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关山月林之源杨之光

人民美术网 > 市场 > 当艺术成为一种市场价值(组图)

当艺术成为一种市场价值(组图)

2019-12-26 09:24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艺术家尼娜·杜布罗夫斯基(Nina Dubrovsky)和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David Graeber)在上一篇文章中,讨论了艺术市场制造稀缺性的需要和它的排斥性结构,与自浪漫主义以来艺术先锋派“人人都能成为艺术家”的理想的矛盾。在这篇文章中,两人进一步讨论了浪漫主义的自由概念如何落入商业化逻辑,以及为何艺术界难以破除其排斥性结构。

1401862607_mfile_538eb9d01d9b3

在工业革命后,生产和产品被拆分成两个极端,一方面是由不知名的产业工人生产的消费品,另一方面是个别天才的艺术创造,“艺术家的英雄形象”如同“工业主义的镜像”。在“工厂劳动的重要性下降、金融资本获得主导地位”的今天,艺术家变得“更像管理者”,但人们依然认为艺术出自少数天才个体之手,那种如造物主般凭空创造事物的艺术家形象依然延续着。

先锋派艺术不断试图消除自身的边界,把原本不属于艺术的东西纳入自身,以涵盖一切。这也意味着对排斥性逻辑的克服。甚至对何为艺术的定义的不断挑战、打破艺术和非艺术的区分的过程,就构成了当代艺术本身的内容。然而“元规则”始终存在。难民船可以作为艺术品被展示,难民本身却是另一回事,艺术界依然有其限度和范围。先锋派对艺术的稀缺性的不断挑战,使艺术品的价值快速变动,这类似于金融市场的波动,有利于参与了价值规则的“重新校准、重新分配和评估规则的人”从中获利。对“个别的创造性天才形象”这一浪漫主义理想的拥护,是以对另一部分理想的排斥为前提的,只要个别天才依然调节着游戏规则,就“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艺术家”。

托多洛夫担心,“先锋派的浪漫主义要素总会通往极权主义”,独裁者企图按照某个总体的美学计划改造现实的做法是危险的。二十世纪下半叶,权力被“移交给乏味的技术官僚”,随后的金融危机和气候灾难似乎表明,这种政治的去美学化同样危险。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我们能否把原本用来发明艺术品和艺术理论的创造力,用于设想和构建一个在制度结构上截然不同的新艺术界?

责任编辑:果然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