂前罗列舞乐百戏。由此可见,汉人豪饮琼浆,佳肴美馔、乐舞百戏皆是佐饮的绝佳项目,如上二图,便是对汉代贵族宴饮生活的生动诠释。

责任编辑:苒若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