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导读:

   李德哲李人毅刘永贵黄维耿安顺李志向何家英刘文选王超王乘曾迎春杨之光林之源关山月

人民美术网 > 趣闻 > 关于“香”事 还要从5000年前说起...(组图)

关于“香”事 还要从5000年前说起...(组图)

2021-07-08 16:20    文章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2

祓禊洛滨。来源/网络

每逢阳春三月,人们齐聚水滨,欢声笑语,手里捏着兰草,轻轻俯身,沾沾暖风中还透着些许冰凉的溪水,向身上洒去,希望能够借大自然的纯净去除整个寒冬积存的污渍与秽气。

这一活动为“祓(fú)禊(xì)”,春秋皆有,春天的这次为“春禊”,在三月上巳(第一个巳日)举行。上巳春禊不仅是除秽仪式,也是水边宴饮、交游、踏青的愉快节日,青年男女在潺潺水声中谈笑风生,文人雅士在兰香诗意中品酒吟诵。没错,王羲之所撰《兰亭集序》写的也是这一风俗。

香气养性

战国时期,不同于祭祀用香的熏香已在上层社会流行起来,人们也喜好随身佩戴香囊。用香用久了,香的养生属性便逐渐被发掘出来。虽然那时尚未有太多的香药由边陲地区与海外传入,但是依托较现在更为湿润、温暖的气候,香药品种也可称丰富,包括兰、蕙、艾、萧、椒、芷、木兰等等。

在这样的实践中,那时的人们已经逐渐形成了“香气养性”的观念。

如何养生、养性?人们认为,须从“性”和“命”两个方面入手。就“性”而言,人对香气的喜爱与追求是一种自然本性;就“命”而言,香气本身即有养生作用,若用之有道则有益于身心健康。

如《荀子·正论》言:“乘大路趋越席以养安,侧载睾芷以养鼻,前有错衡以养目。”古天子重于安养,连出行的车架都要饰以香草。

在香物“养性”与装饰二合一的属性下,君子与士大夫们喜好用香物来陶冶情操、修明身性,借外在的佩服来修为内在的意志。如屈原《离骚》言:“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香气养性”的观念发掘了香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价值,不仅形成了成体系的香药养生学问,还演化出丰富的文化脉络。可以说,“香气养性”的观念对后世香文化的发展有非常深远的影响,也成为中国香文化的核心理念。

后来,生活用香越来越普遍,“香气养性”观念深入人心,皇室与贵族阶层流行用香、医家与文人重视用香等都深受这一观念的影响。

两汉用香:“口吐芬芳”

在香文化的发展史上,有两个引人注目的高峰,一个是两汉,一个是宋代。

汉初,熏香在王族阶层已开始流行。至汉武帝时,熏香广泛流行,既用来熏房间、熏衣服、熏被子,也用于宴饮、歌舞等娱乐活动。而汉代用香之风盛行的一个突出标志,则是用香进入了宫廷礼制。

责任编辑:苒若
免责声明:人民美术网(www.peopleart.tv)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转载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转载的所有稿件的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事关不当,请联系删除。

最新推荐



人民收藏

鉴藏